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回忆:师尊在安徽合肥传功讲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师尊两次到安徽省合肥市办班传法,办了两期学习班。第一期是在1993年11月,11月20日师尊在安徽农学院礼堂举行一场报告会;11月21日起,合肥第一期班正式开始,在安徽省教育学院礼堂,学员500多人;第二期班是1994年4月16日举办,在安徽省党校礼堂,学员1200多人,礼堂满座。

我有缘参加了两期学习班,特别是第二期,我作为工作人员,和师尊接触的机会比较多,直接聆听了师尊的谆谆教诲,沐浴在师尊的洪大慈悲佛恩中,见证了大法神奇威德。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永不忘怀。

今年4月16日是师尊在合肥第二期讲法12周年,我把自己的回忆记录下来,作为历史的见证。

法轮大法洪传江淮大地

师尊到安徽传大法,是安徽人民的福气。法轮大法一开传就非同一般,影响非常大。安徽得知“法轮大法好”,由省气功协会邀请师尊到安徽传法讲法。

大法洪传安徽,安徽人民得福。在1993年11月和1994年4月两期学习班后,安徽又要求再办第三期、第四期,还在1994年7月派专人到北京去联系,因当时师父传法日程已经排满了,未能安排上再一次来安徽传法。

师父生活俭朴、随和

当时师父来合肥时住在一个普通旅馆——建工大厦招待所,这里离讲课礼堂比较近。但是招待所设备简陋,房间里两张单人床,条件也比较差。从招待所到讲法礼堂没汽车接送,全靠步行。生活自行安排,吃食堂,特别是每天晚上讲法结束,9点多了,食堂关门了,吃不上饭,只好到街边的小饭店吃顿便饭。我几次送师父都是送到便民饭店门口,师父和随行人员进去吃饭,我回家。我也看到过师父的随行人员在小摊上买烧饼油条充饥。

师父每次讲法总是提前到会场

在第二次学习班上,我作为工作人员的任务是每次讲课接送师父。我们的条件差,没汽车接送,全靠步行,从住地到讲法礼堂步行约20分钟路程。第一天我去接师父,提前了20多分钟到招待所,出乎意料没接到,我好急啊!心想:我怎么第一天就没做好,师父不知道路呀!心中很不是滋味。我急急忙忙赶到礼堂,看师父在不在。问了好些人,都说没见到,连收门票的都说没见到。我到后台一看,师父在那等着呢,师父怎么进来的,谁都说不清。当我表示没做好的歉意之后,师父说,我昨天就来看过会场了,这条路我认识了。原来师父不辞旅途辛苦,上午到合肥下午就看会场,清理会场,关心众生得法。

第二天,我接受第一天的教训,提前一点去,可是我还是没接到。

第三天我提前40多分钟到,一问服务员,服务员说还没走,这下我放心了;一看门还关着,心想,不要打扰师父,让师父多休息一会吧。于是,我就在门外等着。好象师父已经知道我在外面,立即开门出来了,还非常关心地说:“怎么站在外面,快进来呀!”

一出门雨就停了

师父讲法,没有讲稿,每次讲法,都是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上面简简单单的几行字,每次讲一个半小时。

有一天下雨,我特地带了两把伞,给师父一把,师父不要。出门时我想为师父撑伞,可是,一出门雨就停了。当时我也没想为什么,现在回想起来,这是师父威德所致,众神都在护法。

师父关怀,指引弟子修大法

大法里讲到伪气功问题,因为我的工作要接触到其它气功,怎么办?为此,我问过师父,师父说:“这是你的工作,到时候,你意念一下‘请师父保护我’,我的法身会给你下一个罩,保护你”。所以,在以后的气功活动中,我总是把师父法像带在怀里,邪门歪道对我无可奈何。

修炼讲不二法门,修大法之前我学了不少气功,包括健身功法。因为悟性低,有的舍不得放,有次专门问师父,我说:“我炼法轮功坚决炼到底。其它气功都不炼了,专炼法轮功。不过,还有一种面部按摩健身功,天天早晨按摩,非常舒服,能不能再练?”师父反过来问我:“你练那个干什么?炼我们这个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经师父这一指点,我明白了,其它什么功都不练了,一柜子的伪气功书都处理了,不与伪气功打交道了。

这里我还要讲一讲上面我向师父讲的那句话:“我炼法轮功坚决炼到底”。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表面上好象是随口说出来的,后来想起来,是我明白的那一面在向师父表态:要坚修大法,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

佛眼识破伪气功师

师尊到合肥刚住下,气功协会负责人拿过一张照片,递给师尊看,什么情况也没讲,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李大师,请你看看这个人怎么样?”师尊接过照片,瞧了一眼,非常肯定的语气说:“附体,蛇!”该人说什么在农村挖塘泥得了功,能治病,来到合肥设门诊,给人治病,他又找人把那些瞎摆弄的手法编起来,起个名称,作为一种功法害人。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他一发功的时候,那个小蛇脑袋吐着芯子,就往那病处、那个长包的地方用舌头一舔一舔的。就这一类的相当的多,这些人的附体都是他自己求来的。”这样的人看病,教功,不是害人吗?

师父法身帮助弟子清理家庭环境

同修A,60多岁,母子二人在一起生活,儿子有癫痫病。A参加了大法合肥第一期学习班。有一天夜里,她家卧室书架突然起火,书架上遮挡的布帘烧着了,掉在地上,水泥地还留下一块黑印,可是,书架上的一盒火柴没烧着,书也完好无损。真奇!办第二期班时,同修A托我请问师父是怎么一回事。当我把情况讲给师父听,师父说:“那是给她家清理。”“在另外空间什么都给你清理,你家里的环境也要清理的。环境不清理,各种东西干扰你,你怎么炼功?”(《转法轮》)

另一同修B,70多岁,气功爱好者。他曾经在某寺院学了一种功法,关门传授的,感觉效果良好。曾请教师父那功法怎样?师父说:“那也是正法,可以学,不过,我还是建议你炼法轮功。”同修B说:“我在战争环境腿受过伤,蹲不下去,无法盘坐。能炼吗?”师父回答说:“不要紧,会盘上的。”并告诉他如何做。同修B按师父的教导去做,终于能坐地盘腿炼功了。

可是,不久他家出现一些怪事,令人不解。他住顶楼,老俩口单独生活,有一天吃饭时,发现菜汤里有“5分”硬币2枚,感到惊奇!他说:“菜是我捡的,我洗的,我烧的,家里没有小孩,也没别的人,汤里硬币哪来的?”还有一次,也是他老俩口在家,突然从空中撒落一把硬币,都是一角的硬币,一数,共14枚。真怪,那么高的楼,门窗都关着,谁撒的?师父在济南办班的时候,他托另一位同修把那些硬币带去济南请教师父,师父说:“这是魔的干扰,处理一下就行了。”师父的法身清理了同修B的家庭,从此以后他家平安无事了。

师父瞅人一眼,就消业治病了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有许多学员过去看见过我给常人治病,我根本就不需要动手的。我瞅瞅你就好了。瞅你的时候就打出东西去了,我从我身体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打出神通去。打出去之后你那儿马上就好。”师父在合肥传法期间,这样的神奇事就显过好多次,我这里仅谈两例。

同修C,女,60多岁,腿不好,行走不便,拄根拐棍还只能走一步挪一步,走走歇歇。在合肥第一期学习班上,有一天,她去师父住地办事,师父见她拄根棍子,就问:“你怎么拄根棍子?”同修C把自己腿不好的情况讲了一下,师父说:“你把棍子丢掉,能走!”同修C心里很不踏实,在师父的鼓励下,放下棍子,试着往前走,一抬步,真行,再迈第二步还很稳。她高兴极了,真是奇迹!师父又叫她下楼去,不扶楼梯,然后再上来,她都做好了。从此以后,她在大法中修炼,步履轻健,走路像年轻人。

我有位朋友是气功爱好者,他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他有个小女儿,经常肚子痛,痛的很厉害。多处求治也治不好,他自己用气功治疗也无效。得遇师父来合肥,他喜出望外。但他也不想违反师父关于不治病的规定。后来,他想了一个办法,到水果店挑选了一个最好的苹果,只买一个,不讲价钱,要多少钱给多少。然后用新手帕包起来,他凑着和师父接近的机会,和师父谈了女儿的情况,并把苹果递上去。师父慈悲,双手握着苹果,然后翻了翻手,什么也没说,就把苹果还给了他。他接过苹果,谢谢师父,赶快骑车到家,叫女儿赶快把苹果吃了,全部吃完,连核也吃了。真的,小女孩的病好了。

师父法力无穷,奇迹在学员身上展现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想谈谈一些同修得法后,在他们身上显现出来的奇迹。

同修D,女,50多岁,患脑血栓,嘴都歪着,不能行走。她争着要参加合肥第一期班,第一天是她丈夫用自行车推着去的,下课后,她自己就走回家了。她丈夫看到大法如此神奇,也学大法了。

还有一个农村的小伙子E,20多岁,从娘胎里带出来的驼背,几乎90度了。有天夜里做个梦,梦见一个穿黄袈裟的大佛。过两天一个偶然的机缘进城来,正碰上传大法,就参加了学习班。他坐后排,礼堂大,人多,看不清讲法的师父,休息时跑到前台一看,哇,原来是前天梦见的大佛啊。经过学习班,他的背直了。师父说,他这背驼的弯曲度太大,拉不直的,只有用强大的一种功把其骨头给打粉碎了,在打粉碎的瞬间又接上,再打粉碎,再接上,就变直了。在打碎骨头的时候,能听到“咔嚓,咔嚓”的响声,不少人都听到过这种声音,我也听到了。

茶叶盒

师父讲法,每次一、两个小时,很少喝水,有时喝点白开水。师父不远千里来到安徽,把佛法送给江淮人民,江淮人民得福;安徽是盛产茶叶之乡,当时正值春茶上市的季节,连茶水都不招待,实在过意不去!于是我上街挑选了一种名茶“霍山黄芽”,买一两正好一小盒,沏一杯敬献给师父。这是绿茶,泡出来一股清香扑鼻。当时师父的一位随行人员过来,我就请她把这一小盒茶叶带回招待所,给师父喝。

学习班结束时,我们去见师父,那位随行人员也在。她要把茶叶盒还给我,剩下的茶叶已经倒了出来。我叫她把盒子也带上,免得茶叶跑味,好在旅途上喝。她说:“这是师父叫我给你的!”我说我家茶叶盒多,你还是带着吧。她放大嗓子说:“这是师父叫我给你的,你看师父还坐在这里,你怎么这样啦!”我心想这可能有什么玄机,接了过来,无意识的把盒子打开,看到里面有张小纸条,大约10公分长,3公分宽,当时心中激动,想看看又不好当面看,又想还是回家去看吧。回到家,打开盒子一看,什么都没有。啊,我好后悔啊!当时看了就好了,也许是师父在点化我呢。至今,我还珍藏着这个茶叶盒。

永远的留念 难忘的话别

师父每次讲法来到礼堂外面,或者下课离开会场时,总有许多学员围上来,争相和师父握手,或提问题,总想再听师父讲点什么,往往围的不能动弹。我心着急,考虑到自己的责任,就叫大家让出一条路,让师父走。师父却对我说:“别这样,我们就停一下吧。”师父带着慈祥的笑容和学员握手,回答每一个问题。也有学员把这个热烈的场面拍下来,作为纪念。

我们觉得能够直接听到师尊传功讲法,是十分可喜的。参加学习班的学员都要求和师尊合影留念。由于人太多,组织者采取分组的办法,一共40多个组,每组30人左右。每组拍照,师父都要上去,整整忙了一个下午。特别是有些学员总是想和师父再靠近一些,再近一些。师父说“别挤,站哪都一样,那位老先生(白胡子,80多岁)过来坐这里(指师父身边)”。

学习班结束,师父离开合肥,我们送师父上火车。我们下车,师父又亲自送我们到车门口,面带笑容,和我们握手告别。感激之情立即涌上我的心头,当我下到站台上,回身一看师父还在望着我们,我立即双手合十向师父致敬,没想到师父也合十回礼。我当时心情好激动啊!这全是发自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