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找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6年3月6日】我是属于迫害前得法、中途放弃了,但师父慈悲,在2005年年初又将我从新引入大法修炼中。转眼一年时间过去了,又陷入一种不能自拔的消沉状态。尽管不断的背书学法,也没有明显的效果,发正念静不下心,炼静功也坐不住,腿疼得特难受,也没有心思去讲真相。这种消沉的状态持续了好长时间,自己也很苦恼,但总是感觉冲不破,好象被什么东西抑制着,动不起来。有一天,偶然看到明慧上的一篇关于认识自己根本执著的文章,觉的和自己的情况有些类似,引起了我在这方面的思考。之后背诵学习了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也看了许多同修的交流文章,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实际上是感觉大法符合了自己内心深处隐蔽的执著──想通过修炼让自己过的好、为私为我的那一套。正是因为没有认识到,没有去掉自己的根本执著,才无法做到真修精進。

一直以来,我都觉的自己并不是由于执著什么,而走進修炼的。在我第一次得法时,我只上初中。隐约记的当时,妈妈刚开始学功,把大法的书请回家中。我有个习惯,喜欢看故事,那时看见《转法轮》就随手拿起来翻了翻,挑里面讲的事例当成故事看。看完之后,感觉有点惊奇──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的事。但也没引起多大的感触,因为我是把这些当成故事来看。过一段时间后再看,觉的很好,就开始修炼了。由于得法比较偶然,没有什么心理准备就走入了修炼,就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入门时心态很纯净,没有抱着有求之心来修炼。

有一件事让我记忆深刻。在公园里炼功的时候,有一个阿姨对我说:炼功一段时间之后,你的皮肤就会变好,就会很漂亮了(我从小皮肤就很差,经常长粉刺)。我听了很不高兴,觉的她勾起了自己的执著。从那以后,我就比较留意这个,照镜子时就经常想我今天有没有好些。虽然知道不对,但自己却把责任推给别人,认为是别人的错。现在想起来,再向内心找一找,好象事情又不一样了。如果自己没有此心,又怎么会被别人这一说就不高兴了呢?那感觉就是好不容易才调整好自己(把这颗心藏在自己平时都觉察不到的地方),表现出好象没有此心的假象,可是一下就被人看穿了,又翻出来了。

我从小就很内向,喜欢胡思乱想,也许是因为从山区到城市,也许因为家境等原因,总觉的自己很奇怪,与一般的孩子格格不入,很自卑。也因为自己内向的性格,即使对父母亲人也难以敞开心扉,什么事都闷在心里,觉的没有人关心我,很难过。因此一直向往着人世间的真情,希望得到别人的关怀、爱护。另外由于自卑,觉的自己处处事事都不如别人,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前途无望。在我很小的时候,思想就已经很极端了。经常幻想有童话故事中的奇迹发生;盼望自己能遇上什么好事,改变自己无望的人生,摆脱目前的处境;幻想自己过上舒适满足的生活……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希望。可是在大法中,这一切都变成有可能。大法中讲到善恶有报的法理,只要是好人,多做好事,就能得到福报。

像我这种缺少能力、性格内向,不懂与人打交道的人,就象一下找到了理想中的世界,当神仙大自在正是我所向往的生活。虽然表面上没有具体的执著,但实际上是感觉大法符合了自己内心深处隐蔽的执著──想自己过的好,为私为我的那一套。正是因为没有认识到,没有去掉自己的根本执著,才无法做到真修精進。所以修炼中不想吃苦,打坐很疼的时候,就盼望时间过的快点,到点了好把腿拿下来。有时竟会想:天天都要这样疼,好象永无休止,真难熬。潜意识就在想什么时候能不疼了,过上舒服的日子。

我特别喜欢看古装武打片,总是很向往那里面表现的“侠骨柔情”。在一个暑假,刚好上演一部古装武打片,又正好是我那时很喜欢的一个女明星主演的,我看的很入迷,脑袋里就装满那些东西。甚至看书时,思想中还在想那电视里的情节。也知道修炼必须舍弃这些执著,但心里又放不下(或是不愿放下吧)。就象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说的“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这样在两边痛苦挣扎了好久,还是被执著心击败了,很愧疚的对师父说:师父,修炼太难了,我修不下去了。放弃修炼之后,我又变回一个常人,任由自己的执著心带动而做事。每想到这,都觉的很惭愧,自己并不是由于旧势力的重压而放弃(那时迫害已经开始,不过自己并没有感到什么压力,也许是所处的地方邪恶还不太猖狂,唯一的不同只是不能和大家在公园里炼功。)邪恶并不需要用什么残酷的手段摧毁我的意志,我就已经被自己的执著心打败了。可见自己根本没有实修,不能在法上认识法。

这一放就是五年多。当初放弃的时候,都没有想过这辈子还能再有机会从新走進大法。在世间的各种污染中,我也产生怀疑神的存在的念头;在邪恶铺天盖地的谎言中,我也被蒙蔽了。以为学员中真有人去自焚,学员的“围攻上访”是与政府作对……虽然如此,我还是守住了底线──不说大法、师父的坏话。

当正法形势发展到大法弟子们劝说世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时候,妈妈也这样劝我,并给了护身符。妈妈让我每天早上一起床就念几遍这两句话,并说这样大法就会保护我。我每次都敷衍过去。妈妈以为我不信,也没多解释,慢慢的就没提了。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我都不修了,怎么还能让师父保护我呢?师父不是讲只能管修炼的人吗?如果为了得平安、得福报,念这两句话,这么肮脏的执著心,简直是亵渎大法呀。

也许是师父看我还有一丝正念又慈悲的赐予我第二次修炼的机缘。那是2005年寒假,妈妈和姐姐在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叫我也去看。我不好意思推辞,也就坐下来一起看。开始的时候很不认真,一边看一边吃东西,还影响了妈妈和姐姐。后来慢慢也听進去了。看完师父的讲法录像之后的一个晚上,妈妈在厅里读书,我坐在旁边静静的听,突然泪流满面。当时也没有其它感觉,就知道我要修炼。现在想起来,也许是因为自己的中途放弃而悔恨;也许是因为尽管我如此的不争气,师父还是没有放弃我。

第二次得法后,没有深究自己之前轻易放弃的原因,也没有重视找根本执著,而且要到外地上学,处在常人堆里,没有很好的学法炼功环境。渐渐就被常人所带动、污染,并且越陷越深。开始自己还知道着急,但后来慢慢的自己也习惯这种状态了,还觉的应该与常人的生活状态保持一致,不然会让别人觉的你很奇怪。为了不让同学觉的我很奇怪、不合群(自己的错误认识),我居然还和他们一起熬夜看电影,甚至还耽误了发正念,还不只一次。如此在意别人的看法,是爱面子的执著心在起作用。作为一个修炼者,不按照大法的法理、师父的要求、宇宙的标准“真、善、忍”来指导自己的行为,而是用常人的看法和常人滑下来的道德标准来衡量自己是否应该这样做,这还能算是修炼者吗?“你是个修炼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层次上的东西吗?那就得用高层次的理来要求你。你跟他一样去做,你不就跟他一样了?(《转法轮》)”就这么严重的问题,但我一直没有意识到。

在常人的环境中,一稍微忙起来,即空闲时间不是很多的时候,习惯放松自己,总是想等周末有空再补回来。开始的时候,在周末通过较长时间的学法,似乎还可以把状态调整过来。但时间长了之后,特别是近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做法就不太管用了。一个原因是修的不扎实,另一个原因是我是抱着“把状态调整好,好去做些讲真相的事”这样的目地去看书学法,并不是真正的修炼。

由于状态一直不好,我就没有做证实法的事,总是在想:等我把状态调整好,就去发资料。一方面为了发资料,多积些功德,另一方面又怕被邪恶迫害,要在行动之前把状态调整好,正念正行,不让邪恶有漏可抓,保全自己。多狡猾,多自私呀!我做证实法的事的基点并不是为了众生得救,而是为了自己得好处,为了自己的圆满。这个基点一错,建立在这基础上的所有想法和行为都错了。以“为了能安全的发资料”为借口掩盖自己的根本执著来背书学法,所以尽管书是一段一段的背下来,可是却领悟不到书中的法理。也没有真正走出消沉的状态。

认识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后,也知道自己又走了很大一段弯路,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我深知凭我那些差劲的表现,是配不上“大法弟子”这一神圣的称号的。但师父慈悲,一直在给我机会,一直在等我做好,一直没有放弃我……如果在这最后的千金不换的宝贵时间里,还不努力做好,尽量的挽回损失,就真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所有期待我的人!

写这篇文章,主要是将这些不好的心暴露出来,从而去掉它;另一方面也想给与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提个醒,对找根本执著不能大意,也许它就是阻碍你修炼、束缚你不能精進的原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