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97年聆听师尊讲法


【明慧网2006年3月2日】1997年11月,慈悲伟大的师尊亲临台湾,并在台北、台中两地讲法。刚得法的我和其他学员一样,都渴望见到师尊并聆听讲法。

当年师尊来台时,为了不惊扰学员,行前非常的低调。据同修转述,当时台北几位同修正开会交流,大家静默等待同修发言的时候,外边传来令人兴奋的讯息,师尊已来到交流的会场。那时台湾学员尚不多,师尊要在台北三兴国小举办第一场讲法的喜讯很快透过电话传递到各县市,过几天又在台中雾峰农工学校举办第二场讲法,我很幸运的连续听了两场师尊的讲法。

有幸聆听两场讲法

记得师尊来雾峰农工讲法时,已经过午了,听同来的同修说,师尊为了把握时间,婉拒了学员所提用餐后再来现场的建议,只随意吃简单面食果腹,就赶到会场来。我印象很深的是,师尊穿着很平实,粗衣料的深色西装虽然已有点旧但整理的平整干净,头发也整理的很整齐。师尊惦记着给学员讲法,持续讲法很长时间都没稍停,也没喝一口水。学员几次请师尊休息,都被师尊婉拒说没关系。中场休息时听同修说,师尊说那时场还没正过来,所以不稍停下。

早期师尊在公开场合称呼学员大都直称“学员”,到了后些年,学员们对法的认识渐趋成熟,师尊开始称学员为弟子。这场讲法和以往讲法一样,师尊留了时间,让学员把问题递上来,当时参加法会的很多是初学者,也有很多是听闻法会初次来参加的常人朋友,所提问的问题也很杂乱,但师尊都耐心的一一回答。记得那时有张纸条提问,大意是说中国大陆的人得法和台湾人得法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师尊说在大陆没有神佛概念,所以较难得法,但一旦得法后却很坚定不移,台湾人什么宗教都接受,很容易得法,但也容易不专一,并说以后大法在台湾会洪传的很好。

师尊慈悲答疑解惑

得法初期还没有《转法轮》一书,后来同修有了一本大家就轮着看,稍后有了香港印制蓝色封面正体版的转法轮,书的前封面有一个大的法轮图和几个旋转小法轮图,后封面有一朵含苞待开的莲花。几年后听到有国外学员说《转法轮》书背面上的莲花都开了,回来后把柜子里的蓝色封面《转法轮》书拿出来看,莲花果然开了,当时特别有印象是初次看莲花时,心中曾经纳闷过:莲花怎么是含苞未开的?

初期台湾各地还没有设炼功点,学员间尚未形成集体交流的环境,看书时仍然像以前读书时的习惯,一边看一边划线,还自以为很认真的看书整理重点,后来慢慢了解到法的殊胜庄严时,心里极大的不安和惶恐。所以就想问师尊怎么办。在法会中场休息时,看到师尊没有往后台休息,而是直接往台下走,就赶紧朝师尊的方向要请示问惑,当时有一种很特别的感受,四周安静无声,感觉整个空间场就只有师尊走过来,我向师尊的方向迎去。

当时学法不深,因书上说很多人握着师尊的手不放,所以我到师尊跟前也没敢和师尊握手,师尊非常慈祥主动伸手过来让我握手,就在握手的一瞬间,原本感觉只有两人的空间场,忽然间师尊的四周一下满挤着学员把师尊拉开,整个场的声音一下变的很大。因周围的声音很大,我向师尊提问题时,师尊听不见我的问话,就把手放在耳朵旁听,学员就安静下来,我问把书画了线怎么办,师尊很慈悲的说:“没关系,以后别划就好了。”我这才整个心放下,在场的学员也都一起为我高兴。

回想起来,相对个子矮小的我,更显师尊高大壮伟,但师尊和蔼平易,我感受到的是祥和慈悲、殊胜的场而不是压力,总觉得师尊早已知道弟子心中所虑而慈悲的为弟子解惑。师尊的手掌很浑厚却柔细,事后回想起来没珍惜这万古机缘是很懊悔的,如果能重来,我要两手好好的握紧师尊的手。

打大手印的神圣超常

印象很特别的是,和往常多次讲法一样,有学员提纸条恭请师尊打大手印,师尊念纸条时,说会后看看有没有时间,有时间就打。会后师尊要给大家打大手印时,学员都高兴的鼓掌,师尊起身先用手压了一压桌子的两边,试了桌子的稳度后,坐上桌子盘起腿来开始打手印。

师尊打手印非常优美曼妙,崇高神圣令人惊叹,稍后耳朵开始传来嗡嗡的鸣响,慢慢变成愈来愈强的轰隆声,一下子整个体育馆轰隆轰隆的作响,当时被这强大的能量震撼着,不自禁的抬起头来看体育馆的上方、四周的震动情景,一直持续数分钟。当时以为每个人都感受到如此撼动,后来才知道有些人较有感受其他人则没有。

在这之前炼第五套功法时,从没有体会过入静的状态,在这次师尊打大手印的加持下,当天晚上静坐时脑海里一片清静想不起任何东西,接下来几天静的程度就越来越少,过后又和以前一样达不到入静的程度。

虽然事隔多年,仍感受到师尊平实、为他人着想的风范历历在目,今生有幸与伟大慈悲的师尊同在,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最珍贵的荣耀,几段追忆片语和读者分享,愿有缘人都能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