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存的记忆


【明慧网2006年2月20日】写文章这事,对年已八旬,文化不高的我来说,实属难事。但是,我还是想把与师父在一起的感受最深的几件事如实的记述下来,表达我们对师父的敬仰之心和想念之情。有缘修炼大法,并有幸能几次见到师父,实在是太幸运了!10多年过去了,当时的一切如同发生于昨日,永存于我的记忆中。

世界观的巨变

修炼之前,由于长期受邪党文化毒害较深,使我成为一个典型的无神论者。同时又是一个身患几十种疾病,在生死线上挣扎了几十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弱不禁风的老病号。那时我们根本不懂什么修炼不修炼的,对于信神、修佛更觉得是遥远之事,与己无关。我和老伴想的就是治病、保命。

第一次参加法轮功学习班,我们就是带着这颗强烈的治病心和求生欲,步入修炼之门。也就是在这种执著的人心驱使下,走到大法修炼中来的。

我和老伴于94年4月28日参加了师父举办的法轮功学习班。学习第一天,师父讲法仅十分钟左右,可我和老伴的世界观却发生突变:由一个不信神、不信佛的无神论者,变成了一个既信神又信佛的有神论者,而且还要坚修大法,永不改变。

那么这种巨变是怎样产生的呢?当时我们自己也说不清楚。好象有那么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例如,当师父在热烈掌声中走上讲台时,还没等师父说话,我们就感觉到师父特别可亲、可敬和可信。因此,我们集中精力,全神贯注的聆听师父讲法,认真理解每一句法理的内涵。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有力的触动着我们的心。我们的心随着师父的每一句话在急剧的变化着……

用现在的理解,那就是师父的救度,大法的威力,我们的幸运。这就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师父感受最深的一件事,也是我们有生以来最重大的,永远不能忘记的大喜事。同时,也是我们生命進程的转折点。

慈祥的笑容

1994年8月5日,我和大儿子、二女儿去哈尔滨参加了在“冰球场”举办的首届法轮功学习班。在第二天学习班下课后,我们等大家都走了才走出来。刚走出不远,听到后边来车了,我们急忙闪到路北的砂石堆上去。我们刚转过身来,车已经来到我们对面。坐在车前排的高大而慈祥的师父,正笑着向我们招手,我们当时没有立刻认出是师父,却不约而同的向后看,后面一个人也没有,才明白是同我们招手。还没等我回过头来,二女儿首先反应过来,大声说:“啊呀!是李老师!”我们忙又慌乱的向师父双手合十。这时,师父已从车窗伸出头来,笑的更加开心、更加慈祥……

我们非常激动,真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恋恋不舍的望着师父的汽车远去。从那一刻起,师父那慈祥的笑容永远留在了我们心中!

“师父一挥手……”

那是开班的第二天,早晨刚醒,二女儿兴奋的冲進来,连蹦带跳的蹿到床前说:“老爸!爸!”边喊边把我从床上拉起来。我忙问:“什么大好事,把你乐的手舞足蹈的?”二女儿激动的说:“老爸,我全明白了,我全变了!昨天李老师就这么一挥手,一股热浪把我向后推,忽悠一下子,差一点摔倒!就这么一忽悠,当时我就觉着唰一下,啥都明白了!啥都变了!感觉全身哪都特别舒服!心情愉快极了!我真不会形容了……”

稍停一会儿,二女儿那欢蹦乱跳的孩子气消失了,她变的有些平静,有点严肃的说:“爸,我真的变了,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我的世界观全变了!我知道今后怎样做人了,一定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了!”我说:“不,是要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了。”二女儿接着说:“对了,爸,昨天李大师一挥手,我明白后的第一件事就想:今后要和李大师坚修到底,永不动摇,什么力量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心!……”

回忆二女儿这段往事,实在令我欣慰、振奋、敬佩和自省;实感自愧不如……

师父年轻了

1998年7月26日下午6点多,突然接到同修电话说:师父从国外回来了!现在香格里拉饭店二楼四厅开法会。

放下电话,我和老伴被这突如其来的喜讯激动的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老伴着急的说:“别发愣了,快走吧!”我们饭没吃,衣服也没换,就急急忙忙跑下楼去。在车上,我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完全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四年前在哈尔滨和师父在一起的一幕幕全都展现在眼前……那时的师父,为了正法和度人的事非常操劳,显的有些疲劳。听说这几年师父在国外,一切都很好,变化很大……。

我正想的入神,车停了。我们不知是怎样上的二楼,就好象飘上去的一样。刚到二楼就看见四厅的门关着,心想:進不去,先从门缝看看师父吧!刚走近四厅大门,就从厅内传来师父那洪亮的讲法声:“……你认为是好的,你老抓着不放,这就是执著。跟你说白了,你放不下的任何东西都是执著……”(《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听到这,我感到全身发热,心跳剧烈,激动不已!我想从门缝往里面看看,没想到双手一颤抖,两扇门同时“唰”一声全开了!哇!我首先看到的是师父高大的身躯和英俊而慈祥的笑容。师父好象在笑着欢迎我们的到来。

宽敞明亮的扇形大厅,宽敞明亮的扇形舞台,师父的讲台正对着大门,距门口只有十几米。我看的特别清楚,师父非常年轻,准确点说就象十八、九的青年人!刚才在车上我使劲想,师父一定特别年轻,一定像三十岁的小伙。可是这现实使我激动,令我惊喜,我真想冲到跟前大喊一声:师父!这时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向前冲,却被座椅挡住,我扶着椅背就那样愣愣的望着师父……

我们一進来时就有一个同修上来问我好几遍:是那个辅导站的?辅导员是谁?我光顾着看师父,也没回答完整他的问话。另一位同修说:“别问了,快给老爷子找个位置坐下吧。”当同修叫我请坐时,我的目光才从师父身上移开,如梦初醒的对同修抱歉的笑着说:“对不起,谢谢。”这时才开始听到师父的讲法声:“……我经常讲遇到什么问题都要想自己,哪怕这个问题与你没关系,你看到了你都要想一想自己,我说在前進路上没有能挡住你的。”(《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

师父讲法一直到晚上十点五十分才结束。师父从讲台下来,到门口只有十几米的路,却走了二十分钟。师父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与大家告别着。晚上十一点多,大家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目送师父走出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