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听闻中共活摘人体器官事件的反应找自己修炼的不足


【明慧网2006年5月2日】看过224号《明慧周刊》后,我感触太深了。真没想到形势的变化会暴露出我们这么多的人心和私心,借用《麻木和冲动都会让我们贻误时机》中的一句话,“大法弟子再忙也得马上冷静下来找找自己”,我们是该深刻反省一下自己了。

我是个学生,刚从学校回家不久,所以刚刚知道了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事。看到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气的咬牙切齿,自己觉的是为共产党的邪恶和为大法弟子还在遭受这样的迫害而气愤、痛心,没有意识到常人之心已经起来。那一阵发正念确实如《“不政治”与《九评》》一文中所说停留在了“解体中共”上,被人的情所带动,甚至生出了仇恨之心。带着这么强大的人心去发正念,一定是没有效果的。可惜我没有意识到,潜意识里还觉的自己挺“有情有义”的,还觉的状态挺好。

一次认识不到,又一次冲击又赶了过来。昨天我无意中翻到一篇文章,讲的是有的同修因为苏家屯的事对师对法产生怀疑,因为一直没意识到自己的人心,一时忍不住火气又上来了,心想:都已经跟着师父走到现在了,一遇到真事又开始瞎琢磨,说不定就因为你们的不坚定才造成这种局面,才有苏家屯这样的惨剧(这样的事情不只是发生在苏家屯,而是发生在全国各地的劳教所监狱等),你们还有脸埋怨师父!而且现在正是大法弟子最应该集体正念除恶、营救同修的时候,怎么自己倒先动摇了呢?!这么想着,发正念的时候已经完全静不下来,满脑子的争斗心、气恨之心,还计划写篇文章好好“损损”这些同修。

昨天下午学法脑子里又烦又乱,硬逼着自己学,勉强看進去了,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我突然意识到,我错了,我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而不是个常人中的维权人士,常人在听了这些惨无人道的消息后产生不理智的激动情绪是可以理解的,可我们是大法弟子,是修炼的人,绝不能够被人心带动,不管带动这人心的理由是多么“冠冕堂皇”。

师父的《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讲道:旧势力“它们执著的一切,安排的一切,所要的一切,这也都是必然。正神的表现当然不会象低层不善的生命那样无所顾忌行恶,它们当然都是善的表现啦。可是这善是变异的,这善的背后有执著,也正因为其善的表现,制造障碍那是最能自欺欺人的。”仔细学习这一段讲法,我看到了在我身上隐藏的很深的常人之心,因为有了看似名正言顺的名头而听之任之,不用说不知悔改,根本就觉察不到,这不是无意中符合了旧势力的理了吗?我成天说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可一到关键时刻怎么倒随着旧势力的路子走了呢?常人之心起来了,因为这人心,我的善心、慈悲心跑的无影无踪,差点被旧势力利用去指责同修;也因为这人心,我的祥和、平静也抛到九霄云外。幸好发现错误还不算太晚,要不然带着这样的心去做三件事,怎么可能做好?

我原来自认为比较理智,曾经给同修提意见说:别表现的象个民族极端份子一样慷慨激昂的,我们揭露邪恶是为了救度众生,不是为了发泄私愤,我们是无怨无恨的,要正念正行。没想到一出事,我劝同修的话又该回说给我自己了。

师父讲:“多数处于这种情况的弟子其实是因为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轻微执著或者观念的干扰,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这些因素造成的。”(《越最后越精進》)。我就是因为没有深刻的认识到这一问题,没有从根本上去掉它,到了事态严重的时候,这个心就表现了出来。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本想把自己的感触写下来,晚上就有同修送来《明慧周刊》第224期,我一气儿读下来,发现我想到的同修们早就认识到了,而且比我认识的都深刻而透彻。我心里感觉有点复杂,既为同修们的理智、清醒和智慧而感到由衷的高兴和敬意,同时又有点自卑了,觉的自己水平太低,还是不写了吧。这时我看到了《正念神威瞬间解体邪恶因素》一文,里面有段话:“……我发现不想提笔写正是邪恶干扰,大法弟子不能提高的一个重要因素,它让你产生:我写不好,水平低,经历平淡,比我写的好的多的是,不缺我一个……的想法从而阻止我们的交流、提高、精進。”我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心中非常感激师父,于是提起笔来写下自己的一点体悟。

师父曾讲过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一定都是有原因的,而且一定有我们各自的原因,否则旧势力也没这么大的借口制造这种惊天罪恶。从身边同修(当然也包括我)的表现以及《明慧周刊》上同修的文章中,我看到在中共残酷的打压和迫害下,象我这样对中共恶党产生常人式的敌意,已经不是个别现象。我们整体上修炼没达到法的要求,肯定是造成今天这种迫害一直无法结束的局面的主要原因之一。类似的事情以前不是没有过,可是每次我们都没有足够的吸取教训。

我们曾有相当一部份学员寄希望于共产恶党的某个高层领导人物,结果他站出来表态镇压;也曾有大批弟子寄希望于中共的十六大,十六大的结果更坏的出乎意料。师父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讲到:“一个人想不要紧,两个人想也不要紧,那是个人修炼问题。大家都这样想,在整个大法弟子的群体中,这是个什么现象啊?一个强大的波动,一个强大的执著。这可不行。我看见了,旧势力也看见了。旧势力认为这还了得啦?”大法弟子整体上出现人心,有了漏洞,所以旧势力就又找到了一个大大的空子可钻了!比如大家对共产恶党或多或少的都有出自人心反感和敌对,或者认识不清,那遇到中共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的事,有部份弟子的常人之心一下子被激了出来,有的是常人的怕心,有的弟子(比如我)一时满脑子都是“共产党禽兽不如”,被怒火烧的做什么事都没有了理智,忘了自己还是个修炼的人,甚至差点就把怒气撒到持不同认识的同修身上。(对此我就在我被魔性控制时发出的不敬之辞向同修们致歉。)

我们毕竟是大法弟子,很快就有同修撰文指出错误,于是我们从激动中冷静下来。我们应该感谢这些精進的同修,使我们在互相交流中得到了提高。然而,迫害惨剧已经发生了,并且还在继续,我们有必要反思,为什么我们总在这类事情上栽跟头,为什么我们总在事情发生之后才懂得反省。

应该怎样走,我们不是没有指导,师父一次又一次的讲法,这些问题不知道讲了多少遍,我们只是流于形式的学法,真往心里去了吗?看看以前,每一次因为弟子们整体有漏而出现的问题,都是师父不厌其烦的强调了多少遍的。从来就没有师父讲不到,只有我们悟不到、做不到。在我上中学的时候,如果考试时出到老师讲过的题却做错了,那可是要挨打的。常人的理就体现出这一点,为什么我们还会犯这种错误?我想,归根结底还是没有好好的学法,这些年来很多弟子都产生了疲沓、懈怠的情绪。

师父说:“……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越最后越精進》)学法的重要性师父也不知强调了多少遍了,几乎每次讲法都要讲,可还有好多弟子,包括我都没有真正的重视起来。其实仔细回想一下,师父在每次发生大的变化之前,所发表的经文里都会对将要出现的问题加以指导,在224期《明慧周刊》中《修炼没有英雄》、《多学法才能解开疑惑》、《就改字和苏家屯事件谈信师信法》等文章中都有对于此事的明确、深刻、透析的见解。也就是说,我们只要多学法,就能够找到方向。师父用心良苦啊,师父不可能把将要发生什么告诉我们,可是师父已经把法理都讲透了,是我们自己不争气,不学法、不入心,辜负师父的慈悲和苦心。

那么多次教训了,不能再麻木和不在法上提高了。同修们!现在是正法时期啊,旧势力虽然绝大部份都被清除掉了,可是毕竟还有剩余,我们救度世人的责任还没有完成啊,旧势力随时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我们是一点也不能走偏的啊!让我们认清错误,勇猛精進,正念正行,走好正法之路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