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来讲清真相的一段心路历程


【明慧网2006年3月22日】99年恶党迫害大法,我失去整体修炼环境之后,渐渐走入了常人的“名、利、情”之中,由于迷的很深,以致身心受到很大伤害,无以言表。直到04年底,见到同修,她第一句话就对我说:师父说现在世上的每一个人在历史上都是师父的亲人,都要尽力救度。顿时我眼泪要夺眶而出,慈悲的师父啊!您一直在等着迷失的弟子回家呀!

05年春天,师父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劝受恶党欺骗的人“三退”摆在了每个弟子面前。由于当时资料比较少,我与同修切磋,自己动手做资料,我会写书法,就尝试写真相标语。“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世界需要真、善、忍”,“天安门自焚是骗局”,“天灭中共,退党自救”等等标语写出来了。可是写完后送给同修,有的同修不要,有的拿不几张,我一时不知怎么办好。难道我做的不对吗?是做下去,还是就此罢休?经过一个星期的沉思,觉得即便他们不要,我也要坚持做下去,我自己写自己贴。最多时有个晚上贴出56张。在那段时间里大约贴出400多条幅。有一天晚上我眼前出现一个很大的空间场在转动,地球变成一个小点。

我以前是教师,现改行下岗。去年8月份,我被应聘到一家校外辅导培训班工作,在上班期间,我兢兢业业。有一次在给一位学生补课时,我根据六年级语文书有首诗写到:“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我给学生讲到古代岳飞以及今天大法修炼同修被非法关押,不放弃“真”“善”“忍”正念正义之举,学生很快明白了真相,表示要退团队,可是课后,谁都问他老师给他上了一堂什么内容课,这个学生就说出了真相,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很快传到家长那里,不明真相的家长向培训班打电话指责。我立即赶到学生家中,跟家长讲真相,不断发正念,铲除指使他背后的邪恶,请师父正念加持,之后脱险。

不久我也被辞职。回到家中心里不平静,当时丈夫不理解,有一天对我说再不许我出去讲真相和做资料,否则他就不回家。由于内忧和外患,我一时承受不了,病业开始干扰。

有一天我躺在床上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眼前突然出现师父法身那慈悲庄严之场,这种场是任何生命都无法形容、甚至无法承受的。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悲壮,和期盼众生回归的慈悲善念,顿时我泪如雨下,几乎同时在地上打滚哭,一下把我哭醒。

我知道伟大慈悲的师父为弟子和众生已经承受的太多太多,用人类的语言无法形容。慈悲的师父还在等待那些不精进的同修和未走出来的同修。同修啊,快走出来吧,那些还走不出来的同修啊,你们到了真正能看到这一切的时候,真是生不如死啊!

随着正法进程推进,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萌发想要做资料的愿望,可是我没有钱买机器,同修们知道了我的愿望,有一个同修在自己家房子还没有翻盖情况下,主动借钱给我帮我买了台小型复印机,05年12月份,我承担起做资料的义务。我设计和制作出不同彩色封面的人和物之类书信快乐卡,装上真相资料,在节日里发放,从“圣诞快乐”卡,“新年快乐”卡,到“拜年,过年好”贺年信卡,在这三大节日里发挥了发放真相的材料的作用,得到真相资料的常人大部份表示十分感谢。

大年三十晚上,我在大街上散发了近百封装有大法资料的拜年书信卡,有的刚刚发放就被世人捡走,很受欢迎,心情真是愉快。可是当我看到周刊上同修在农历新年做的真相资料时,相比之下又太少太少。

最后用师父在旧金山一段讲法让我们共同提高对正法的认识:“至于说常人怎么认识,大法弟子不管他。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2005年旧金山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