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党几年来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1月7日】我是98年11月喜得大法的,知道了当人不是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所以我在我母亲的带动下学法炼功。就在我学法炼功不到一周,有天早晨,我似醒非醒的时候看到一双大手从我小腹部位捧出了一大捧东西扔了,同时又在我后背抻了一下,我一下子醒过来,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因为我经常不能坐凉的地方,一坐凉地方就小腹胀痛,还有后背颈椎骨质增生。从那以后我一切不良症状都好了,高血压也好了。我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功法,这是修炼的法,我决心实修。从此天天到炼功点上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心里特别幸福高兴。

可是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广播电视开始造谣、诬陷师父和大法,我看到电视的谎言心里非常痛苦难过,心想这么好的大法怎么不让炼。我没有听信谎言,我知道大法就是真理,我逢人就说电视在造谣,大法是教人做好人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做一个更好的人,从此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单位,都来找我,不让我炼,收书我没给他们。原来幸福的家庭被他们搅扰的不得安宁,有一次派出所把我找去,问我炼不炼,我说炼,又问我怎么看法,我说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一个恶警用纸做了一个牌子写上我的名字说是×教,叫我带上,我义正辞严的说你不要污辱我师父,恶警再也没话说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回家了。

还有一次恶警又把我找去,因为我在同修家抄经文被坏人举报,恶警把我丈夫也找去,并且威胁我说:“你要是还炼,你丈夫就下岗,还有你大伯哥也得下岗,他们都是国家干部,你大伯哥还是武装部长,管枪支弹药,你丈夫是警察,还有你孩子上不了大学,都是你牵连的。”我说:“我修炼是做好人,我怎么能牵连着他们呢?”他们说:因为江氏集团不让炼,你炼就牵连他们了,我说:不要紧,如果是那样他们可以和我划清界限。因为我学法不深就这样说了,他们一看说服不了我,因为天快黑了他们着急下班,就对我丈夫说“你把她带回去,说说她。”就这样我又回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

因为我是个胆子小的人,从小就不敢在班干部面前说话,这是大法给了我智慧。2001年夏天因为发真相资料被坏人举报,派出所又把我找去,问我资料从哪来的,我没说,他们说我们都知道资料是谁给的,只要你点个头你就可以回去了。我没听,我说这个是我做的,你们不要迫害别人。他们说那我们给你照相交拘留所,我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能牵连别人,我又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最后说那你回去吧。我知道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2002年5月4日我们住的街道有大法弟子来发真相资料,派出所长领着恶警又到我家来,因我没在家他把丈夫找去,到我家把师父《北美巡回讲法》的经文拿走了,又到班上找到了我,问我昨晚上是谁发的资料,我说不知道,又问这本书是从哪来的我也没告诉他们,他们说你不说清楚就没完,叫我下午到派出所去,我没去。晚上6点多钟我去了,他们说你先回去。因为当时学法不精,心想我也没做坏事,我怕什么。一连十来天没有动静,我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就在02年5月16日我在上班路上被绑架到洗脑班。

洗脑班里绑架了20多个大法弟子,我们开始绝食抗议。恶警看我们绝食好几天,就把大法弟子叫去开始灌食。7、8个人按住大法弟子灌食,不吃就打,一天到晚看诬陷大法的录象,看完了让我们写体会,我们就揭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等等;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祛病健身。我以前血压高、骨质增生、子宫肌瘤都炼好了,是师父救了我,你们难道还要把我们转化成坏人吗?就这样每天都强迫我们看,叫我们写,还用各种卑鄙的手段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用电棍电、抓头发往墙上撞,拳打脚踢,打耳光子……我被打的口吐鲜血。开始他们不让家属来看,后来他们发现家属能帮他们劝解大法弟子,他们就利用亲情叫家属来劝解,还挑唆家属不听就揍,有的家属就听信他们的也来打大法弟子。不管邪恶怎么迫害,大法弟子都坚定不写,就这样过了一个月零五天,恶警一看没有办法,就说一个月不转化,两个月,两个月不转化,半年。

就在这天晚上,恶警对我们说“上边下命令了,今天晚上开始不分昼夜轮流审讯,不写打死算自杀。就这样把大法弟子轮批送往治保科,那是专门打劳教犯的地方。把大法弟子带到那里后大打出手,用电棍电,拳打脚踢,用各种残酷手段折磨大法弟子,最后因精神上承受不住违心的写了三书。在回去的路上,我感到腰部象两个火团一样的东西打進来了,吱吱的痛,我想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来迫害我了。回到宿舍天快亮了,一夜没睡,第二天恶警没放我们,怕外人看到大法弟子身上有伤不能走路,第三天才放我们回去。

大法弟子在监狱前说能上网的把这里的邪恶揭露出来,并严正声明强化洗脑作废。又过了两个多月,9月3日晚恶警又闯入我家,把我家翻了个底朝上,把我的所有大法书都抢走了,并把我带進了派出所,靠墙铐了一夜,第二天问我都和谁联系,我没有配合他们。他们下午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看到了在洗脑班里的同修多数被抓了回来,这时才知道是因为我们发表了声明才被抓。在看守所里邪恶之徒让我们缝手套,空气十分不好,有一天我突然感觉腹痛难忍,一摸肚子里有一个象拳头大的一个包,我知道这是邪恶强加给我的,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发正念铲除,因为师父已经给我净化了身体。和同修一到点就发正念。十六大到了,管教说看看过了十六大能不能放大法弟子。十六大过去了,江氏流氓集团和某党互相勾结,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11月21日我们7名大法弟子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恶警非法劳教我两年,我在车上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路,正念正行救度众生,一路发到马三家。到了马三家医院检查身体因血压高没收我,我知道这是伟大的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回家后恶警向家人要了3000元钱做取保。我回家后就投入了讲真相揭露邪恶的洪流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