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发生在513台北音乐会中值得大家省思的事情


【明慧网2006年5月28日】

同修,你好:

调音师吕先生在音乐会结束不久后(周二),很快就安排时间到我家调音了,谢谢你的关心和连络。

因为吕先生人很热心,也很了解钢琴的情况和相关知识,他见到我后告诉我:

他很讶异当天他到音乐会现场调音时,看到愿意出借的琴居然是一架品质很不错的新的琴。而当天因为是台风前夕,虽然没有下起大雨,但也都持续飘着毛毛雨,主办单位居然没有考虑到钢琴不能淋雨这些问题,而没有为钢琴架起遮雨棚,还为了收音方便把琴盖打开,让琴弦直接淋雨……。稍有概念的人也知道这样做琴弦会生锈、这架琴是会提早报废的!

所以,他不只完成他该做的工作以外,还特别叮咛工作人员要考虑到这些问题。

但是,他的顾虑和关心,并没有获得任何一个人的真正重视和执行。

当天举办的不就是庆祝法轮大法日的“音乐会”吗?参与的人不都是懂音乐和有这种基本常识或是直接使用钢琴的人吗?有这种概念而漠不关心的人,只因为这件设备不是他的或不关他的事?可以让这种变异的、事不关己的心扩大?

直到我参加完市府广场的集体炼功活动后,下午全家来到大安森林公园看到相同的情形……我女儿也一直在我耳边说:“妈妈,我的钢琴正在淋雨耶……。”

此时,我只好找在现场搬动钢琴的同修,告诉他们我们的顾虑,但是得到的回答是:“只要一下起雨来,我们当然会处理。”

等到下大雨再来搬钢琴还来得及吗?

现在琴不就正在淋雨吗?

为什么事先该做的工作却没有人去做和不愿意去做,而体现出的行事作风比一个常人还不负责任?

真正遇到问题时,不是真心面对的去解决,而是以随意搪塞的回答来敷衍?

这时候或许也会有人想:“你应该把心放下,师父会让一切顺利進行的。”这也是我在得不到任何该有的正常回应后,自己在内心不断的对自己说的话。

试想,我如果没有把心放下,在发生过把琴借给某某合唱团使用而琴套不见的事件后,我还会愿意再把琴借出去吗?

我如果没有把心放下,当天音乐会结束后,你在回家的路上打电话给我,说要谢谢我女儿时,我有对你说出任何一句责备的话吗?

事情过了一个多星期了,你有听到我的任何抱怨吗?

因为我知道只对你一个人抱怨是于事无补的,也不需要对你说这些了。我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都只是相关人员的“一时疏忽”。

借琴的人只负责借琴,使用者归使用者,工作人员只负责搬运。没有一个人是负责搭遮雨棚的,所以,都没有人做错!?

但是,如果大家都没有做错,为什么结果是这么的不周全呢?

每一个有关系的人,不都应该针对这一件事情,体悟一下自己的心性标准吗?

举办任何活动时所使用的器材、设备,不管是不是自己负责的、使用的,甚至只是看到器材被不当使用时,大家有没有都把它当作是自己的物品一样的来加以维护和爱惜?

如果大家不以最大限度的体现出一般人该有的正常行为和做事的态度,而一再强调正念对待一切事情就能圆满解决,这种行为已经让其他常人无法理解而变得神神叨叨了。那么,这是在体现个人的正念和超常?还是在抹黑大法?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感到很伤心。

不是伤心自己家里的物品不被使用者爱惜,而是伤心这么多的“一时疏忽”会造成一般对大法还没有深刻认识的人的误解。

要是今天借琴给音乐会使用的人不是我而是一个常人,他会怎么想?

我有一次参加“VIP小组的交流会”,当天许多同修不管是对法理或者是工作,都做了很深入和精彩的分享。不过,其中唯独有一个同修说的一句话,让我最感到十分震惊和久久不能平复。

她说:她的常人朋友说我们每一次的活动请柬或邀请卡,总是在举办前的最后一刻才送到高层受邀者手上,这是很没礼貌和不够专业的做法,因为一般这种要邀请社会高层人士参加的活动,都必须礼貌的考虑到他们的行程和忙碌的生活条件,应该早在一个月前就要送出去了。

所以,这个常人朋友在最后还补加一句话说:“反正,你们法轮功的都是这样!”

也许更有人认为常人说的话不用放在心上。

是的,对于常人对大法有误解和有错误认识的时候,在一时说不清的情况下,我们是不必耿耿于怀的放在心上。

但是,若这个常人对大法的误解是出自于我们所体现出的一些不正确状态而造成的时候,我们还可以这么置之度外的闭上眼睛装作没看见而不愿意自我检讨吗?

我们真的要在一次次的“一时疏忽”中,给一般人这种错觉吗?因为他们一时是不能理解到大法的伟大和深刻的内涵的,所以也只会以看到的个人行为,作为骤下定论的依据。

从这件事情中,我也在试着向内找。既然我也在其中,也一定有需要我去自省和体察的地方。

为什么我自认为可以把对稍微贵重一点的器材贡献出来,是我已经不执著于对物质的不舍的无私做法了。可是,为何却一再的看到大法弟子间出现了这么糟的表现情况?我在做这件事情时的心态有没有不纯?是真的像自己所认为的,完全以无私为目地,而没有隐蔽的不好的心吗?我自己有没有挖掘到没体察到的不足呢?有没有掺杂了一点想表现点什么的心呢?或是有没有一颗想做成一件什么功劳的心呢?

如果有,哪怕只是一点点,我都愿意真诚的面对和承认自己的不足,并修正这些错误!否则,做得再多,也只是在走形式,而不配参与这么神圣的任务。

那么,今天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如果我一再的看到音乐小组所办的活动,和在其中的同修有这么大的缺漏,却碍于情面不想自找麻烦的,和不愿以对事不对人的心态,说出我看到的这些不足,使整体得不到提升,甚至会被常人误解,这才是我最大的执著和自私!

所以告诉你这些,不是针对要指责在这次音乐会中,直接或间接让钢琴受到损害的个人。只是希望透过这件事情,让整体有修正和走得更好的机会。

还有,吕先生告诉我,他们有提供临时户外活动的钢琴出租服务。

这也是当初你要借琴之前,我跟你建议的考虑之一。为何已经找到他来调音了,却没有询问他这件事呢?他还说提供这项服务可以省下钢琴的来回搬运费和维修费,这些附加的出租服务,他们都会自行吸收,对大法整体不是更好吗?我被他问得无言以对,这些我不懂,懂的人却不愿意出面。

这也突显出了懂管道和懂音乐的人,对于举办这个活动时疏于协调(或不愿?)和多方考虑的缺失(对不起,又直接的说出我所看到的情况)。是不是在这其中也有很隐蔽的“私”隐藏在其中,需要整体真正的严肃而认真去面对呢?

要办音乐活动而需要钢琴时,不是从学音乐的同修手中借到钢琴,而是从我这个完全没参与音乐活动的人这儿借。不是不可以借,也不是借不到的问题,而是器具跟使用者和活动都没有关联时,又容易产生以上没人珍惜和维护的缺失。

就算买一台新的钢琴贡献给音乐小组使用(后来音乐小组常要跟我借琴,我女儿自己也要用,我们认为琴这样搬来搬去的不是办法,我和我先生甚至想过要出钱买一架钢琴送给大法的音乐小组使用),大家不把它当成是自己的物品一样的爱护它,没有找出心性上根本的大漏洞来,其结果只是整体表现成比一般人还要糟的行为和状态来。

音乐小组的许多同修都是从小学音乐的人,怎么可能会从中借不到一架钢琴?或者,当我家的琴真的不方便借给活动使用时(例如我女儿刚好要做音乐发表练习时),难道没有第二架琴可以借得到了吗?

就如同我认为吕先生一直是学音乐的同修的长期调音师(据他说他也帮忙过好几次大法办的音乐会调音,也帮仁爱路的音乐小组调音),应该早已有人跟他说过真相或洪过法,但是他却说没人跟他提过。我发现他是一个比一般常人更热心和真诚的人,这样一个能时常接触到大法弟子的人,却没人告诉他任何有关他这一世来到这世上的真正目地是什么?

也许是他跟我的缘份吧!他不但很愿意看我送他的《转法轮》,还开玩笑的说他看完后要写一篇心得报告给我呢!或许可以让他得法,可能是这整个事件最让我感到欣慰的一件事吧!

这也是为什么我迟迟的等了四天后才回你这封信的原因。因为我刚开始也自私的觉得事情都过去了,不想多说了。

后来,仔细的衡量一下整体得失后,我才发现有必要跟你说这些,也请你耐心的看完和转达给每一个相关的同修。

在大法洪传十四年之后,在我们自认为已经整体提高到比初期修炼时还要好的情形下,以及在已经举办过无数次活动的我们之中,还常常出现在活动或工作中所使用的器具和设备遗失或是损坏的情形,我们真的都尽力的去圆容和做好我们该扮演的角色了吗?

以整体更健康的提升为导向的互相提携和交流是必要的,而不是以个人喜不喜欢、愿不愿意、高不高兴、爱听不爱听的情绪,来面对“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么重大、严肃、为未来人开创新的道路的修炼,才是我写这封信给你的最大目地。

当然也希望大家有任何体悟或指正,都能不藏私的公开出来交流!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