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组学法及参与媒体工作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七日】先让我代表我们弗吉尼亚学法小组向大家介绍我们小组学法的修炼体会。

99年7•20以后,我们华盛顿DC学员除了参加一周一次的大组学法,参加地方小组学法的人就少了,因为大家都很忙。可是我们的学法小组六年来都坚持下来了。从去年开始,我们这个学法小组有了非常大的变化。以前大家反映在这里闲聊的时间太多了,缺少交流。为了克服这个毛病,咱们就得从自己做起,互相提醒。我们这个学法小组还有个特点,就是经常有新学员来,或者是平时参加活动比较少的学员来这里学法,其实与这些学员交流更重要,大家一起跟上正法進程是我们共同的责任。一位来自国内的老同修说她每个星期最盼望的就是周二的学法,这位同修在常人中各方面做得很好,可是对修炼的一些根本问题总是不清楚,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对师父不坚信。针对这个情况,我们学完法后就围绕这个问题進行详细的交流,帮她找出她到底误在哪?最后发现她根本也不信神,而她又知道大法好,所以虽然她知道大法好,却不能真信,叫她不修,她更是放不下。她说她每次来美国都发现大家的改变很大,并且觉得我们都非常好,她更觉得大法神奇。

刚進步了一点,九评发表了,这下她又接受不了了,认为我们“终于参与政治了”,所以连九评都不愿意看。因为她自己是老党员,她父亲虽然也被中共整了,依然忠诚中共,所以,在她眼里,虽然中共不好,但绝对不能这样评价的。每次交流,她都有意无意为中共辩护。看在眼里,我们急在心里,有的同修甚至想放弃了,但是师父讲了:“哪怕还有一线希望我都给他希望。”

我们专门抽出一个晚上,找了几位比较理性的同修一起来交流这件事。交流后,她解决了一些观念问题,很重要的,她决定从此以后要看明慧网了。在这之前,她对明慧网也是有抵触态度的。过了一段时间,她终于摆脱了中共的束缚,她深深感到大家对她的关心使她自己痛下决心好好反省自己,虽然那是一段痛苦的经历,走过来之后就轻松了。她在家自己研究大量的真象光盘,终于有一天她接受了大法是超常的事实,从而接受了神的存在。再去看九评,感觉也就完全不一样了。她不仅退了党,对家里人谈九评的事都气壮了。以前她老伴笑她说:人家挖你的祖坟了你还在说什么。这回她理直气壮的说:共产党才多少年,你怎么就认它当了你的“祖宗”了呢?问得她老伴哑口无言。

表面上我们都在帮这位学员提高,可是在过程中,我们大家都在提高。虽然我们在分享自己是如何理解九评的,其实心里也有很多问题没解决,通过交流,问题也解决不少了。一位平时不怎么看明慧网,也不怎么参加大法活动的同修听了大家的交流,开始经常看明慧网了,并且每个星期义务到地铁站去发我们用以讲真象的报纸。

我们这个学法小组还有个六岁多的小弟子,经常跟我们一起读书,一天她学得特别认真,后来她交流说:那天睡觉时梦见师父说她为什么那么淘气,要精進。连小弟子都习惯了这个交流环境。

一位新学员刚刚修炼一年时间,身心却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现在,不仅早甩掉了药罐子,已经主动参与证实法的工作。这位学员非常真诚,碰到什么问题都跟大家分享,并且能在法上来认识问题,她的到来对我们的学法点敞开心扉交流起到了很大的带动作用。一年下来,她几乎每次不落的来参加学法。

每次来到这个环境,我们就象沐浴在清水里,用大法的清水洗去我们在尘俗中的观念,同时我们也互相珍惜这个环境,当看到同修的交流不在法上,我们会及时指正或发正念帮同修纠正不足的地方。这种集体学法,也是在集体归正我们的修炼。

几年前,我们以证实法忙为借口,不再集体炼功,包括法会,也以联络工作的名义不珍惜别人的发言而出去交流工作。后来因为修炼状态差而加强学法,认真反省自己,非常羞愧自己的行为。修炼不是大帮哄,我们要以法为师,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法会都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这也是现在国内学员梦寐以求的环境,我们怎么可以不珍惜呢?

大概一年前,我们住得近的同修恢复了早上户外集体炼功,小组学法上我们也跟别的学员交流,现在我们学法小组有更多人参加户外炼功了。每次炼完功,除了神清气爽,更有一种归正的喜悦,正是这种正的场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了我们炼功点周围的居民,配合了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们身边。有的甚至在跟我们学功了,一个月前,一位从外州来的过路人就因为炼功点而接触了大法,不仅解除了对大法、对中国问题的误解,并且还开始学法炼功讲真象了。

下面我想谈谈自己一年多来为我们证实法的媒体做广告的心得体会。

有一次听同修谈到,我们有足够的救度众生的技术,可是没有钱去实现。旧势力死死的抓住这一点,不让那些带着金山下来助师正法的众生得法。虽然我们学员办了媒体,可是对大多数学员来讲,跑广告是件太难的事,我也是犹豫了整整一年才开始真正做跑广告这件事的。师父讲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初期做广告尤其有这种体会,一進商家的门就如坐针毡。不过我总在心里安慰自己:连常人都能做到的事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并且我们还将给商家带来常人没法给予的东西:美好的未来。

做广告也是一个整体提高的过程,刚开始时,因为着急而听错了客户的一个意思,同做广告的同修在电话里很生气的叫我以后不要再做英文广告了。我一下子蒙了,但有一丝意识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干扰。这时身为同修的先生一方面鼓励我,一方面也劝我要加大容量,我终于勇敢的做下去了。后来我和这位学员合作得很好,我们互相帮助,互相支持。

现在,虽然广告并没做多少,可是我已经能比较自如的去处理与客户之间的关系了,能够做到遇事沉着、稳重。回顾我做成的广告,绝大多数是缘份所致,讲真象的机会。因为,我从不隐瞒自己是修炼人的事实,并且观察客户的接受能力而适当的向他介绍大法真象。做广告不长时间,我就悟到,跑广告是深入讲真象最好的方法之一,我正是在用这种形式来与我曾经的亲朋好友接缘,甚至与世界各地的亲人接缘。

去年,我不知怎的就爱看韩国报纸上的广告,并且开车去找韩国商家,那时什么经验都没有,却也签成了几笔广告回来。自从我们办的英文报纸在DC发行,看到上面都是纽约的广告,根本没有DC的广告,很是焦急。打了很多外国商家电话,什么结果都没有。于是我改变做法,真诚的给我们的邻居商家都去送报纸,顺便就问一声是否需要做广告。一天一个离我家特别近的商家竟然愿意约时间见我。我从中国问题谈到我们报纸的理念,谈到法轮功在大陆受到迫害,其中就包括我母亲受迫害,他也跟我谈到西方人领养中国小孩的事,我表示非常感谢西方人的这种做法。半个小时后我们签成了广告,这次成功给了我做英文广告非常大的信心,随后我的另外几个邻居商家也纷纷跟我做广告,交朋友。老实说,他们对报纸并不是太了解,但是他们都相信我的真诚与善良。

后来,一位美国商人跟我讲传统美国人做生意的方法:先是给予,然后再看对方是否可能做生意,即使不做也无妨,因为他也会帮你宣传你的友好为人。原来传统的生意经也是在某种程度上符合了道,先为别人着想。咱们大法弟子去跑广告,虽然没有太多专业训练,却具备了最宝贵的素质。我们如何在接触客户的过程中展现出真善忍的理念就是制胜的关键,但是我们得去接这个缘。

还是去年跑新年晚会赞助,我来到一家大公司,赞助是没希望了,正要走时,一位小姐笑眯眯的看着我与另一位同修,我们聊起来了,她对同修戴的法轮章非常感兴趣。很自然我们的话题转到了法轮功,其间我给她一份我们的报纸,她说也许他们可以登招聘广告,我抓住机会介绍了一下报纸,同时跟她交换了联络信息。一个月后,我的电子邮箱收到了她寄给我的第一份广告文件。从此,我们多了一个大客户。今年五月,我们还应邀参加了她们公司的亚裔庆祝活动,我们的功法表演不仅受到每一位在场者的欢迎,还做成了录像作为他们公司的历史。最近,我还收到他们的感谢信,并且邀请我们明年再去。看来跟大公司打交道,有时这种机缘比技巧更重要。

因为心里老想着别人在这里做广告对对方有好处,有时就会忘记无所求而自得的道理。有位客户都说好了要做一小笔电视广告。虽然跑一年多广告,我还没做成一笔电视广告呢,我想,这下要开头了。都到了最后定价钱的时候,我发现客户突然犹豫了。我去见了他。因为他知道我们是非常好的人,也知道大法。他的犹豫是完全出于他的生意预算。看到他略带痛苦的表情。我突然想到咱们修炼人怎么可以给别人带来痛苦呢,怎么会这样。平时天天讲:无求而自得,怎么到做时又忘了呢?于是我马上调整心态,告诉他,什么关系也没有,真的。他说8、9月份那时他的广告经费就会多,那时一定会做。我心里已经想清楚了,到时我会问他意向,即使那时他还不做,我们一样是朋友。

我们DC做广告的人非常少,如何带动别的同修一起来做是个很重要的事。我早认识到这一点,但很顾虑怕别人一道去让别人看出来原来我那么差劲,从我这学不到什么东西。先生说我这一念挺不对的,我后来想明白了,如果看我这么差还能做来广告,那别人不更容易跑到广告吗?我就想让别人说好的心算什么呀。于是我大胆的带别的学员一起去跑广告。果然同修跟我去了后觉得就这么容易呀,也就去掉了很多对跑广告的怕心,增强了信心。有时同修看到我都听不懂对方的意思,就主动接过去了。看到同修用流利的英语跟客户谈广告,讲真象,我真的比自己做还开心。

曾经,很为自己年纪轻轻就在家带两个孩子而叹息无所作为。现在,有了这份跑广告的工作,我觉得太值得珍惜了,非常感谢师父给我安排的机缘。这份工作的过程就是体现真善忍的过程,传播我们媒体的过程,与众生接缘的过程,还能给大家减轻点经济负担。

自从发生陈用林、郝凤军等人公开宣布脱离中共并揭露迫害真象,我自己悟到在经济方面总有一天也会来个突破口。我越来越感到天象的变化。希望多一点同修多一点这种想法,才不会错过每一个机缘,才会早日打破旧势力对我们的经济封锁,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2005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