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点滴——师恩难报,难忘师恩


【明慧网2006年5月28日】对于满身伤痕累累的我,精神、肉体上的痛苦不断的袭击着我,使我无法面对人生,我苟且的活在这个人世上,我也尝透了人间的辛酸,也无法了此残生,心灰意冷,只等死神降临,我也期盼神灵,能给我一个出路,不要活的这样苦,活得这样累,能否到达幸福的彼岸,我不敢奢求,也茫然不知,冥冥之中好象一切都不由我意,但无形枷锁之中又好象有谁在保护着我,用现在的话讲,又好象是谁在安排着我的一切……美好的时刻终于到来。

93年3月的一天早上,家人兴奋的告诉我,快来听,有个李大师在电台里讲气功的事,我有缘听到了大法的声音,并得法走入修炼

师父在电台里面对江城人民進行了热线广播,介绍了法轮功的功理、功法。师父真是慈悲,在电台广播中还不光给我们有病的人去两种病,要我们想一下是什么病,由师父将这两种病给去掉了。以后学员碰到一起谈起这个情况时,有的人当时就感到有像电流通过的感觉,有的感觉很舒服。我还碰到过学员,说她丈夫听师父广播,听着听着就哭了,流泪了,早期的我们只觉得奇怪,怎么会哭了。从现在看来,才知道师父为我们做着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啊,师父把万古不遇的大法第一次传给了人,第一次度人出五行,以至更高境界,救度众生,给人一个上天的梯子,教人向善做好人。以真善忍为准则,净化人的心灵回归净土。师父不辞辛苦的奔走大江南北,在全国办了五十四期讲法学习班,还要做讲法报告。后来师父又传法到海外,到世界各地,把大法的种子洒遍人间。给人类美好的未来,而人明白的那一面又怎不流泪,怎不哭呢?

郑州济南之行,我真的看到师尊为我们弟子所付出的辛劳。那么炎热的天气,特别是郑州讲法,在一个很破旧的体育场進行,一个旧条桌,一把旧电扇在旁边摇着,学员几千人在这个场内挤得满满的。早期的我们,谁身上不是业力滚滚,可师尊就是在这样的场内,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为我们弟子讲法。所以每每自己修的不好时,哪怕只是小事,我都想到师父是怎么过来的,想到这里就很难受。所以师尊的身教、言教、一言一行与师尊的无限慈悲,无不是弟子以后修炼中的伟大形象与楷模。

师父在郑州的一场讲法还遇到邪魔的干扰,整个天就象要塌了一样,天昏地暗、电闪雷鸣、飞沙走石,旧体育场上的灯光也暗了下来,几乎就停电了。只见师尊端坐在桌子上打着手印,清除这个前来捣乱、破坏师尊传法的邪恶魔头。记得师尊还给我们讲了当年释迦佛传法也遇到过被魔干扰的事,我们静静的,看着师父除恶,冰雹不断的打在瓦上直响。二十分钟过后,太阳也出来啦,灯光也恢复了,可邪恶给当地造成了百年不遇的灾难,尽管邪恶怎么的猖狂,师尊就象没事一样,又继续为弟子讲法。魔头们干扰师父传法,想与师尊较量,真不知天高地厚。我们见证了师父是何等的伟大和无边的法理,及无量神通。

当年师尊传法度人的伟大形象,现历历在目。弟子知师恩难报。难忘师恩,在每个微观粒子中,在更更微观的粒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