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破除旧势力的所有安排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长期以来虽然从道理上知道要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但在修炼实践中有时却分不清哪个难是师父安排的,哪个是旧势力安排的。最近学习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时,师父回答学员关于正念破除旧势力迫害的那段法引起了我对到底如何认清从而破除旧势力安排的思考。在反复学习了这段讲法后,我现在有如下体悟:我们每个人修炼道路上的过关和魔难大多是在我们修炼之初就完全安排好了(除非自己做不好额外又带来的),而因为旧势力执意要参与,其实是干扰正法,就造成了表面和师父是同一套安排,但难的结果却是不同的,按师父安排的路走就能过去(正念越强过的越快),但按旧势力安排的走就很难过去。

1.认清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是最正的但却也是很窄的,那就是要求我们时时刻刻保持强大的正念。当我们正念足时,师父什么都可以为我们做,因为这是师父早就安排在法中的;但当我们正念不足、达不到标准时,就是走出师父安排的那条路了,这时师父要是为我们做什么就是额外的了,那就会牵扯很大的问题(需要把宇宙正完法的那一部份从新改一遍),所以就不能做。所以这就是师父为什么说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师父一定保护;同时又说有的时候真的做不了、不可以动,因为师父不能保护一个常人,正念不足时我们在那一个问题上就是常人。

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以正法修炼为基础,也就是说只要弟子心在法上,提高心性就能过,而且决不会影响证实法、救度众生,比如师父决不会安排你病业关过不去肉身死亡,也决不会安排你被判刑進监狱或劳教所,或者用一种很惨烈的方式去个人的什么执著心,这些大多是旧势力所为。旧势力的安排是以个人修炼为特点的,也就是抓住你有漏的地方拼命考验,差一点也不让你过,甚至不惜毁掉你;加之它们的妒忌心,考验采取的方式大多强硬和极端,比如为了去你的色心把你关到监狱里去;为了去你的情让你家破人亡。

因此当有的关我们总也过不去,而过不去的后果又很严重时,如会影响救度众生或对大法有负面影响,那我们就要当心是不是落入了旧势力的圈套了?

2.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只有认清了旧势力的安排,才能否定它、破除它。我曾在劳教所时被所谓“转化”,为自己在修炼路上留下的污点痛悔万分。有时想分析一下,当时能否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转化,走出一条“正念闯出”的路呢?可回忆到当时劳教所那种邪恶至极的环境,以及当时自己对法的理解和承受力,总觉得自己达不到那个成度,好象“转化”还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就无可奈何的说每个人的路不一样,当时就那个水平,没办法。但这次学了《洛杉矶市讲法》和从新学了经文《道法》后,我明白了在修炼中这样的大关过不去绝对不是“必然”的,是因为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的难才变成了逾越不了的大关,才变成了“必然”!

因为我当时一直没有认清旧势力的安排,无意中还在认可它,比如我根本就不应该把自己放在劳教所中,然后去想怎么能不“转化”,这已经是在它安排的魔难中修炼了。那样去想问题即使用绝食等方式“正念闯出”也是损失巨大的,按它的路走可不就是危险重重吗?应该从最根本上否定它,也就是我应该否定劳教本身。回想自己当时虽然也不想被抓,但却下意识的多次主动做了被抓的准备,比如我上班都穿套装,我就担心万一被抓,在看守所应该穿什么呢,为此还专门去商场买了适合在看守所穿的休闲服。还有一次父亲对我说,你这样下去早晚要出事,如果判刑你能承受的了吗?我竟然回答,我都是个人行为,又没组织什么大的活动,还不至于判刑,最多也就是劳教吧。被抓后邪恶在审讯我时,我毫不犹豫的承认了所做的一些事,也相当于配合了邪恶来迫害我、判我。

如果说邪恶要来抓捕我是我原来就有的一难的话,那走师父安排的道路就是正念破除这一难,也就是“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们从明慧网上看到有很多弟子正是这样做的,可我却因为对法的理解不深无意中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艰险之路,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一些无法弥补的损失。

由此联想到“活体摘除器官”事件中的弟子,他们由于种种个人和历史上的原因,旧势力对他们做了一个非常恶毒的安排,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灭绝人性的残害。旧势力的目地是所谓的考验大法弟子,而且主要还是为了考验在外面的弟子,看我们看到这种情况时对法对师有没有疑惑。这部份弟子大多是在2000年、2001年被关押進去的,他们虽然对法对师很坚定,但因很多没有看到过师父后期讲法,对全面否定旧势力安排这一法理可能没有悟到,所以很多都是在被动承受着这非人的迫害,没有按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掉、闯出来。

3.排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

谈到破除旧势力所有安排的问题,我发现有些情绪和心态上的极度不稳定状态也是旧势力利用我们的一些执著放大来干扰,因为它们企图安排我们的一思一念。比如我以前修炼状态总爱在自负和自卑之间摆荡,不能很好的“取中”。我在常人中学历高、能力强,修炼前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得法时又有“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的强烈触电感,所以自认为悟性高,缘份大。旧势力就利用这一点放大我的欢喜心,让我产生自负心理,以至于后来听不進去其他人的不同意见,做了一些极端的事,主动向邪恶暴露了自己,造成了自己的被迫害。在劳教所中相信了邪悟谎言,走了弯路。后来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曾痛不欲生。对于自己摔的那么大一个跟头,一度又很气馁,怀疑自己还行不行,可能不是修炼那块料。其实现在想想,这两种极端不都是它们的圈套吗?总之就是想让你不合格,掉下来。

当然为什么会被旧势力干扰的了,还是自己有执著造成的。比如自负和自卑其实都是放不下自我的表现。做的好一点就觉的自己了不起,其实还是想证实自己。否则如果认识到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和大法的威力,还有什么好自负的?所以就明白了为什么修的好的弟子总是那么谦逊,并非因为他们知道谦逊是美德,所以有意去修出来的(那样就是有为的了),而是因为修的好了悟了大法的内涵,明确了自己在正法的角色,不会可笑的认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而自卑表面看起来是够“谦虚”了,总觉的自己不行,但并非是修炼者那种认为自己差距大要精進的状态,而是往往和自暴自弃联系在一起的,其实是因为想“自负”没达到目地的原因,还是执著于自我。否则心里如果只装着救人的想法,就不会这么在意自我感受了,哪有时间自负和自卑呵!

正是由于这个放不下的自我,使我平时有些思路还是没有完全摆脱旧势力的影子,比如对同修的“严格要求”,颇有旧势力“差一点都不能让你上来”的意思。所以否定旧势力不光是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也要否定我们自己头脑里它的思维方式、它的干扰。而且否定确实不是嘴上说说的,有多强的正念,才能否定的多彻底。而正念唯有来自法中,静心学法永远是第一位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