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在太原传功讲法点滴


【明慧网2006年5月25日】我没有参加过师父亲自传功讲法的学习班。自从明慧网登出师父在各地传功讲法的动人故事,并提到山西等几个少数地区在这方面还是个空白,现根据跟过师父在太原传功讲法班的同修回忆,整理如下。

太原传功讲法班,是师父办班最早,时间最长,收费最低,接受调病的人数最多的班之一。

92年师父开始传法后,在北京办了两个班,因为治病效果神奇,影响很大。当时正在北京看病的太原矿机厂的书记郭宝林听说后,找师父给他调了病。当时他就邀请师父来太原传功,师父答应了他的要求。郭宝林回来后就开始张罗办班报名。当时只有三、四十人报名,郭决定叫他厂里的职工来听,每个科室和车间都发了一定数量的票。本厂职工由厂里出钱,外面的每人30元,大约有七、八百人。

92年10月14日师父带着五、六个弟子坐火车来到太原,住在矿机厂招待所。当晚就讲了两个小时的法,然后叫大家闭上眼睛双手结印想着自己的病,师父亲自给大家调病。当时场内很多人出现了各种祛病状态。

师父为了叫更多人得法受益,在太原住了20多天。这在全国可能是时间最长的一个班了。每天早上6至7点在矿机学校操场辅导炼功。上午调病,每天挂号30个。下午3至4点辅导炼功,晚上6至8点讲法。除了10天讲法,其余时间仍然是炼功调病。据说每天30个号一般人都挂不上,大部份都是省市的干部挂走了。他们得了好却不宣传,当大法遭难时也没听他们说句公道话。良心何在!

办班时,有一老工人风湿性关节炎疼的不能走路,他的儿子背他去找师父。师父的功分给了所带的弟子,弟子帮这老工人调整身体,第二天就能下地了,从此老人走入了大法修炼。94年又到外地参加了师父办的学习班,成为太原市最早的法轮功炼功点上的辅导员。

还有两个中年妇女是姐妹,姐姐是风湿性关节炎,妹妹是半边面瘫。当师父给姐姐调病时,师父问:“好了没有?”她大声说“好了!”结果真好了,直到现在也好好的。给妹妹调病时,师父问好了没有?她说慢慢好吧,结果到现在也没好。“好坏出自一念”。这是师父一再教导我们的,一念之差就会带来不同的后果,一念之差也是人神之差。

99年7.20以后,电视上大肆诬蔑大法和师父,说师父从太原矿机厂拿走了5000元。我们可以算算,当时每人收费30元,这在当时收费已经是最低的了,在所有气功办班中是最低的。按参加人数七、八百人算,还应该有2万多呢,只给了5000元钱,其余扣除了食宿费。邪恶却无耻的造谣说师父敛财。

师父还给太原站长亲自写了任命书,这在全国也是不可多得的。此人在办班时负责安排一切事宜,应该是最了解当时情况的人了。他在邪恶迫害中,被判刑5年,在邪恶的欺骗下放弃了修炼,提前释放。他妻子91年做了乳腺癌手术,后与他一起走入大法中来。在他被关期间,其妻因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血压升高瘫痪在床,连语言能力都失去了。当她看到昔日的同修时,拉着同修的手嚎啕大哭。

《转法轮》上讲到太原有个老太太被车撞的事。7.20后北京的邪悟者邓京华几次来太原劳教所“转化”大法弟子,大肆诬蔑说根本没有这回事。其实这种事在本地很多人身上都发生过,我就听说过三件这样的事。举一个例子,有个老太太被车撞后,当时家人和司机硬是把她送到医院去,老太太拒绝一切检查和治疗,结果什么事也没有,可是汽车却被撞进去一个大坑去。

师父在这20多天里还抽空去了五台山等地,这在《洪吟》中我们可看到师父在山西留下的神迹。

在此我们深深的感到师父和山西众生的缘份之大和对山西弟子的洪大慈悲、用心良苦。我们也知道了师父传法初期的艰辛。在那20多天里多少人受益、多少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而在大法遭难时我们做的怎样?

记的有一个同修的女儿是航空小姐,一次在飞机上遇到了师父,师父对她说起山西弟子做的不够好。该弟子一说起此事经常泪流满面。我们山西弟子确实做的不好,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但是我们也不能总是陷于自责之中,只有遵照师父的教导,努力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盼。山西的同修们,让我们勇猛精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