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条件的向内找让我变的平静,祥和


【明慧网2006年4月14日】前几天我去那里取资料,都是修炼人的夫妻俩与我交流了一会儿,说话间他们都分别指出了对方的不足,并谈到让各自愤愤不平的一些事情,以及别人不理解自己的好心与好意。说到伤心处妻子禁不住落泪,我听了他们的话都是在讲自己的理,没有做到心平气和的处理所遇到的问题。我心想自己如果遇到他们说的那些事情,我是不会这样愤愤不平或落泪的,但是他们的事情让我看见了,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

我大概的过滤了一下自己近期的思想与行为,自己现在除了忙于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缺少与同修交流外,没找到特别需要注意的问题。我对同修说出自己对他们遇到问题的看法,我说我们每个人都能够看到别人的不足,其实那些不足都不是我们自己,都是后天的观念,我们却因为它们的出现搅乱了我们平静的心态,应该有的理智,我们应该为找到那些不足而欣喜,表现出来了,我们就消灭它们,我们应该是最纯正的生命,那些不符合大法的思想与行为都不是我们,我们不能够把它们当作自己啊。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位同修,大家又交流了一会儿,他说起现在因为苏家屯等中共集中营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暴行被揭露出来后,有的同修害怕的不敢要资料了,有的即使要了资料也很少发,本来最近要集中针对各医院发放真相资料的,有的同修却不去做,有的还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说不想这样被命令似的整体去行动,应该发哪里都行。这样的行为让同修很是气愤,说不顾整体,不发资料那还是师父弟子吗!说话的时候也是变了正常的语调。

我谈了自己对这件事情的一点看法,我说我们应该利用苏家屯等地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暴行去揭露共产邪党的恶行,让人们去认识它的邪恶本质,从而脱离它,在这个过程中,人们会更深入的了解大法,正确认识大法,这样会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有的同修还有怕心,但是我们不能去抱怨,或气愤,或者干脆不理他(她)了,自己走自己的路,大家是整体,我们应该想办法去帮助他们,如果有条件的可以找时间一起学法,小范围的经常交流些,大法会改变一切不正的人心,学法跟上了,慢慢其它事情就会做好的,如果现在他或她不想去发资料,我们也不能够勉强,心性达不到却强为有损失就不好了。他(她)不想去医院里面发资料,可以建议在周围或家属区,或写信或采取其他方法都是可以的啊。

同修听了点头称是,慢慢消了气。

回来后我在其他场合又巧遇到了其他3位功友,大家又短时间的交流了一些问题,我也谈起了关于同修之间出现的一些问题,还说起自己有时候也不是很精進,有时候懒惰,每天炼功都没有保证,发正念有时候也静不下来,我又把上面关于苏家屯暴行的一些建议说了一遍,还强调要多学法,互相提醒,三件事要做好,不要懈怠。

在说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语调慢慢也变了,不象正常平稳的语速与声调了。同修都在听我说,我为什么语气会变呢?这时一位同修问大家,什么是“党八股”?一脸疑惑的模样。有功友说是共产邪党的那一套,固定的模式,接着她说她觉得现在这种形式是不是就象“党八股”呢?遇到问题总是那一套,接着她说了她的一些认识,语调也变了。我听着她的话,我知道她的话就是对我讲的,我嘴上没有再说什么,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心确实掠过一丝酸楚,这说明面对别人的批评或指责,我也没有做到不动心,心里还在为自己找借口——她是有妒忌心,听我讲就显不出她了,如何如何。

当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我真正的看到了自己前面遇到事情的缘由,每件自己遇到的事情,真的是有我需要改進与提高的地方,我不再看别人的正确与错误,我找到了隐藏在自身的名利心,怕说的心,即使那是一丝丝,很隐蔽,同时我发现自己在指出别人不足的同时,那些问题与不足往往正是自己的不足,都是自身存在的问题。我发现当自己无条件的向内找时,我变的平静,祥和了,与同修说话时我能够发自内心的微笑了。

感谢师父与同修让我认识到自身的不足,我要做的更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