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新疆大法弟子讲清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3月1日】我被非法关押后,今年元月从看守所出来后,一分钟都没停过,抓紧学法和讲真相。虽然书被恶警抄走,我就听法、炼功。只要有大法的资料我就骑车送走,让大法弟子早日看到老师的讲法。

《九评》印出来后,我就骑车往返四十公里把这珍贵的资料送到大法弟子家中。那时的天气真热,往返的路上我没喝一口水也不觉的渴,回来也不觉的累,放下车就干家务,我明白一个50多岁的人能骑车跑这么远的路,全靠师父加持着我,慈悲的呵护我。

《九评》光碟出来后我就组织大家看,看完后我就跟大家说三退的事。开始有人认为自己早就不是团员了,不用声明都退了多年了。我说那是常人的退法,可在另外的空间那个兽印还在,大家明白后很快声明,还包括家人也声明退出邪恶组织。

在家里,儿子好劝,一说就通,可我那老伴儿就不好劝,他曾是一个死心塌地的人。我第一次劝他时,他连喊带骂,骂老师、骂大法、骂我。第二次劝时,我把共产党的所作所为都讲了,还引用了泰国大海啸时一位老者的话。他却说:“你们不参与政治,你们参与政治比谁都厉害。”但态度好一点了。第三次劝时,他警告我:“你再劝,我立即把你告到法院跟你离婚。”我没有动气,也没动心。心里想着老师在《芝加哥市讲法》说“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没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惩治人和判决人的份儿。这是个根本的问题呀。”我认识到这是正念不足。我开始每天发正念时都把他带上,同时抓紧时间背法,一天背5-6页。过了几天我看他挺高兴,又提起这事他很快就同意了。我也告诉儿子在学校劝劝同学,他明白后也带几个名字回来声明。

十月一日,我去给一个人讲真相,一到办公室,看她很忙,我就先发正念,然后讲真相劝其退党,她说:“我不退,也不声明,你走吧。”我当时想老师讲过两人遇到矛盾连听说的第三者都要向内找。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是我那里没做好?是我哪颗心没去?走了一路也没想出来,回到家还自言自语,孩子马上说了一句,是法没打到她脑子里。我知道是老师用他的嘴在点化我,回想我刚才讲的话,原来法理讲的少,人话讲的多。通过这次我又总结经验,对什么样的人讲什么样的话,这样才能效果好。比如:文化低的人开始就问:“你说世界上有没有神哪?你信不信有鬼呀等”然后劝其三退;文化高的人开始讲:“社会的变化就是天象的变化,过去一个朝代换一个朝代,那都是天象的变化,现在这个社会的变化就是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因为中共坏事做尽,从执政以来杀人无数,你也是它的一分子,早点退出,保你平安。”

由于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我那老伴儿非常害怕,把我看的很紧。我就趁他上班时出去讲真相。他上早班,我就早上出去,他上中班,我就下午出去、他上夜班,我就看他睡了就出去。在法的威力下他变的也已不象原来那样了。我能做的就这么一点全靠老师的法能走到今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