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争气的弟子


【明慧网2006年3月16日】中午发完正念,没吃饭骑上自行车去同修小李那儿。

路很远,又顶风,半路肚子就饿了。心想:到他那要是赶上吃饭多好。谁知到他家,小李正煮饺子呢,小李说:“刚才还在念叨你,你就来了。”我俩并不很熟,两地相隔很远,各自做着各自该做的事,这次算是第一次真正来他家吧。两口子让饭,我竟有些不好意思。小李说:“见到同修真比见到自己的亲戚还亲。”一句话消除了我心中的间隔,我们的心一下就溶在一起了。

吃完饭,我俩坐下来,很投入的進行交流。他说昨天看师父的讲法,看着看着就哭了。说着便有些泣不成声,眼泪就从他厚道、谦逊的脸上掉了下来。交流中,我深深的感到,他的每一句话都来自心底对师父的坚信,以致一谈到师父他就要掉泪。同时我看到面对邪恶时,他心中只有师父和要救度的众生。看到同修对师父对法的坚信,我真的自愧不如,我真的为有这样的同修感到自豪,为师父有这样的弟子而高兴。

交流中,我说零三、零四年的老周刊中,真有很好的文章,每次看到同修对师对法那样坚信时我都要落泪。小李说:“是啊,我曾看过一篇文章,写的是同修们在监狱里,有一天,一同修带着师父的新经文去到监狱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同修,见到同修就高兴的告诉同修说:‘咱爸爸来信了’。”说到此,我们俩都哭了。

“咱爸爸来信了”那是弟子对师父的至诚、至信,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声音,那是久已迷失在外,饱经流离之苦的孩子,对师父的由衷的深深的想念。

回家的路上,“咱爸爸来信了”的声音一直响在耳边,止不住的眼泪,那是喜悦。可是面对父亲,想想自己,却是父亲不争气的孩子。就在前几天有同修问我:“你能做到整夜不困通读师父的法吗?”我惭愧的回答:“不能。”……我问自己:你什么都不能,却老想自己的身体舒舒服服的。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不理解同修们为什么那么精進,只知道自己精進不起来;不知道同修为什么敢走上天安门,只知道自己做不到。做资料时,同修骑几十里路的自行车把蜡版、纸、油墨送来,一切都不用你操心,你只管去做,而自己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这种热心。知道自己不行,却又突破不了自己,很是苦恼。后来我就开始背法,可也不见明显的变化,以至后来被邪恶钻了空了,漂流在外近两年。在走出家门的时候,我却有着一念:我出去,就是捡破烂也要证实法,我做不了资料,我要把我挣到的钱给资料点。在那一刻,我觉的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住了几十年的家,没有了家里的一切,我只有师父和大法。在那一刻,我望着无尽的远方,对着师父说:“师父,弟子就跟您走!”

漂流在外的时间里,我一直想着做资料,因为这一地区没有人做。梦中:一个同修奔跑过来,递给我一个接力棒,我接过接力棒,在无明的黑夜,极尽全力的向前奔跑,口中不断的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继续做好,可我却不知怎么做好,只能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去写、去放资料。

2005年的春天,我租到了一个安定的住处,就开始做资料。妻子说:“你不出去挣钱了?”我说:“你看咱们现在这个样子,真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咱们应该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学法提高自己,将来才能更好的去证实法。现在咱们不愁吃、不愁喝,就别再去求别的了。”所以,那段时间我除了印资料,就是学法、看周刊。一次去家里做些事,拿出了一本发黄的零三年的《明慧周刊》看,学员的一篇对法理认识的文章深深的吸引了我,我连续看了三遍,真是太好了。我以前怎么没看呢?以后我才知道,是那时自己修的太差,与写文章的同修有着很大的差距,而不能去认识。接着,我就从中找出一些从法理上认识的文章看,对我启发很大。

在那段时间里,我大量的学法,看老周刊、新周刊。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提高,只知道自己能不断的找到自己的执著,而且越找越深入,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并去掉它们。例如我以前不愿参加法会,因为在法会上我什么也不想说,别人说的对我又没有提高。同修说:“那是你老想得到。”我高兴极了:“对呀,那是我太自私。”我打坐时一般半个小时,因为腿太疼了,我说:半个小时就够用了。同修说:“半个小时要是够用,师父安排一个小时干什么?”我恍然大悟:对呀!我回去打坐就是一个小时。那时我才知道:悟,对修炼人来说,多么的重要,能悟多高就修多高。在那段时间里,我跟任何一个同修交流,都能加深我对法理的认识。例如,跟一位长期被怕心困在家里走不出来的同修交流,同修总是提他在看守所时看到别的同修被打时的惨状。我就说:“邪恶打的是他的人心,不要看到他挨打,就想以后如果自己被抓同样挨打,而不去证实法。”这时我才清楚的认识到:修炼直指人心,没有榜样,其中包括正的榜样、反的榜样,如果你认为有榜样,那榜样对你也是有毒的。

一天,我妻子去给他送周刊,回来后情绪低落,脸色很不好看。我问出了什么事?她说:“在他们家,两口子一边一个,净说在看守所挨打的事,下次我可不去了。”我一听不禁哈哈大笑,我以为出了什么事呢。由此看来,我们只要法理清晰、居高临下,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就不会被邪恶吓着。忽然有一天,我好象刚刚明白为什么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伟大慈悲的主佛亲身降临,他为挽救无量众生,为这宇宙大穹于圆容不灭。我知道,我有师父,我的师父在管我,师父不允许任何低能的生命来管自己的弟子,它们不配。我有师父,我就听我师父的。为此,在我的修炼体会本上写上了一句发自我心底的话:我的一切都会在法中归正,谁也不配、也不能来左右我。我有怕心,我清楚,那是在遵循人的理,那是邪恶伺机下手的地方。可我更清楚:我有师父,我在按照师父的选择在做,做着宇宙中最正的事,在救度众生。我做的每一份资料、每一本小册子、每一本九评都能救一个生命、两个生命、更多更多的生命,邪恶低能的生命敢来捣乱,师父不允许,宇宙的法理不允许,那邪恶就等于自灭。

以前,我与大法总有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总想突破,但又无从下手。现在我才知道,那是自己与大法有着距离,与师父有着距离,要想突破自己,就唯有多学法。我才真正明白师父为什么让我们要多学法、多学法。有段时间,由于一同修说话做事总不在法上,怎么说他都不悟,因此我产生了争斗心。一天炼完静功后,突然想到了师父:师父为我们够操心的了,别再给师父添乱了,师父希望的是我们同心协力,相互扶持,共同证实大法。想到师父,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同修有做不好的地方我默默的去给补充。一时心里一片祥和。我想也许这就是提高吧。而我的这些变化,就来自于我的大量学法、看《明慧周刊》、与同修们深入的交流,来自我亲身实践自己的誓约中。

写至此,我要告诉同修们,我们不要只知道自己的迷失之苦,却不知道师父在怎样的挂念;我们不要只知道脚下的路难走,却不知道师父为铺好我们回家的路有着怎样的艰辛与承受。我们要走正走稳我们脚下的路,因为我们的一点懈怠,就会让师父多一份操劳;我们之间的一点隔阂,就是在给师父添麻烦。多为师父想想吧!我们同是师父的弟子、孩子,我们才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做着同一件事情,你不能做的我做,你不想做的我做,你做不完全的我去给补充,没有你我之分,更没有怨,有怨只能怨自己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作为弟子,面对我们伟大的师父,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唯愿师尊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