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旧势力安排 阻止世人参与迫害

【明慧网2006年3月28日】我是一个大陆弟子,因学历低语言表达不通顺,所以无法在网上与同修们交流。随着师父整个正法進程的推進,我悟到这是我对否定旧势力的一种责任。下面所写的是我的真实感受。

记得我刚开始炼功没几天,邪恶迫害就开始了,我很震惊,心里很是沮丧,为什么我喜欢炼的功不让炼了,那时虽然对法理没有深刻的认识,可就是有一种对大法的坚定,不管有多大的魔难,也要坚修到底。就是这珍贵的一念,伴随我走过这些年的风风雨雨。

那时我看到许多大法弟子到天安门和信访办证实法,自己又知道必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可又不知怎样去证实法,后来一老学员告诉我,可以到本地派出所和居委会,向他们证实法。

有一天我终于去了派出所,把我修炼后的心得体会和大法的美好和片警交谈了很长时间,又把我的住址和所在单位告诉片警,就觉得炼功人不说假话,片警问什么就说什么,没想到片警把我修炼的事告诉了单位领导,从那以后一到敏感日就找我谈话。

那时还不知道这是邪恶操控着常人对我的一种迫害。终有一天,区610办公室联合单位领导,把我骗到单位,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由于对许多执著没放下,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虽然我心里相信大法,想着出去接着做证实法的事,可这终究是我修炼路上的一个污点。

从洗脑班回来没有多长时间,单位又开始找我,我就到那和他们说一会话回来。当时我还没意识到什么叫否定旧势力,后来悟到否定旧势力不是光嘴上说的,行为上也要做到。

2005年春的一天,我和丈夫正在厨房做晚饭,丈夫的手机响了,他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脸色很不好看,我问是谁给你打的电话,他说是你们单位领导,你们领导让你这几天别出去,说法轮功在什么地方插播电视了。当时我没说话。

到了晚上,我越想越不对劲,因为对法认识的越来越清醒,知道有困难不要绕着走,一定要给邪恶曝光,让单位同事都知道他们干的蠢事。

第二天去单位路上一直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是第一个来到单位的,等了一会儿,领导和同事都陆续到齐,我坐在领导对面的办公桌前,问领导:“昨天谁给我丈夫打的电话?说法轮功在哪插播电视了,这几天不让我出去。”其实我是对着另外空间操控他的邪恶说的,听到这,领导的脸一下就红了,说他没说别的。我说:“你给我们家打了一个电话,我丈夫和孩子几天都静不下来,对我们家是一个伤害,以后再因为法轮功不让我出去,我就按国家第三条赔偿法去告你们,新帐老帐一起算,你说按真善忍去做哪个字是错的?”这时几个同事都在听着,没有一个人说话。我接着说:“如果我会插播电视,我会让全世界的人民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让百姓看插播的是什么,就是怕百姓知道他们干的蠢事,领导,今天我本打算下完班回家,现在我就出去,我是有腿的,谁也管不着,你不让我和法轮功联系,我就联系,那是我的自由。”我说:“是谁让你给我丈夫打的电话的?我去找他,你上级领导电话是多少?”领导无话可说。其实这是解体了的另外空间控制他的邪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没过几天的傍晚,我刚進家门,单位的另一个领导和我丈夫也進来了,这领导说和我丈夫在外面刚喝酒回来,我知道这是变相和我丈夫道歉,对我说“你觉得好就在家炼吧”。从那以后单位领导再也没找过我,见面都互相问好打招呼。

自这件事以后,我悟到应该在所有事情上都应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例如每到所谓敏感日,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居委会的人就都来调查大法弟子炼功的情况,经过大法弟子这些年的讲清真相,他们有许多人已经明白了真相,但仍有许多人为了名利违背良心的干着破坏大法的事,上级让他们去大法弟子家去调查,他们就调查。作为大法弟子,不能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了,我们要抓他们犯罪过程的证据。

无论是警察还是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的人对我来骚扰,我首先准备好纸和笔,写上某年某月某日几点几分到我家来了一共几个人,几男几女,大概年龄,相貌特征,他们是哪个派出所和居委会的叫什么名字,你到我们家干什么来了。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做世界上最好的人,我们没有犯法,犯法的是你们。现在是大法弟子应该审问他们的时候了。一定要问清他们来的目地,然后让他们每个人签上自己的名字,这就是抓他们犯罪的证据。如果他们不签,证明另外空间的邪恶害怕了,我们不要配合他们的任何要求,大法弟子人人做到,邪恶再也不敢对我们来進行所谓的考验了。

还有最近被抓進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大法弟子,邪恶操控世间恶人对我们审问的时候,我们应该摆正基点,我们应该是审判员,来审问他们,如果没有笔和纸,我们就用脑子记,你问他你的警号是多少?叫什么名字?谁叫你干的?你知道你干的是什么事吗?我们都是好人,你审问我都是有罪的,将来一定要偿还,为了自己的家人和孩子,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你们的所做所为,我都记在心里,今天是某年某月某日几时几分你对我审问的。邪恶对我们每一次审问就是他们犯罪的证据,我们一定要抓住它,邪恶必然解体。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从另一方面讲,旧的势力能干了它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写你就写,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抓你判你你就无可奈何的默认。当然,是心里有执著放不下造成的,可是越放不下被迫害得越厉害,因为操控破坏大法学员的邪恶生命看得见你的执著和执著什么。那些放下生死的弟子什么都不怕,邪恶也害怕,可是那是因为他们修得好才放下的。”同修们,让我们好好的悟一悟师父的这段讲法。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粗浅认识,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