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没有正确面对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6年3月26日】在同修找根本执著的现在,我也思考这个很久了,似乎发现了它,但一直没有把它曝光,有点不舍,深层次上寻下去,还有依赖,还有依靠它的保护的眷恋。这个根本执著就是——“这个法是真的吗?”的疑虑。

97年得法时,这个疑虑就存在着。也一直在绊着我修炼的脚步。自己把它当作思想业,边学法边排斥。在集体学法或与同修交流时,明白的一面抑制着它。但一放松时,它就会冒出来干扰,直接的目地就是要把我拉回常人。

99年迫害开始时,自己还是很坚定,面临被劳教的威胁,也不害怕。去京护法也独自一人去了。在天安门,最终没能做出证实大法的事情。回头一看,都是这个根本执著阻碍着。在关键的时候,思想业会反映出:这个法是真的吗?若是真的,舍命都值。若不是,那自己不是太可笑了吗?

得法前的人生路较曲折。小时是邻里称道的好孩子,成年后磨难不断,还因轻信亲友而坐牢二年。又因亲戚的安排,误入传销,被伪善、伪真诚、伪为他人迷惑,使自己和最亲的亲友损失很多。那种愧疚刻骨铭心。当真正生生世世等待的大法机缘到来时,却不敢相信。

这个障碍使我几个月進不了修炼的行列。表现出事多、生意忙、没时间。直到市里开法会,那真是硬突破了干扰,才得以参加。一進会场,就被上千位同修的能量场震撼。在后面找到座位,刚坐下,看到主席台上法轮图像,就象找到父母的孩子一样,泪如泉涌,心里呼唤着“我要回家,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成年以后我就没流过泪,可那会儿就象受了委屈的小孩,不知哪来那么多眼泪。

在个人修炼的那几年,师父好几次清楚点化,记忆犹新。最神奇的,是被刀砍了不觉一点疼,很快痊愈。但这个根本执著还顽固存在,并且被旧势力利用着,干扰着我。正法修炼的这几年,一直不够精進。跟头把式走到现在,每次摔跤莫不同它有关。在我身上的表现是,痔疮还在,脚气还在,脸比得法前还黑。原来有结肠炎,修炼后好了,可吃辣的还有反应。叫我妻子看来,是啥都没好。而我越来越强的能量场,发正念双掌心的灼热渐强,这些变化是外人无法知道,我也讲不清楚的事。

近两年来,三件事在做,但时好时坏,没紧迫感。尤其在面对面讲真相时,心里有障碍。有时反映出“自己头上长生疮,还帮人家治秃子!”的思想业。

这也成了自己不精進的借口,对比做的好的同修,自愧不如,又想,如果得法前后身体变化那么大发生在我身上,我也会那样。不就是讲实话吗,有什么难?实际上心性不在那,啥也谈不上。

有时我又这样悟,各人修炼的路不同,每个人都有难,也许这就是对我的考验,身体表面一直到最后才一下子过去,就好象病一直还在,但这也动摇不了我的信念。但师父安排的路不是这样的呀,这怎么能很好的讲真相,救更多的人呢?这难道不是旧势力的安排吗?我是不是与旧势力签过约吗?

这些不敢正视又羞于承认的复杂思想,不是修炼的人尤其是老弟子应有的,这也是我必须将它曝光的原因。我写出来就是为了曝光。唯有多学法才能去掉这个为我为私的根本执著,珍惜这段“值千金、值万金”的时间,不给将来留下太多的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