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我于危难中


【明慧网2006年3月1日】2003年夏天,我回家乡证实法,向乡亲们讲真相。很多乡亲明白真相后,有的要学法,有的跟着我讲真相。由于自己的人心起,遭受邪恶份子的迫害;是师父救我于危难之中,让我真切的体会到师尊的呵护和承受。

山区众生喜迎大法

一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带着大量的真相资料和条幅坐汽车、火车、轮船顺利到达家乡,因为老家是山区,亲戚居住分散,我就一家一家的找,走亲戚,讲真相,传大法。

乡亲们都知道我从小体弱多病,自从修炼大法以来,我身上的十几种疾病不翼而飞。乡亲们还知道我从小没念过书,没有文化,除自己的名字能认能写外,其它只能认识五十多个字。修炼大法不久,我就能流畅的通读《转法轮》,有的地方还能背下来,乡亲们都感到神奇,对大法尊敬的五体投地。有缘人非常渴望得法,都跟我一起挂条幅、撒传单、向左邻右舍讲真相。

我家乡是山连山、沟连沟,河水纵横流,衬托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巨幅横条,随风飘扬,站山顶遥望,好似地在动、山在摇,流水哗哗响,鸟儿林中唱。我也非常高兴。但高兴之余没守住心性,滋长了常人心、欢喜心、显示心。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我这种欢喜心、显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

正念闯出魔窟

我回乡传大法真相,吓坏了邪魔烂鬼操控的邪恶之徒,他们一面追查,一面重金悬赏。一个远房亲戚为了500元钱告发了我,众乡亲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被610搜走了。乡亲们没有胆怯、没有惧怕,一面当着揭发人的面指责告发我的人坏良心,一方面及时把告发我的事告诉了我(出事时我已经返回家了)。

我知道,在我这里要有一场正邪较量,我就做好了应急准备,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按照师父的教诲,我白天黑夜都抓紧学法,每日正点发正念,心态也非常稳定,准备反迫害。

几日后的一天黄昏,610的邪恶份子非法抄了我的家,把我绑架到拘留所。起初邪恶份子装出一副笑脸,追问真相资料的来源,不管我如何答复,他们得不到半点他们想要的。他们组织了几伙人轮流追问,并且说,讲出资料来源就没有我的事了,就放我回家。我一口咬定,资料就是这么来的。邪恶份子的态度立刻变的蛮横起来,我知道他们要行凶了。我心里想,不能在邪恶份子面前服软,大法弟子要有正气,要唯我独尊,请师父保护、加持,坚决不承认酷刑。说也神了,不管邪恶份子怎么实行酷刑,就是不痛。这些邪恶份子行刑都是非常毒辣的,都是往要害地方下手,都是往死里整人,都是叫人撕心裂肺的巨痛。如:拽头发,一把一把的往下拽;搧耳光子,一拳下去,耳根子立刻起包,一拳打到太阳穴上和心口窝上,一口气上不来,就有死亡的危险;穿军用大头鞋往头上、胸前、下身踹,不死即伤;更为歹毒的是掐手的穴位,不但钻心疼痛,还得叫手伤残,这些酷刑都用到我身上了,实际比这还多,手铐、脚镣都用上了,可是对我一点不起作用,我知道这是师父的保护和为我承受痛苦。

邪恶之徒软硬兼施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妄图送我去劳教所。送劳教所的路上,我心里默默的念:请师父救我,我不能被劳教,我不能失去学法、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机缘。我在路上不停的发正念。师父呵护我,演化叫我出现高血压的症状,到劳教所检查身体,邪恶份子怎么量血压都高,劳教所不收,放我回家。

师尊说:“有的学员说了碰到危险师父会保护,是!正念正行时一定会保护。”(《2005年旧金山讲法》)

以上就是我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魔窟的经历。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只要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师父就能从危险中救我们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