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四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1998年得法。一直想参与明慧交流,可是自己又不会写字。后来在师父的点化和明慧编辑部征稿要求及同修们的鼓励下,请同修代笔把自己的修炼经历整理出来。

有幸得法获新生

得法之前,我多病缠身,常年打针吃药,用大夫的话说就是综合症,不吃药就得住院,常年由三个儿子轮班给我拔罐子、针灸、手术、烤电等各种医疗手段都治过、用过了仍然无济于事,咋治也不行。无奈之下练起了气功,练了5年也没见好。

98年,一位同修向我推荐了法轮功,我才有幸得了大法。炼功3个月后病症就全没了。在这3个月当中,身体出现过两次大流血,一次40天,一次20多天。我当时信师信法,悟到是师父给我消大业。还有两次发高烧,连续喝凉水3瓢,一遍一遍地喝,吓得儿子媳妇、亲属劝我吃药上医院。儿子逼着我上医院,我回答他说:“这是师父给我消大业,明天一定好,不用去医院。”果然第二天早晨起来真的退烧了,从此头脑特别清醒。我的亲戚朋友、儿子儿媳在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都相信大法好。从那时起我全身轻松,什么病都没有了。

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操持家务干多少活也不感到累。儿子们给我买来录音机、录像机,媳妇们也都支持我。早晨我拿录音机到炼功点集体炼功,白天同修们到我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听讲法录音带,精力特别充沛。心里头是那么舒畅快乐,真感谢师父给了我这第二次生命。师父告诉我那么多做人的道理,带我走進做超常人的路。

由于自己不识字,参加集体学法时为自己不识字苦恼过,后来悟到大法有超常威力。我就在集体学之前,先自己用录音带听师父讲法与书上对照来认字,等到集体学法时再由同修们补充纠正,天天坚持。就这样既保证了集体学法又节省了时间多学法,不耽误大家的时间。现在达到凡是师父的讲法和大法资料全能念,而且还能做一些大法资料的事。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加持、大法的威力,改变了我的身心。

在我一遍一遍学认字时,师父鼓励我,我看到《转法轮》书中的字是银白色的,纸是粉红色。我去北京证实法以后《转法轮》书中的每个句号都是法轮章,层层越看越深,能看出去很深的超常现象,我悟到师父让我更加精進。

魔难来时坚信法

99年7.20大法遭迫害后,我告诉儿子们:“这是假的,师父在书中告诉我们了杀生是有罪的,不让自杀。我师父可没让那样做。”我命令儿子们不要再看电视了。我天天自己学法炼功,一天也没间断。

当时儿子为我担心怕我被抓,劝我把书藏起来。当时我想保护好大法书籍,就藏起来了。到了晚上梦见师父给我上课,我举手对师父说:“我没有书”。师父说:“没有书你还修什么?”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不应把书藏起来,应该继续看书多学法。

我又想起师父让看十遍《精進要旨》,我因为念书费劲(不太识字时)就要求自己看十二遍《精進要旨》,通过学法逐渐认识到应该走出来证实法了。同修们被抓的抓、判刑的判刑,也有不敢再炼的。当时有同修传说应该上北京,师父身上全是钉子,大法弟子去一个,钉子就拔下来一个。我就决定去北京(这只是当时的认识)。

2000年初,我就和两位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法,火车到青岛时被乘警截住了。警察问我:哪来的?我当时想到:我要告诉它们地址,当地片警就要受处分,我不能连累他们。我就没告诉它们地址。我告诉那个警察:大法怎么好,怎么治好了我的病,大法改变了我的身心,大法是被诬陷的,师父是被江泽民冤枉的。

警察把我们关在一间屋子里,当时屋里还有很多人都是被无辜抓来的。我领头和大家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警察查不到我到底是哪地方的,没办法,就把我送到去黑龙江的火车上。我对警察说:“你不要再抓炼法轮功的人啦,我们都是一群做真善忍的好人哪!”警察说:“这是上级的命令,不做也不行啊,你认为好就回家炼吧!”我悟到了这是师父呵护我平安回家。

回到家中,当地派出所就来找我说:“某某把你举报了,说你带他家人一起走的。”我没配合,警察就说要把那位同修关起来。我不让他们关那位同修,说:“你们别关他了,你们关我吧!”我儿子气坏了,说:“你这老太太,人家的家人把你咬了,说你,告你,你不但不推,反而还为了保人家,自己去蹲监狱,你这是咋的了?”后来警察实在找不出关押我的理由,就放我回了家。

回家后,我越想越觉得应该堂堂正正证实法。每次警察来骚扰我,我就跟他们讲大法真相,越讲话也越多,越讲心里越稳。片警们一个一个只是听,没有他们插话的机会,每次都一种无可奈何的样子。后来发现他们也改变了态度,不纠缠我了。我悟到这都是法的威力。再后来他们见到我时和气的告诉我注意安全,我只是一笑,心里想:只有证实好法,做好我应该做的才是最安全,只有师父才能保证我最安全。

写大法标语的故事

后来悟到师父慈悲的呵护我、保护我,我是为证实法、救度众生而来的。当时我新搬了家,发现这新地方街上看不到大法的东西,我就自己到商店买来粉笔,到晚上走街串巷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开始时由于不会写这几个字,我就天天在家里练习写,很快就学会了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几个字,到了晚上走街串巷,电线杆上、墙上,只要是能写的地方,行人通过能看见的地方全写上,有时不知不觉就写到天亮了。

开始我不想让儿子们知道,怕分他们干工作的心,就瞒着他们出去写。后来有一次,我出去写大法标语,当时身上带了三盒粉笔、三百个不干胶,还有很多真相资料,写的时候听到满街的警车声。当我把资料和不干胶贴完了,三盒粉笔写完一半,还有一盒半,正在写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当时就剩最后两个字,我心想:你是谁我也得写完。

我把两个字写完后,撒腿就跑,就听后面喊到:“你再跑我就开枪了!”我想不能被他打伤,我还有我要做的事呢,就站下了。当那警察跑到我跟前时,我就打出正念,用正念制止邪恶,他问我啥我也不吱声,就一个劲的发正念。他问到我多大岁数时,我说六十多岁,他看我是个老太太就不太凶了。我心想:“你放了我我就一定把粉笔写完,你可管不了我。”我继续对着他发正念。他说:“你写这干啥?能起啥作用?你没看见电视播的都自杀了,走火入魔了。”我说:“那都是假的,我师父说了不让杀生。”说完我继续发正念。这警察又说:“今天,我们三个人蹲坑,专抓法轮功,那两个上那边抓去了。我自己在这边,看你这么大岁数,不抓你了,快回家吧!你儿子、媳妇都等着你呢,看你冻的这样。”我回身就走了,那警察在背后喊:“老太太别迷路!”我心里想:我有师父引路永远不迷路,我还得写去。

等我写完手中的粉笔时已是下半夜2点多钟了,我悄悄的回家進屋。第二天,儿媳妇对我说:“妈,我大哥来电话说昨晚大搜捕,你咋那么晚还不回来?把我急坏了。”我说:“没事的,我有师父保护着,以后你就尽管放心吧。”后来听说”大搜捕“是江魔头下的黑令,当地很多同修那晚被抓進监狱。之后我把媳妇结婚用的红头巾、红腰带都写上“法轮大法好”挂了出去。有时媳妇看我遇到不会写的字时,她就帮我写。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虽然警察蹲坑,但是我做大法的事不停。

坚持做师尊叫做的事就不会被迫害

在2002年有一次一个同修从看守所出来想看大法资料,我就准备了许多她看的和她们那一个地区该看的资料,在送去的途中车胎坏了客车停了半天,我就拿起了资料兜子下车自己走,当时后面有人喊我,我没当回事还继续往前走,忽然后面来了一辆车,横拦在我面前停住了,我回头一看是片警所长,问我拿的是什么,说着就抢了过去,他一看,就把我带到了派出所,要调查资料来源,整理我的资料要关押我。

我一到派出所就开始发正念,警察问我资料来源我就是不说,警察说“哪怕你说出一个我就放了你”,我坚持不说,一个劲立掌发正念,和他讲真相,他们问我“资料往哪里送”,我就说:“给你送的,我要救你,不要听信江泽民制造的谎言,他想害死你们,我师父才是叫我们来救你们的。电视演的都是谎言,不要信。”就这样对着所长讲真相,他凶的时候我就立掌发正念,这样渐渐他的态度好了些了,我就把我身上带的不干胶贴在我坐着周围的凳子上,桌子底下、两侧,后来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利用智慧讲,他没办法,把我儿子叫来,要个人情放了我。

2002年夏天,派出所片警拿着黑墨到我家来让我滚手印,并说:所有的炼功人都得滚手印。我当时就知道了它们的用意,说什么也不滚,因为我不能给它们留下把柄,我还有证实法的事要做呢!当时我儿子也在家,也和那片警一块劝我滚手印。我就和他们讲:“我炼功炼好了,病没了,身体好了,想安稳过晚年日子。可你们不让我们炼功,还来强迫滚什么手印?我一没犯法,二没偷盗,我是最守法的好公民,是你们不让我过消停日子。那好吧,我走!我告诉你们:这是你们警察逼我离家出走的。”说完我拿起衣服就走了。我心想发正念时间到了,我就坐在铁路旁边发了很长时间正念。

后来我想到:我就这样走了,儿子、媳妇上班不安心,该惦记我了;这地方还有需要我证实法的事要做呢。我就回到家,儿媳妇正着急呢,看我回来了很高兴的说他大哥一个劲儿的来电话问“妈回来了没有”。儿子在电话里问我:为啥不给滚那个手印?我就把警察让滚手印的目地曝了光,儿子听后也不说什么了。

在2002年(中共)召开“十六大”时,单位领导、原住所派出所、新住所派出所三家联合来我家骚扰我。我就向他们讲:我炼功后身体怎么好;大法无辜被冤枉……他们走后,我就24小时正点发正念,坚持了一周多,以后由24小时减到20小时,再到17小时。“十六大”期间当地许多同修被绑架的环境中,我坚持做了师尊叫做的事,没有被迫害。

到公婆家去救他们

2003年农历新年期间,当地派出所所长、公安分局政委等五人又一次来我家骚扰我。我想:这些人按师父讲也应该救度。我就给他们每人准备了真相光碟、大法资料包好送给他们,一边讲我身心炼功后的受益的变化来证实法,一边发正念清除阻碍他们得救的邪恶因素,一边揭露江魔头在利用他们搞内斗。他们听了后自感在理,走时告诉我:好!就在家炼吧。我悟到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得证实法。

当我悟到这一点时,亲属来电话让我去。我想这些人也是也得救度。我就准备了很多资料,对我儿子说:我得去。我带上每天发正念时的小表,又请师父指点我:如果我应该去,我儿子就能给我找来车。

果然我把东西准备好了,儿子把车也找到了,我就一路很顺利的来到了公婆家。我丈夫早逝,当时小儿子还没出世。他们看到这么多年来,我一个人把三个儿子带大都成了家,身体又这么好,就问我:这么多年怎么带着孩子们过来的?身体怎么变得这么好?

我就开始和他们讲炼功的事,是法轮功使我身体的病都没了。刚开始讲时,我一提到“法轮功”,他们就不爱听了。我发现这一点后就先不提了,天天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不接受大法真相的邪恶因素。一连一周天天发,然后有机会就讲。渐渐的他们的态度转变了,公公有病我教他念“法轮大法好”,仅两天公公就能坐起来了,一周后能下地扶墙走路了。看到这些有个嫂子要跟我炼功了。

有一天一位亲属出门走夜路时,害怕后想起我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她就一遍遍的念“法轮大法好”,渐渐就不害怕了。回来她对我说:“大法真神了!你说的真是,我念着念着就不害怕了。”

公婆家的邻居中有信佛的、有信主的,也都来与我交谈,问我电视上讲的“法轮功”的事。我就给她们讲大法受迫害的真相。那次出远门可真是师父安排让我去救他们的。

讲九评劝三退

2004年末,师父发表了新经文《向世间转轮》,我悟到讲真相有了新内容:应该讲“退恶党”了。当时自己对儿子有情在,天天让他退党,可儿子就是不退,怎么说都不听,就犯起愁来,心想:自己家人都劝不退,劝别人怎么能行呢?我就学法,看《九评》碟,一连看了两遍碟后,认识到:不应该这样想,这是情,把心放下,要救所有我能遇到的众生。

我开始见人就讲三退,坐车车上讲,参加婚礼讲,购买物品讲,只要见到熟人就讲。又悟到应该准备《九评》和三退资料送到派出所、单位去,就准备好悄悄的放在他们能收到的门口。

有一次当我刚要往门口放时,那个所长推门就出来了,看到我就问:干啥来了?我也直接说:给你们送好东西来了。他就说:别往门口放了,直接放入屋来吧。就这样,我就直接進了所长办公室面对面的讲真相。

不长时间儿子回家来了,我想还是我没向他讲清真相。于是我就向他讲:江泽民利用共产党无神论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这些人都是社会上最好的人;共产党无神论害死了那么多人等等。放下我儿子就答应退了党。我悟到讲真相过程中就得放下名利情才会展现出大法的威力。

我儿子原来想买车借不到钱,写完“三退”声明后钱马上就借到了。儿媳妇写完“三退”后身体出现感冒时的症状,我告诉她:“是师父管你了,给你消业呢。几天也没吃药就好了。”儿媳妇特别相信大法。现在我的三个儿子、儿媳妇还有我的外甥们全都写了“三退”。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家就是一个见证。比如我儿子在结婚前和儿媳妇去医院做婚前检查,当时医生说我儿子的血经过化验发现与众不同,抗传染病免疫力超过正常人的许多倍。医生说我儿子什么传染病也染不上了,不用打乙肝疫苗。

还有一次,我儿子与他的领导开车出远门办事时,路途中遇雨路滑,车子撞到大树上立了起来,可真玄哪!可我儿子和他的领导什么伤都没有,自己从车里爬了出来,又雇车把他们的车给拉上来的。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救了他们呢。我就告诉我儿子:是师父保护了你们。现在我孙子每次来我家都主动给师父上香。

2003年5月初,北京正染“非典”(SARS),我二儿子单位给了他三个名额公费旅游,两个儿子和儿媳妇都去。当时大儿子怕被传染不同意去。我当时悟到有师父在决没事,就对儿子说:你妈炼功,你们什么也不用怕,尽管去玩好了。结果一周后他们顺利的返回来什么事也没有。当时单位领导害怕他们带回传染菌(病毒)不敢让他们上班,放假一周。来电话问我儿子怎么样,我儿子告诉他:很好,什么事也没有。从那以后,我儿子单位的领导再也不提让我儿子看管我炼功的事了。我想这一次实践再一次证实了大法,也是我放下“情”的过程,也是对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检验。

坚信师父和大法得到好效果

每一次对警察骚扰的排除,每一次成功的讲了大法的真相,每一次劝了众生“三退”,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是我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下得到的好效果。所以我才能在大法蒙冤的这些年中没有被邪恶警察抓捕。

在这些年中还有许许多多在师父法身保护下做的事,不能一一叙说了。我从一个疾病缠身的老人变成一个无病身体轻松的健康人;从不识字到能看师父所有的讲法和大法资料;不但识字了还能写洪扬大法的文字并能承担大法工作。这一切巨大的神奇的变化都是在师父慈悲的救度、呵护下一点点走过来的。

这是我第一次参与写证实法的文章,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