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大法赋予我的威力


【明慧网2006年3月14日】2005年的12月中旬这天,我和妹妹(大法弟子)到外地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

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凭着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正念,时刻保持强大正念,救度众生、反迫害

進了派出所,警察就把我和妹妹分开,恶警们疯狂的将我围住,恐吓我,威胁我,尽说些诽谤大法的话,其中有一个穿便衣的最年轻的恶警最凶恶,他把我推到墙根,伸手凶狠的点了我脑袋两下,几次亮出打人的架势要打我。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第39页)在师父的呵护下,他没敢动手打我,几次都把已经抬起的手又缩了回去。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就是在常人中修炼,在常人中证实法、救度众生、反迫害。”(《成熟》)我要利用好这个机会,讲清真相。我发正念铲除操控恶警的另外空间的所有邪恶因素、共产邪灵,并求师父加持。正念一出,邪恶的气焰渐渐的就弱了下来。对我的围攻也就放松了。

随之一个恶警将我们没发完的真相资料倒在办公桌上,其中有一本《九评》。恶警都围过去拿真相资料看,坐在办公桌正座那个恶警抓起那本《九评》看来看去。有一个说:“《九评》就是反党。”我说:“怎么是反党呢!那是让你了解共产党的根底。”还有个说传单上尽瞎说。我说:“那可不是瞎说,那上面有名有姓的,你们可以调查呀。”屋里顿时议论纷纷。随着环境的改变,邪气的消失,他们停止了对我的围攻。恶警开始唠上他们之间的话了。有一个恶警往沙发上一歪,说他偏头疼,吃药也不管用。我告诉他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就能缓解。他疑惑的说:“就那么灵?”我说不信你就试试看!屋里又有人议论上“法轮大法好!”妹妹在另一个屋也同样和他们讲真相、发正念铲除邪恶。

到了中午,屋里的人都吃午饭去了,就留下那个最嚣张的年轻恶警看我。我利用这个机会给他讲真相。我先发正念铲除操控他的另外空间的所有邪恶因素、共产邪灵,并求师父加持救度他。我对他说:“你这么年轻,你不知道江××迫害法轮功都被告到国际法庭了?!你还跟他瞎跑!你得为你自己负责,为你生命负责,给自己留条后路吧!我真的为你好!”他大声说,别说了,开门就往出走。我说你走,我就走,我今天就让你变好!你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恶人被震慑了,正念的力量战胜了邪恶。

下午,恶警到我和妹妹家進行非法搜家,把我们的家到处翻个遍,把搜出的大法书籍和与大法有关的资料全部拿走,就连家里的小录音机也给拿走了。

返回派出所,我在心里不停的发正念:铲除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邪恶说了不算,只有我师父说了算。我就按师父安排的道路走。让邪恶的安排和打算全部落空,自消自灭,烟消云散。。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大约四点钟左右,恶警拿了两张纸让我在上面签字,我不顺从,并给他们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故事。在提审的过程中警察谁也不敢做笔录,互相推托。最后一个警察说不签也这么定,先念了几句邪恶的规定,之后念拘留我十五天。我不承认邪恶的规定,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在人的眼里看是这样,在神的眼里就变了。

当天晚上,就把我们送進了拘留所,通知家人送来行李,带点吃的(因我们俩两顿都没吃啥了)。这里更是邪恶的黑窝,邪气逼人,环境更坏。管教严密监视,看管很严。每隔一会儿就查一遍岗。我始终保持着强大正念,时刻都想着师父,想着大法。为充实、加强正念,我就开始背法。我恨自己平时记法太少。我先背《洪吟(二)》“别哀”,反复的背了一阵子。又背《论语》、《洪吟》,保持着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

以后的十多天,我更是不能放松。我牢记师父的话“越最后越精進”,每时每刻都保持正念,坚持炼功,加长发正念的时间。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整体配合下,让邪恶无处躲藏,全部落入法网,彻底销毁。随着邪恶的灭尽,环境大有改变。

随着环境的宽松,法对我的要求也就高了。一天晚上,我梦见给一个熟人讲三退,讲到用什么名字的时候,突然醒来时,那人的身影还在眼前,半天才知是梦。我当时悟到是师父点悟我,救度众生。于是我就立刻发正念清除、铲除这里恶警反对大法和工作人员思想中对大法不敬的各种邪恶因素、共产邪灵,让他们明白的那面清醒过来听真相,有缘得救。即使听不到我讲,也能通过其它形势改变对大法的态度。

一天我给一个女管教讲真相,我说:“你这人挺好的,可惜,你干这工作可不好!你可要做到心中有数,为你以后着想,为你生命负责。咱们又见面是缘份(因以前我也被关進来过),我真的为你好,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有福报!”她微笑着说:“但愿如此吧!”

还有一天铁门突然打开,叫我到提审室。我一進屋,两个提审恶警发疯似的向我发火,恐吓威胁我。我要不是大法弟子,真就被他们吓住了。我稳住自己,我发正念铲除操控他们的另外空间的所有邪恶因素,并求师父加持。正念一出,邪恶也就不那么疯狂了。我利用一切机会向他们讲真相。他们问我大法的真相资料从哪儿来的。我说捡来的。问我《明慧周刊》为什么不交,我说我还得看呢!大法弟子就得看《明慧周刊》,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我还告诉他们江××早已被告上国际法庭,现在退党人数已经达到六百万。其中一警察反问我一句什么叫国际法庭。我说你们比我清楚!又问我散发过几次传单,我说散发传单倒是这一次,可我经常告诉别人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连你们俩也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有福报!其中一个说你可别拉拢我们了。我说不是拉拢,我真的是为你们好!一个恶警说《九评》就是反党,我说那你可说错了,反不反党你看看不就知道了。他又向我发疯,我正念铲除,他开门就出去了。我告诉屋里这个说:“你们真得看看《九评》是不是反党,共产党讲无神论,与天斗,与地斗的,那是你人能斗的了的吗?刮风、下雨你能治住?你看文化大革命,那造反派搞的多凶,打死多少人,最后怎么样,不也得平反吗?你就能保证法轮功不平反?还不给自己留条后路,还随江××瞎跑!”这时他说了一句:“那我迫害你啦!”我说反正你干这个可不好!我今天真的为你好!你看看《九评》,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谁知,他随后就大声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

正念是神威!我進拘留所的第二天吃早饭时,我看着家里给送進来的两根麻花和一个面包,我心里顿时生了一念,我不能吃邪恶的饭,这麻花和面包足够吃到我闯出去。我想有师父保护,有大法的神奇,大法无所不能。我是大法弟子,让大法的神奇在证实法中显现出来!于是我每顿饭不多吃,就吃一口东西。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没有饿的感觉。以后的十多天我都是这样渡过的。管教都知道我不吃饭,都来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怎么不吃?我那麻花还没吃完呢!他们也觉的惊奇。

在我闯出魔窟的前一天下午,来一个人叫我,问我怎么和家人联系,让家人明天来交饭伙钱。我无意中说了一句,我明天就能回家。那人说明天可不行,还得过个三、四天吧。那人走了,我心里很不平静。当天晚上睡觉,突然醒来,心里还是不平静,翻来覆去的不能入睡。总有个回家的念头在心里打转转,我悟到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该回家了。白天那一念就是师父点的。我恨自己当时没悟到!心想明天我一定找他们说。

起床后吃过早饭,我让管教向他们的领头说明我要回家的要求。之后来一个人问我吃饭了没有,我说没吃,我嘴坏了,我都好几天没敢吃东西了。我向他提出回家的要求,那人说了几句不同意我回家的话。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不一会儿又过来一个人,对我说,给你买药去了。我马上意识到,不能让邪恶钻空子,我迅速归正自己的心态,并求师父加持,铲除参与阻碍、干扰我回家的所有邪恶因素、共产邪灵,今天我一定能回家!

最后有来一个人问我怎么样,我看看他没吱声。他瞅瞅我,说了一句:“今天就叫你回家!”我听到,当时眼泪就流了下来,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使我真正体会到,只要我们的心在法上,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有序的安排。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出对师父的感谢!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整体配合下,我正念提前四天闯出魔窟。

再说我妹妹:我妹妹是有工作的,她曾几次遭邪恶迫害。常人为她担心、都认定妹妹的工作这回彻底没了,但是我和妹妹都正念正行。邪恶对我说,你妹妹工作可没了。我说你说了不算!妹妹自己正念更强,没有怕心,根本就没有考虑工作,在派出所被恶人折磨完了,就在邪恶的眼皮底下将早晨没炼的第四套功法炼完了。到拘留所,时刻保持正念、背法,发正念充实自己,正念正行,坚持炼功、背法化解常人心。她和所有接触到的人讲真相,经常给她送饭的那几个人,她都给讲了真相,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问“三退”了没有,并告诉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让他们转告家人也要记住。

在师父的加持和呵护下,加上同修的整体配合,我和妹妹先后闯出魔窟。常人都感到惊奇!实践中,证实了大法是超常的,威力是巨大的。这是我们修炼过程中的一段亲身体验,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不能离开法。我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威力,更加充实了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正念。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