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师父领我从新走上修炼路

【明慧网2006年4月13日】我是97年5月修炼法轮大法的。99年7月20日邪恶对大法诬蔑、造谣、迫害,我和许多大法弟子一样,走出来向人们讲真相,往返赴京几次。但长期不能安下心来看大法书、师父的经文,又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足,主动做了被抓的准备,结果遭受邪恶多次迫害,几次被非法拘留、劳教、关洗脑班,走了弯路。

在劳教所,我们每天被迫做苦役13-15小时,当时我错误的认为是大法弟子就应该吃苦,对邪恶的安排,卖力干活不觉得苦,认为坐上了法船了,认为就在高层次上修炼了。邪恶安排家里亲人哭哭啼啼来劝阻叫我不炼了,用情来转化我,后我又被邪恶带去洗脑班,一帮邪悟者扭曲师父的法理。自己被邪恶所迷惑,一个星期不到就被邪恶转化为常人、罪人。我曾写过三书,向邪恶妥协。我从劳教所回来后很长时间才醒悟。

回来后一段时间,因为自己理智不清、邪悟,邪恶旧势力一次一次利用我执著时间、执著圆满的漏钻空子,叫我写三书,参与洗脑班为它们做事。这些回想起来的都是我后悔莫及、痛哭流涕的事情。在那邪悟状态下是很可怕的:身体越来越差,整天腰背抽着痛,常拉肚子,吃药、打针、住医院,检查没有病,就是不舒服,夜里睡觉做恶梦,梦到蛇来咬我,地上到处都是一层粪便,很恶心。家里环境也很紧张,家人不让我同大法弟子联系。我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着常人生活,感到很空虚、疲惫,我尝到了离开大法、离开师父是无法生存的。

然而,即便是我这样不争气的弟子,师父还是时刻在看护着我。一天,亲家母来我家看孙子,她看到我气色不太好,又很瘦,便说:“你现在身体比以前差几倍。”我说:“以前炼法轮功。”她说:“那你还再炼法轮功。”过去她反对我炼,今天叫我炼,这不是偶然的。刚说完我就到菜场买菜,出门就遇到同修,也关切的吩咐我抓紧修炼大法,说“师父等着你”。当时我觉得今天的事情不是偶然的,是师父在呵护我,就赶快说“我要《转法轮》和炼功书”。

第二天,同修给了我大法书。从此我每天坚持学大法到深夜,星期六、星期天不带小孙子,就看一遍《转法轮》,平时抽时间看师父讲法、经文、背《洪吟》,看大法真相资料。这样以法为师,处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修去执著,归正自己,使我一步步提高上来。我每天除坚持4次全球发正念外,另加晚上8、9、10正点发正念,清除邪恶、共产邪灵。我在同修帮助下,在师父时时刻刻慈悲看护我,心身得到天翻地覆的变化,并溶入正法修炼。

我向女儿请来的阿姨洪法,送一本《转法轮》书给她,送大法资料,真相资料,明慧网周刊,送她护身符,她去年走上大法修炼路,而且较精進。消业时,师父给她净化身体,她看到法轮在身体上转。

我家乡弟弟来省城看病,来我家同我说:经常鼻腔流血不止,头痛乏力。这次检查出鼻腔肿瘤。我不能让弟弟失去救度的机会。我先做好讲真相的准备,5分钟清除他空间场背后一切邪恶、共产邪灵,发正念一刻钟后,就给他背《洪吟(二)》中《无题》:“大法看人心 世人要清醒 神人鬼畜灭 位置自己定”,又讲:“大法好,我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不花医疗费,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我讲《九评共产党》里的内容,举了几个例子,讲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江氏一帮邪党做假、演戏、诽谤大法、欺骗老百姓的毒辣手段。

我步步紧跟弟弟,让他听我讲。晚饭后他终于明白了,写了退队、退团声明。第二天走时,我送他一个护身符,告诉他,每天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样什么灾难碰不着。

过了三个月,弟弟又来我家,说到省城医院激光复查:鼻腔肿瘤不见了。我们万分高兴,感谢师父法身救了弟弟。真是大法的威力无比,大法太神奇了。

有一次,我站在2个重叠的方凳上,把小孙子的小车子架到大衣柜顶上去。下来时没站稳,凳子翻了,人栽倒在地,很痛,站不起来,我想:我是炼功人,没事。然后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连念几遍,就不怎么痛了,能站起来做家务了。我悟到是师父法身在保护我呢,谢谢师父。

离开大法长达三年之久的我,经历了师父慈悲点化后,同修的帮助,又踏踏实实的回到大法中来。我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正念正行,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情,跟上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因为自己学法不深,层次很低,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