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四天闯出拘留所


【明慧网2006年3月14日】我修炼有十个年头了,回顾修炼路程,感慨万千,由于自己有那么多的人心放不下,倍感修炼之路的艰辛。每向前一步,如果没有师父的谆谆告诫,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想迈过这荆棘丛生,谈何容易,尤其是我最近的经历,虽然时间不是很长,却让我感受颇深。

我从来没有直接面对过警察。2002年邪党在本地区对大法弟子大抓捕中,许多同修都不止一次被抓,被抄家、被罚。那时我庆幸自己躲过这一劫,致使自己不注意安全,还认为自己修得不错,在我的住处,大法书籍、资料都摆放在大面处,使邪恶钻了空子,其实师父早就告诫过我们,邪恶越最后越疯狂,旧势力时时刻刻都虎视眈眈。

在今年正月十六,我的住处被警察非法查抄,许多大法书籍、传单、护身符都被抄走,那天已没有退路,我毫无惧色叫他们出示证件,一个叫郭某某的拿出了证件,在我眼前晃了一下,说他们是公安局的。我看见了她的名字。

三个警察把我带到公安局,主要问我资料来源,一切询问我都拒绝回答,没有一点妥协的余地,最后让签字我拒绝,我的口气很硬,明白的告诉他们:什么也不告诉你。

平时我总觉得自己嘴笨、不会讲真相,其实隐藏的是怕心。那天我在公安局讲真相,没有怕心,觉得自己不算笨,讲恶党的“假恶斗”,讲法轮功的“真善忍”。一警察竟然说“真善忍”是违法的,她说我没做到真,没说真话。我知道邪恶在钻空子,我不配合邪恶的迫害。有一个人说我有点英勇就义的感觉。我说这不是一回事,这是对真理和正义的坚定信念。一阵唇枪舌战,针锋相对后,最后的结果是非法拘留15天,我被送往拘留所。

从公安局到拘留所都要问年龄,他们都说我年轻,我都是同样的回答,炼法轮功就年轻,你们都炼吧!我被一男一女带到监控办公室门口,那女的连说了三声喊报告,我没喊,就在门口站着,后边一男的说,算了算了,不喊就不喊吧。每入一道门就询问一次,做笔录,我都不配合,不知他们都写些什么。

我一个人被关入一间40多平米的大房间,屋里很冷。下午有一个人从窗户给我递被褥,说了一句:“多给你拿一块褥子,怕什么,咱也不是犯人。”一句话使我精神一振,我想这是师父借别人的口在坚定弟子的正念。

我是回族人,一恶警知道后就恶狠狠的说这里顿顿是猪肉,就叫我吃猪肉。我说回族人是不吃猪肉的。我深深感受到邪党不但迫害大法也迫害少数民族,手段很残忍,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我只有绝食,抗议邪恶对大法和少数民族的迫害。我要正念闯出,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旧势力的考验。

我没有什么亲人,同修们都是我的亲人,他们都不知道我被抓,帮不上忙,我只有靠我自己的正念。我不感到孤单无助,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有时也有人心冒出来,我马上否定排斥,坚信师父就在身边。

拘留所的警察对我很客气,有的和我聊天,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向他们讲真相,他们有的不作声,有的笑笑,有的认同。有一个人给了我一块他用过的毛巾,我表示感谢。我知道这是昔日同修开创的环境,是他们讲真相的结果。在以前不会这样的。

警察们都劝我吃饭,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我抗议,放我出去。”他们都说这样做没有用,说我是有期限的,不会提前放人,拘留所也没权放人。我叫他们给公安局递话,叫他们来人。我有话跟他们说,他们说话一定递到。

第四天快中午了,铁门打开了,抓我的公安来了,我第一句话就是:“我抗议,放我出去。”有一个人问我这几天反思什么?我说:“我最近修炼状态不佳,不想炼功,看不進去书,犯困,我修炼不精進。如果我修炼很好,你们就不抓我了,这一抓,使我惊醒,我回去要好好炼功了。”他又问了一句:“你应该怎么做?”我给他背了一段《转法轮》,“提高心性”中的一段。他又说起天安门自焚伪案,我趁机给他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自焚的疑点,烧伤的医学常识,他也没有反驳。

有一个警察对我说:“你得吃饭,毛某某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有了好的身体你出去才能想干啥干啥。”我当时说了一句师父的法:“生无所求,死不惜留”(《无存》),那人说了一句“妈呀!”就出去了。我当时就觉得是师父法的威力和我的正念把他吓跑了。

我对警察说:“虽然你们抓我,但我不记恨你们,法轮功学员没有仇人。因为你们不明白真相,到今天你们也不明白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如果你们明白了,知道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在救度被邪党谎言蒙蔽了而对大法不敬或反对大法、甚至迫害大法弟子与大法弟子的世人,你们就不会这样做,你们不迫害我们,我们也不去讲什么真相,不散发传单,什么也不贴,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停止对我们的迫害。”他们都沉默了。

我把大法弟子善的一面展现给他们。那一刻,我体会到他们有同感。警察叫做饭的端来饭和一小盆水,还用他的人格担保菜里没有荤。这些我都不管,有没有我也不吃,我就是抗议,放我出去。他说:“放是肯定放,今天肯定不放。”我说:“我就要今天出去。”他反问说:“你说了算,我说了算?”我肯定回答:“我说了算!”最后他说:“你不配合我们工作不放。”

当时大约傍晚6点,我开始发正念。铁门打开了,一个人说收拾东西放你出去。其实什么东西也没有,我走出了那间带有铁栅栏的大房间,我身后跟着五、六个警察,我说这么快就放我?有一人说“感化你”,我说:“是我感化你们吧。”那人表示认同的回答:“啊!是你感化我们,等来给我们讲课。”我说:“如果你们有兴趣,我来给你们讲课。”那人回答说,你可别来了。还善意的说了一句:“不见了啊。”别的房间关押的人都从窗里往外看,我对他们喊:“再见了!法轮大法好!”他们有人喊:“真善忍好!”我又喊:“真善忍好!”警察都没有说话,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很高大,真象一尊顶天独尊的神一样,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闯出来了。

短短的四天感受很深,我体会到师父讲的“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无阻》),体会到师父讲的“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志不退》),体会到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体会到师父时刻都在弟子身边。

这几天我仍被特务24小时监控,公安局国安特务还要罚单位款,单位以住房、退休金相威胁,我都不在意,我反思自己最近有很长一段时间修炼状态不好,确实把我惊醒了,重温师父讲法,体会很多,证实大法的实践中对法的理解又得到升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