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的同修于溟、马万里等呼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七日】今年3月3日同修于溟、马万里等人几乎同时在北京被邪恶国安特务绑架,这是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做下的又一笔罪恶之事,周围的同修及被绑架同修的家属亲人极力的打听消息、努力营救他们。随着3月7日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惊天黑幕的曝光于世,恶党血腥本相更突显得超乎了人们的想象,于溟、马万里和所有被恶党关押在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等处被迫害和在秘密集中营内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成了善良世人最忧心之事。

无论是我认识的于溟、马万里,还是未谋过面但遭受邪党恶徒摧残的所有被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他们都是我的同修,他们都因对真、善、忍的坚信、都因无畏于邪恶的残暴、都因无私的救度世人,而成为真正美好的生命。在恶党最后的残喘及疯狂的迫害中,我冷视邪党的败象,亦痛心于被迫害中的同修所不应遭受的痛苦。

我在自己最悲痛和低沉境遇下认识的于溟,他及他周围的同修毅然的伸出援手,没有一丝为他们个人的权衡与保留,当我一点点挣脱出痛苦时,我同时学会了某一层面的坚忍、无私。特别是在恶党迫害的严酷环境下,于溟那种宽厚的襟怀感染和影响了几乎所有接触过他的人。

后来我陆续知道一些于溟维护大法,几经迫害、坚定不屈的片断:于溟多次进京证实法,曾先后两次被关押在极其黑暗邪恶的北京团河劳教所,恶警疯狂的电棍电击、残酷的小号关押,在于溟强大的正念下崩溃。据述:当时整个团河劳教所都笼罩在恐怖之中,恶警每天都发狂一般的电击法轮功学员,想达到全部“转化”的目的,每天电棍的噼叭声和痛苦的惨叫声从前、后楼传来,那时恶警们已嫌于溟硬不想管他了。

2004年的夏天,北京正是高温湿热的“桑拿”天气,又遭绑架的于溟被关闭在仅一平方米多的小号里,四周是所谓的“软包”,更加重了闷热缺氧,于溟一直绝食反迫害,我问过他在那种痛苦的摧残中想到的是什么?他默默的停顿了一会说:“我问自己,还能是师父的弟子吗?”他对法的坚信使邪恶无奈。

于溟、马万里等人几乎同时在北京被邪恶国安特务绑架后,我几欲提笔未能成书,我熟知的同修们都有许多说不尽的在巨难中展现的辉煌;我不熟悉的同修同样有许多了不起之处;包括在秘密集中营内被恶党血腥虐杀的我的同修们,他们的生命亦是伟大无私的。在恶党及江罗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丧失理智的镇压下,虽然遭受了莫须有的巨大苦难,但大法弟子们维护、坚守真理的精神,给予了这世界无限的光明,因为大法弟子是宇宙大法造就的生命。

前些天有消息说:于溟被关押在北京团河调遣处,他一直在绝食抵制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处境十分艰难。马万里被沈阳恶人劫持回当地,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张士洗脑班,经受着残酷的“洗脑”和肉体摧残。这些天来网上也不断的曝光出恶党秘密集中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所有遭受苦难的同修,我当让更多的民众了解恶党与真、善、忍为敌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我当呼吁世人共同努力:解体中共、停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