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身体上的不适

【明慧网2006年4月19日】我是一个八十岁的老年大法弟子。由于我忽视了自己的执著,被旧势力以所谓的天年到对我進行了多次的所谓考验,我把过程写出来和同修切磋。

早在2003年非典时期,我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出现了块状的疱疹、脸部肿大、双眼不见天日、发烧、吃不下,睡不着觉,人处于迷糊状态,同时一次上厕所过程中又跌了一跤,头破血流,真是雪上加霜。我认识到不承认旧势力的所谓考验,继续做我该做的,正念一出,我感觉到师父的加持,我拉着老伴:走,送真相去。我把资料送到车站,司机见我模样惊了一下,我告诉他“没事”。渐渐我的状况一天天好起来了。

又一次在2006年3月15日,我又一次发生生命危机,其症状似中风,突然半边手脚不灵,倒床不起。当时我的心非常沉痛,心里说:“师父呀,弟子出现这样状态,怎么去做好三件事?这不是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吗?”我苦苦反思,要向内找,向内修,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在哪里,不能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回想,我当初走進大法,是为了祛病健身,如今有了健康的体魄,渐渐的我认为自己修的好,不比同修差,遇到问题也没有向内修、向内找,助长了骄傲之心,不能接受同修反面意见,不同成度干扰了整体的提高。已不在法上修,落下了,不是常人吗?常人存在病、老、死,修炼人同化法,在法中升华,怎么会病呢?想想还是自己有漏。

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后,我想,面对这样的迫害,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决不能让旧势力干扰我该做的事,认识到位后,我感觉渐渐的我的状态神奇般朝着好的方面发展,一个星期可以下地了,两个星期就可以外出讲真相了。

这期间,正是明慧曝光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事件,所有正义人士都在谴责这一惨无人道的暴行,我问自己:同修被迫害我该做些什么?同修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同修的痛苦就是我们的痛苦。应该去做,去管。杀人放火不管管什么呢?怎么管?揭露恶党的真面目,把真相讲的深入人心,立即告诉同修行动起来。

到目前为止,一个多月过去了,原来的任何危险症状全部烟消云散了。

回想所谓针对天年的考验过程中,真是“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