迫害中堂堂正正讲真相


【明慧网2006年2月3日】我修炼快九年了,很多地方还做得不好。在此交流我在做三件事上的修炼体会,抛砖引玉,也希望这样的交流能帮助我彻底实修,同化真、善、忍。

—、初入门

我是97年1月20日喜得大法的,真是爱不释手的天天看,却20天也没看完一遍。因为以前学过乱七八糟的气功,干扰太大,一页书没看完,能睡六觉,看了些什么一点也不知道。师父给我调整大脑后,把一切不好东西全清理了,几种病一扫光。我开始认真的学炼。但是,自身基础打的不好,实修时间太少,炼了三、四个月,后因人心太重,忙于工作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直到99年1月1日才开始做到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的学法炼功。

二、一个不动制万动

在腥风血雨的迫害中,漫天横飞的谣言四起,歇斯底里的诽谤中伤,我对大法、对师尊没有半点怀疑和犹豫。在家人、亲朋、同事、公安和企业领导面前,都是理直气壮、堂堂正正的要修炼法轮功。99年4.25以后,恶党出尔反尔的乱造谣,有些人害怕了。我丈夫回家说:“你别炼法轮功了,上面要求党干、军警人员不准炼。”我说:“我炼功以后是好还是坏,你没看到吗?人家说啥你就信。”他说:“要炼在家偷着炼,不准出去炼。”我说:“贪污腐败的都满街晃。我又没干半点丢人事,我凭什么不敢出去炼功?”他说;“人家不让!”(他是企业党政两办主任,常接待县、市迫害法轮功的人,自觉压力很大。后来他也告诉我了一些消息,他也很烦那些人。)我决心不可动摇,他再也没答理我,就一直坚持集体学法炼功到7.20。

迫害刚开始,警察来找我让交书、写“保证”。我坚决不配合,书不交,“保证”也不写,理直气壮的讲法轮大法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讲我自身受益、讲迫害法轮大法是错误的,政府宣传在断章取义、造谣中伤、愚弄百姓,毫无道理,一直讲了五十多分钟。他们也没插上几句话。最后他说:“好,就在家炼吧,别超过三个人。”我说:“三个、四个老头、老太太在一起炼炼功怎么啦?它的江山就倒了?它的椅子就坐不住了?那是它不配、它自己心虚拿老百姓撒什么气?”警察说:“你不写保证我们交不了差。”我说:“我炼法轮功没有错,不向任何人保证什么,我也不是为了你们交差活着的,你们回去说,某某说了,她没犯你们手里,你们少来骚扰她。”警察机械的站起来走了出去。丈夫回来说警察汇报局党委了,书记找他说让我别再犟。我说:“你不用听谁也不会写。”

2001年4月29日晚出去粘贴自制标语,被非法抓到县看守所,每次非法提审前,我就背《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顿觉身体高大,脸不变色心不跳,回答问题不用思考张嘴即来,对答如流、有理有据(这时念一正修好的那面发挥作用了,师父在加持我)。警察气的说:“你看你那嚣张样,好象法轮功能平反似的。”我说:“这事你说的不算,我说的也不算,看天意吧。”接着就讲法轮大法的好处,我为什么要洪法,为什么要修炼到底等等。他说:“行,你是咱县头一号。”我说:“谢谢恭维,头一号不敢当,我修的不好。连腿还没双盘上呢,你放我回去修个头一号,你看看是啥样的。”他说:“你的情况我们了解,你是个头。”我说:“我们没有头,你说头也不好使。”他说:“你总得给我们说出三个、五个炼法轮功的吧?”我说:“那不可能!”

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监外执行。回家后,当地警察打电话让我去一趟,我想去就去,无所谓(对邪恶认识不足),去了一听让按手印、写“保证”建档案。才想起来坚决不配合,又开始讲法轮大法怎么好,迫害就是错的等。他说:“你不写‘保证’,明天还去劳教。”我说:“随便,无所谓。”(马上想到不对)又大声说:“你们说的不算!我师父说的算。我就不写‘保证’,也不去劳教。走!”站起来就走。他大声说:“不准走!”“我就走!”他又喊:“站住!”我也喊:“我就不站住!”就这样我在他们三人面前昂首挺胸的走下四楼,回家去了。

2002年恶党又非法定性,强迫基层组织迫害大法弟子。局长和党委书记找我谈话,我背着《大觉》“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横空立巨佛。”我来了,顿觉身体无比高大,他们的门都显的很小。我一進门说:“局长找我?”他说:“進屋坐,身体挺好,满面红光。”我说:“那当然好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身体当然好了。”他说:“怎么还炼?”我说:“好,凭什么不炼?不好谁炼?”他说:“你得和党保持一致。”我说:“党就不犯错误啦?那三反五反平什么反,文化大革命拨什么乱,反什么正?”接下来从我的身体变化,4.25为什么上访,7.20的造谣诽谤,自焚的造假诬陷,几年来大法弟子就说了两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就成反动组织了?为这两句话就能抓、压、打千百万人,凭什么?今天定性,明天定性,拿出证据来。它(江)断章取义、造谣中伤,你们不知道,我们可是看过书的,真假能分不出来吗?他无奈的说:“某某(指师父名)是……”我说:“你不要乱叫我师父的名字,不尊敬我师父不好,你坐这里骂江泽民三天没什么后果,它肉眼凡胎啥也不知道。我师父是来度人的随便说不行。我师父说‘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转法轮》)所以我们真修弟子上亿人修炼三天、五天就开始消业,很多病马上就好了。我修的不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到第八天几种病全好了,现在五年半了没吃一片药,没有一点病。江泽民它能行吗?它不是连自己都保不了吗。对法轮功你千万不要乱说话。再说,我们到底犯什么法了,非置于死地而后快呢?”他说:“你们别闹事,乱写乱撒传单。”我说:“它不迫害我们,谁说什么啦?我们炼功身体好了,非不让炼功还没收书、又逼着写这个写那个,不让学法炼功。不是要我们命吗?我们上北京用亲身体会说句真话是相信政府能为人民做主,才去反映情况的,就抓、就打、就押、就罚、就劳教、就判刑,这合理吗?怎么打人还不让问个为什么?还不让人说不是那么回事?杀人犯还有申辩权,打法轮功还不准律师为我们辩护,这是什么道理?调动军警特、调动各级党政机关、还收买别人来看着管着我们。我们到底伤害谁了?我们撒传单是让民众明白真相,不要对无辜的修炼人犯罪,将来是要清还的。你们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让民众来评判嘛,不让说还不让写,算啥事?你让说,我们也不撒不贴,又费钱又费力的。咱们可以公开辩论。你们要想评对错,先看三遍《转法轮》。”他无可奈何的说:“你来了一次,总得表个态度吧?”我说:“脑袋掉十次,坚修大法的心决不变!”他若有所思的说:“叫你这么说,我还真想看看《转法轮》。”我说:“你看完三遍以后,咱俩再谈,你现在是道听途说,没法谈。”当时谈话很平和,他们听的也很认真,就这样谈了两个半小时。

2004年11月份单位找我去说:“要搞‘保先’运动了,党员炼法轮功必须写‘五书’,不然开除党籍或留党查看两年。”(那时还不知‘九评’)我说:“让我写‘五书’决不可能!也不用查看了。直接开除就是,无所谓。”(当时我总说“无所谓”、“随便”,现在看来也是承认了邪恶)接下来就是讲真相,他们只是静静的听一言不发。后来,局纪委和政法委又来找我,我同上次一样态度,最后说:“开除党籍无所谓,我照样是好人,我在你们任何人面前都昂首挺胸、顶天立地、堂堂正正,我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中间对得起老百姓,只有法轮大法才让我知道人为什么活着,才让我真正是一个好人,开除党籍无所谓。”(当时要是知道《九评》,我直接表态,自己退出多好。)

我体会到只要“念一正 恶就垮”(《怕啥》),恶党的一切都是见不得阳光的,江××的卑鄙手段更是不堪一击。“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师父的法理就是千真万确的制胜法宝。我们面前的众生都是被魔头和恶党蒙蔽着、强迫着在作恶的,师父慈悲他们,我们就要讲清真相救度他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在这些事情中我虽然有正念,但语气不太祥和,慈悲心不够,没有起到更好的救度人的效果。

在整个迫害中,我虽然能保持正念,甚至平时谁问我忙什么呢?我都连忙说学法炼功呢,我就是要堂堂正正的修炼,在三岁小孩面前也不能含糊。六年多里,在邪恶面前我没有半点动摇,可是去不净的人心,重重的情还是让我犯了一次大错误。在看守所里亲朋好友和同事去看我、劝我别在这遭罪了,我看她们不明白真相乱说话,就后悔没给她们讲清真相。我去被非法劳教了他们怎么得救?都淘汰了怎么办?我执著正法结束时间,动了人心。不行,必须救了她们以后,再怎么样都行。就用人的办法处理问题了,玩文字游戏,写假“保证”、假“悔过书”,想着既不伤害师父也不伤害大法,先混出去。所以这边写了假“保证”,那边就写严正声明,我犯了大错。

回来后,抓紧一切机会讲真相救人,走在大街上别人不好意思问我“蹲大狱”的事。我主动说,我“蹲监狱”才回来,特意提这个茬开始讲真相。一下子大家把我当新闻传开了,不出三天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为什么被抓,回来以后更坚定。坏人看着,说我更‘嚣张’了,就向县公安局举报说:“某某更不老实了。”县里说:“她,不用说,我们也知道她老实不了。”

我更加积极主动的做救人的事。一次中午我取资料回来,一手拎一个大包,看见地上有被邪恶撕下的大法标语,我想我还得贴上去,就非常艰难的一张一张的去贴(一手拿着包不方便)。一个警察看见了,过后他对别人说:“某某蹲监狱回来更厉害了,大白天拎着两大包东西,还满街贴呢,我没法把脸转一边,等她走了,我才走。你告诉她注意点。”这个警察就是政保科迫害法轮功的(他们也不愿抓修炼人)。但是,写假保证这件事不管我怎么弥补,毕竟是犯了一次大错,这就是我没有正念的一次教训,就是没有完全放下名利情,没有修到金刚不动坚如磐石的表现,就是没有放下生死的一次真实写照。

三、向内找向内修

修心性是我做的最差的一方面,在常人中我就是一个要强好胜、自信心很强的人。所以后天养成了很重视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常常自以为是、得理不饶人,一般人又瞧不起,说话语言尖刻、态度冷傲、没有祥和的心态、没有慈悲宽容的胸怀。遇到矛盾不向内找,只在表面问题的对错上纠缠,固执己见、徘徊不前、错过师尊慈悲安排我提高心性的机会。看到师尊《越最后越精進》的经文,我才冷静找自己,发现所有的执著心都没真正去掉,只是刮去了一层皮,真让我既吃惊又后怕,再一想连那个后怕和失望我也不承认,只要还有一天时间,我就找出所有的执著(那个旧我)全部放下,只要还有一次机会,我也要彻底抛弃旧我,修出真我,做一个名副其实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以下两点必须马上做好。

1、与同修配合上表现不好。意见不统一时态度不冷静,听不進去批评意见,造成一段时间学法不静心,被魔钻了空子,谁的话也听不進去。还反感别人说找自己的话。同修说:“这些事情是你对,但是你俩协调不好,就一定有你要修去的心,你要扩大容量,提高心性了。”我还不警觉,不服气的说:“我扩大容量,她的错误就不存在了吗?”就这样不依不饶的纠缠不清,还感觉委屈的不行,陷入痛苦中不能自拔。对着师父法像痛哭流涕,真是对不起师父啊。都是自己那颗自以为是、证实自己、显示自己的名利心,也就是一颗私心,这颗心不去怎么能修成‘做事先考虑别人的正法正觉’(《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呢?从今天开始,我不但不埋怨别人了,还得从心里感谢那些给我提高心性机会的人。抓紧一切机会走好师父安排的人成神的修炼之路。

2、在家庭中也陷入困境。过去在家中都说我孝顺、心眼好,对谁都细心关心,里里外外一把手、女强人。突然间都看我不顺眼了,老人、孩子都埋怨我。我实在受不了了,那个委屈劲呀,强忍的心情很烦躁,后悔以前对他们太好了,都惯出毛病啦,以后不理他们。就没想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是让我提高心性,加强‘忍’字的修炼了。“真善忍”的‘忍’字我始终没做好。师父说:“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时候,可不管这件事情怨他还是怨你。只要你有这个心,他想尽办法让你出现矛盾,让你认识到不足的这颗心”(《在欧洲法会上讲法》)。我就是不往这上认识,现在想来就是一个情,就是太在乎别人的态度,有施恩图报的虚荣心,有求别人善待的得失心。就是一个情、一个名、一个利的私心表现。

在大事上正念强能正念正行,在日常生活中、家庭琐事上就当成人与人之间的事了,常居功自傲、不服别人的自以为是,怎么能修出“慈悲能溶天地春”(《法正乾坤》)的境界呢?我与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了。

总之,我很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所有执著都没去根,今后要在最后机会中更加精進,彻底修出真我,抛弃一切旧我,抛弃一切后天形成的观念。修成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请师尊放心。

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