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抵制邪恶的性迫害


【明慧网2006年2月8日】看了明慧周刊206期“从性侵犯案例不断发生却很少曝光想到的”文章后感到震惊。原我只知道马三家劳教所把女学员绑架到男监室被男犯强暴轮奸及重庆大学女研究生魏星艳被恶警强奸案例,没想到还有很多未揭露的女同修被邪党恶警及恶棍强暴事件。看完同修文章后我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也促使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

那是2000年12月份,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法,走到天安门广场就被五、六个大个恶警非法抓住,按住我的头往警车上撞,我挺着头没让恶警得逞。后来恶警就把我绑架到天安门公安局,那儿已经绑架了好几百名大法弟子。由于我没报姓名和地址,两天后我和其他没报姓名与地址的同修被绑架到宣武区看守所。当晚看守所的恶警把绑架到那儿的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审问,开始用伪善,有的同修在伪善下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和地址就被当地驻京办的接走了。在伪善中未说出姓名和地址的,邪恶之徒就用硬的迫害,当时看到有位男同修脚被打伤了,有的被打了几十耳光;有的眼睛被打的黑了一圈。恶警用同样软硬的方法叫我说出姓名和地址都未得逞。

第二天一早,头天晚上迫害我的两个恶警把我叫到办公室,一進屋就看见一个年轻男子(大约二十几岁)坐在房间里,我还以为他是同修,就问他:“你是大法弟子?”那人支支吾吾回答:哎。突然,年轻恶警递一支烟给那男子,我马上警觉到这是一名男犯人,但不知恶警想干什么?年轻恶警开始问我姓名地址,我仍然不说,年岁大的恶警(大约四十多岁)跑过来对着我拳打脚踢,嘴里不停的骂:你这老太太真狡猾,你今天说出姓名也不准走了,永远都不让你回去了。并强行让我在一张拘捕证上签字,然后把我交给那男犯人说:这人交你管,把她当女流氓处理。年轻恶警和那男犯人把我带到男监区,恶警到办公室办手续就让那犯人看着我。开始我只以为恶警说说而已,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民的公安”怎么把女的往男房送?就在这关键时刻我想到了“只有师父才能救我”。我发出了坚定的一念:我不怕。我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哪个敢动我?!这一念发出后,那年轻恶警灰溜溜的从办公室出来把我带回女监室。

当时我很激动,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三天后无条件释放了我。真感到自己从魔窟中走出来了。在回家的火车上眼泪不停的流,心里一遍一遍的呼喊:“是师父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就这对师对法坚定的一念让我在邪恶残酷迫害的几年里多次被邪恶绑架后,邪恶企图对我劳教、判刑都未得逞,都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正念闯了出来,也使我在证实法的路上一步步走向成熟。

以上是我在抵制邪恶性迫害的经历,也希望遇到这种迫害的女同修心里一定不要怕,特别是邪恶大量被销毁的今天,只要自己正念强,邪恶它是不敢动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