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没有难,是为了救度我们才吃苦的啊!

回忆师尊在国内传法时的点滴事


【明慧网2006年5月22日】师尊在国内传法初期,我还没有步入修炼。那时我好奇心很强,喜欢琢磨稀奇事,喜欢看气功书,也看过一些修炼的书。因为当时气功科研会里有我认识的人,我了解到不少各门气功的情况。当时就觉的法轮功好,和别的气功不一样,师尊也和一般气功师很不一样,让人感觉到那样的祥和,那样的亲切。或许是师尊强大的慈悲吸引着我,我虽未修炼却很羡慕在师尊身边工作的人和师尊的学员弟子们,愿意和他们接触,愿意了解法轮功。

* 没有固定住所,没有床,只有一张长沙发

法轮功老学员一般都知道,师尊在北京传法时没有固定住所。那时还不时兴买房,住房由单位分配,一般都很紧张,师尊身边的工作人员都不富裕,师尊的户口也不在北京。我第一次见到师尊,是在师尊的一个亲戚家里。两间普普通通的平房,外间是师尊的卧室兼客厅,没有床,只有一张长沙发。当时我想,师尊晚上可怎么休息啊。师尊身边的工作人员们对此也深感不安,一直想为师尊找一个合适的住处,但是好久都没有找到。

后来师尊的居住条件有了一些改善,住在一个学员的房子里。这位学员老俩口跟着子女去了国外,房子空了出来。两间房,师尊住里面一间,外面一间是工作人员和学员来往的地方。那时无论工作人员、学员还是气功爱好者等,总想围着师尊,师尊经常无法休息,但是师尊从来也不说什么,总是那样宽容的笑着。

前几年国内电视上造谣说师尊有“豪宅”。从那“豪宅”的室内装饰不难看出,那根本不是师尊的家。我注意到室内摆设当中有一尊佛像,这尊佛像是师尊早期亲手塑的,后来送给了弟子,这件事鲜为人知。

师尊在东北也没有象样的住宅。师尊一家住在长春市解放大路一栋陈旧的简易楼里。有一次,电线着火,左邻右舍都被火烧了,唯独师尊家安然无恙。这件事情当时在学员中流传甚广,大家都觉的很神奇。

* 衬衣打着补丁,身上经常连坐公共汽车的钱都没有,只能步行

师尊在北京传法时经费一直很紧张,有学员看到师尊里边穿的衬衣打着补丁。刚开始传法时,师尊为了筹集资金,身上经常连坐公共汽车的钱都没有,只能步行。为了出版第一本书《中国法轮功》,师尊经学员介绍认识了一个人,这人答应借给师尊两万元钱,而师尊为此付出了许多。此事师尊从来不提。为了让学员安心的学法炼功,师尊不接受学员的捐款,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着。

当时法轮功挂在气功科研会名下,所以经常要交钱。办班所收的学费中,有很大一部份要交给主办单位,其余,除去到各地办班的食宿费、往返车费,以及部份工作人员的工资(因为有的工作人员没有生活来源),最后所剩无几。去广州办班那次,工作人员带了许多方便面,因为广州物价水平较高。回京时据说把办班所得都贴上了,幸好没亏欠。师尊不亲自管经费,有工作人员专管。

师尊为了减轻学员负担,并使更多人受益,办班收费很低,北京的班,新学员40元,老学员20元,这在当时各种气功班中是最低的了。

《转法轮》这部著作于95年初正式出版后没多久,96年下半年,政府有关部门就不让再出了。后来学员们用的都是盗版书,印刷和装订质量都不好。说实在的,《转法轮》一书的出版,没让法轮功积累下什么资金,倒是不少投机商靠盗版发了财。

* 带的是干烙饼, 盒饭里是米饭和豆腐

师尊为了传法,经常忙的顾不上吃饭和休息。一次办班中间休息时,我看到一老年弟子从兜里拿出给师尊带的干烙饼,里边什么都没有夹。都快到午饭时间了,可师尊连早饭还没吃。有时师尊上午出去办事回来较晚,下午还要给学员讲课,一看时间紧,顾不上吃饭匆匆又走了。

93年北京的东方健康博览会上,师尊和学员弟子们一样,买盒饭吃。我凑过去看了看,下面是米饭,上面是豆腐。

师尊在国内办班期间,每天都很劳累,常常是晚上刚结束一期学习班,就拿着工作人员买好的火车票,启程去外地办班了。据工作人员讲,这都是常事了。

在东北办班时,上午一个班,下午另一个班,進度还不一样,连续10天,师尊每天要讲一整天的课。在办班期间,还有不少人找师尊治病,中间休息的时间都被占用了。各种各样的人常常把师尊团团围住,可是师尊总是那样和蔼亲切的尽量满足众人的要求。

师尊在各地传法时生活上一直非常艰苦。去山东办班那次,听随行弟子回来后讲,大夏天,天气又闷又热,每天流很多汗,可是没有地方洗澡,师尊同他们一样。

* 法轮功展位周围贴满了感谢信

听说师尊带弟子参加东方健康博览会,我和一个同事一起挤公共汽车去博览会找法轮功看病。车上人很多,我俩一直在聊天。快下车时,我无意中一回头,啊,师尊也在车上呢。我赶忙打招呼,师尊笑眯眯的说:看你们聊的很热闹。下车后我们高兴的跟师尊一起走。迎面走来一对老年夫妇,手里拿着用大红纸写的感谢信,男的眼圈红红的,充满感激之情。师尊亲切的对他说,你看,现在好了。原来那老年妇女不知得的什么病,肚子老大老大的,怎么也治不好。可昨天经师尊一治,今天就象换了个人似的,一切正常了。

博览会期间,师尊把自己的功分给弟子们并把他们的身体封上,所以弟子们一个个神通广大,治病效果特别明显。每天从早到晚,法轮功展位前总是挤满了人。有人昨天来看完病回家感觉效果好,今天又带了几个人来,找法轮功看病的人就越来越多。其它展位前冷冷清清,没有几个人,有的根本就没有人。结果看法轮功的人把别的展位前的地方也给占了,只好组织人来维持秩序。法轮功展位周围贴满了感谢信,还不断有人送来感谢信。很多人排着长队请师尊签名,气功科研会的领导找师尊照相……

师尊总是亲切的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细心呵护着人们那颗向善的心。还有很多人是慕名前来拜望师尊的。我亲眼看到有位50多岁的男子远远的站在簇拥着师尊的人群之外,非常激动的向师尊双手合十,并在师尊合十还礼后悄然离去。法轮功展位前的能量场非常强,有的人原来身体很难受,在那儿站一会儿就舒服了,所以迟迟不愿离开。

那些日子,法轮功轰动了整个京城,人们奔走相告,甚至有人从外地赶来找法轮功。为此,博览会结束后,师尊临时又在天津办了一次法轮功学习班。

* 师尊没有难,是为了救度我们才吃苦的啊!

在过去的修炼中,师父都是由弟子供养的,弟子要用最好的东西供养师父。而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却从不要弟子一分钱,只要人们一颗向善的心。

传说释迦牟尼当年去各国传法,国王和大臣们都是把最好的房子让给释迦牟尼和他的弟子们住,把最好的食物献给释迦牟尼。有的国王为了请释迦牟尼到他的国家传法,曾专门用金子为释迦牟尼盖房、铺路。

师尊在国内传法期间,衣食住行是那样的艰苦,付出又是何等的巨大。每当想起这些,我都会愧疚和自责,深感对不起师尊。多希望师尊能住上世界上最好的房子,吃上世界上最好的饭菜;多希望师尊多些欣慰,少些操劳。师尊没有难,是为了救度我们才吃苦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