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著自我”的执著


【明慧网2006年3月7日】我今年将近八十岁了,自1997年9月得法以后,在伟大师父的指点、慈悲救度,15种疾病不翼而飞,整个人的精神得到了升华。

修炼中,魔难、考验也是不断。1998年6月,骑自行车到功友家去个别交流,一辆摩托车把我穿的一条新裤子撞个洞,但腿连红肿也没有,人说“真奇怪”。1999年3月骑单车回家,对面来了一辆大车,我急速往右转,车倒人翻,右腿撞在破烂的铁栏上,五处受伤,鲜血直流,我还自己骑自行车回家,四天内痊愈,这又是奇迹。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2000年七月,我被关進拘留所,从拘留所出来后,单位找我谈话要写所谓的“三书”,要扣发我工资,县组织部、纪检会,分管法轮功问题的副县长、副书记都要我写保证不能再炼,“610”、“国保大队”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这些我都顶住了。当时被转化的人也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家庭也千方百计的逼我,这一切我都挺过来了。

从2004年底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以来,我在打坐或梦中,多次出现共产邪灵的迫害。特别是2005年11月28日,买了台新电动车骑回家,到家门口下坡时撞在花栏的石墙上,儿子和好友要我到医院去,我想去医院检查肯定是骨折,当时好象腰背骨断了几节似的,晚上睡不下,不能翻身,且大便不通,15天不能進食,只喝点茶叶水,人是昏沉的。为何出现这种情况呢?我买车是为了多做些讲真相的事,出发点没有错,为什么旧势力和共产邪灵对我的迫害能够得逞呢?是不是自己还有隐藏很深的根本执著没有意识到?究竟我的根本执著在哪儿?我悟到:自己身上隐藏了一个很深的执著就是“执著自我”。认为自己法学的好、修的好、了不起。99年7-20以前,我在法会上两次发言,都说我修的不错。由执著自我的显示心進而产生了欢喜心。这就给旧势力和共产邪灵有机可乘。

而这种显示心、欢喜心的根源何在呢?这又与我个人的经历分不开:儿童时代,孩子打架,我为首指挥,总要当强者;小学读书时每期都是第一名,是二名自己就不服气,特别是共产邪灵的“伟、光、正”的党文化在我头脑中根深蒂固的影响。从50年代加入邪党任乡支部书记,在乡干部中我说了算。后来任总支部书记、党委书记、区委副书记、环保办主任,连续几年都是地、县先進单位,认为自己了不起,并把这个“伟、光、正”的党文化带到修炼中来了。带着这种“伟、光、正”的毒素修炼,在修炼中怎么不出魔难呢?怎么不碰的头破血流呢?认识清楚了,好象放了个很大包袱似的一身轻,思想升华了。

“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我要牢记师父的教诲,彻底清除邪党文化的毒素,在今后的修炼中,理智、智慧、清醒、稳健的走好最后的正法修炼之路,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