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跟着师父走


【明慧网2006年4月12日】我是98年得法的,比我丈夫得法晚了近一年。97年丈夫开始修炼的时候我就看过了《转法轮》,我知道这是一本修炼的书,可是当时我没有下决心修炼。我当时的认识就是历史上很多修炼的人都经过很多的磨难,九死一生才能修得正果,我的意志不够坚强,我是那块修炼的料吗?而且当时我的孩子很小,只有2、3岁,我们夫妻俩都修炼了,将来谁来照顾她呀?带着这样的认识,我荒废了一年的时间。

可是大法已在我心中挥之不去。那时我会时常的想起师父,想起师父讲的法。在思想斗争中,在正念与人心的较量中,最终我选择了修炼,选择了跟着师父走。

很快到了99年,邪恶迫害开始了。面对这场迫害,我开始认为这是师父安排的,考验弟子还修不修,信不信。所以认为我只要不放弃修炼,在家里“实修”就行了。于是,我们关闭了电视,不看也不听那些造谣宣传,照常学法炼功,学法的时候也不背着人。

再后来同修们又走到一起,商量着要去北京。丈夫也去了北京,回来以后,认为这下也去过了,没事做了,还接着修吧。直到后来被邪恶抄家,抄走了几十本大法书,丈夫也被非法关押将近一个月。因认为在里面无法修炼,最后写了“不炼的保证”才出来。回来以后,我俩有点茫然,知道自己做错了。面对修炼,我们开始理智起来,开始从新思考,往下的路该怎么走。

不久同修给我们送来了新经文,并说师父在经文里说了要默念正法口诀,要立掌发正念。我有点迟疑,因为以前接到过一篇所谓经文,后来被告知是假的。这次面对同修送来的经文,我有点怀疑,认为师父教我们的就是五套功法,现在又出来了新动作,而且要念口诀。因怕自己的功被搞乱,所以就有抵触,怕是假的,所以说不要。再以后我和丈夫为了防止假经文,我们一概封死,什么经文都不要了(其实是怕心),只看《转法轮》和师父以前的讲法。

直到有一天看到邪恶在电视上攻击师父,断章取义师父的话。丈夫说“看样子,真的是师父在讲法了。我们应该看一看《北美巡回讲法》”。于是丈夫从同修那拿来了师父的讲法。看完后,我们明白了这场迫害的始末,明白了师父要弟子做的三件事。通过交流,也知道了明慧网确实是大法弟子办的网站,是一个可信的网站。面对发正念,我们再也没有任何思想障碍了,因为这是师父说的。师父让我们发正念,我们就要发正念,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的心里踏实了,就象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我又找到了师父。有师父在前面带着我们,看护着我们,我们就一定能在修炼的这条路上走下去。

在以后的日子里,在讲清真相中,在劝退的过程中,遇到各种各样人心的干扰,有同情的,有反对的,有讥笑的,有害怕自己受牵连而避而远之的……但都不能动摇我做这些事的决心。我抱定一念:“听师父的话,跟师父走没错。做三件事没错!”在我不理解师父讲法的时候,我常告诫自己,“决不能对师父的话抵触,不理解先去做做看,再慢慢理解”。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举的洗浴缸的例子,师父让弟子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要犹豫,不要考虑自己的得失,听师父的话是第一重要的,这是做弟子的本份,这一念是决不能动摇的。

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在劝退的过程中,有的同修说:“不行啊,家里人不让讲;不行啊,我讲了别人就是不听,怎么办?我不会讲;不行啊,有的讲真相的同修都被迫害了,我不敢讲……”理由一大堆。更有糊涂的说是在搞政治,说共产党发给我工资,我不能反党。每每想起这些,我就感到很痛心。说这些话的同修啊,你们把师父摆在了什么位置!把法摆在了什么位置!如果师父站在你面前,你还能把那些话说出口吗?不能啊!同修!我们只能听师父话把三件事做好,想办法去克服困难,而不是在困难面前退缩,找借口。

最近师父又发表了新经文《越最后越精進》,说明我们很多人松懈了。一位协调人说:“我们现在缺的不是真相资料,而是缺把资料发出去的人,真相资料多的发不出去。有的同修给他了就收下,不给也不要。有的即使要了也要的不多,附带着做点。这就不行。师父都发表经文了,都指出来了,我们就得重视起来,精進起来。我个人理解就是五套功法要炼完,四个整点发正念要保证,法要静心学,要积极讲真相,劝退,遇到困难向内找,克服困难,每天所思所想就是这些,真能做到,就算精進了。

我们在无知中能知道什么呢?我们是被师父选择的,师父要把我们洗净成什么样的生命,要求我们走什么样的路,我们只有无条件的接受,改变自己,符合新宇宙的要求,我们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旧势力就是因为没有摆正这个关系,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法,强加于师父,不想改变自己,不听师父的话,结果被新宇宙所淘汰。

摆正自己的位置,无条件的同化大法,听师父的话,跟着师父走,只有这样才不会迷失方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