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恩师在传法传功过程中的感人故事


【明慧网2006年5月29日】我有幸三次参加师父讲法班聆听师父讲法。回忆其中点滴过程,恩师的音容笑貌,感人故事仍历历在目。十几年来幸福的回忆和难忘的师恩,激励我在修炼的路上不断精進。现在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第一次是在1993年6月25日在长春市得法的。到长春后,听说师父在省委礼堂办第五次学习班,当时票已卖完。又听说师父在吉林大学做报告,我和另一位同伴参加了师父的报告会。越听越觉得师父太伟大了,法太好了。我和同伴说:“我一定要参加法轮功学习班。”同伴说:“票很难买到。”我说:“你不用担心。”

师父讲完课后,我看到师父回到后台的休息室了,我当时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大力气,双手撑着讲台翻了上去,直奔休息室而去。我一進屋师父正面朝我微笑,好象师父知道我要来似的,我就大声的对师父说:“老师,我是从青岛来的,我不参加×××的那个×××的学习班了,我要参加您的学习班,可我还没买票。”师父满面笑容的说:“你叫工作人员给你解决。”

我刚出门就看到一个人微笑着朝我走过来,我就对她说:“我想买张票。”她当时就说:“我正好还有一张,给你吧。”当时我就想,她怎么知道我要买票?我为什么要向她买票?这时一阵暖流通透我的全身,太神奇啦。

到学习班上看到从全国各地来的学员,真是人山人海,把整个礼堂挤的满满的。这时师父说:“请工作人员注意,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的学员,你们要象对待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一样的照顾他们,他们有什么困难要给予解决。”这是多么伟大、慈悲的师父呀,我从心里感到温暖。

在班上听师父讲法越听越觉得师父太好了,法太好了,我下定决心要永修法轮大法,所以要拜师。从这天开始我就一直想着找机会请求拜师这件事,一直没等到机会。等到班的最后一天,我对二位同伴说:“今天晚上一定要请到师父,如果今天再请不到师父,从今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们三人一直在礼堂外边等候师父出来。师父出来了,身边有很多学员相随,我们也跟在师父身后走。到了胜利公园的后门,一条东西马路上的时候,我根本想不起拜师之事。师父说“你们回去可以教别人学炼法轮功,教谁都可以。”师父叫我要提高心性。在聆听恩师的教导时一股热流通透全身,倍感无比的温暖与幸福。

我第二次聆听师父讲法,是在94年的大年初二,在山东垦利县招待所礼堂办班。师父住招待所一楼,学员住三楼。当时刚过年,天气比较冷,讲课用的礼堂条件很简陋,我们都穿着很厚的棉袄还觉着冷,而师父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皮夹克,里面是一件旧的磨得发白了的蓝色羊毛衫。师父讲课期间,有位妇女对师父的讲法不理解,嘴里一边说着对师父不敬的话,一边往外走。我对同伴说:“你看着,这个人保准走不了,这么好的法,她一定走不了。”果然她没有走,而是坐在礼堂后边,一直听完了师父的讲课。刚开始听课时,礼堂只坐了三分之一的人,后来人越来越多,座位坐不下了,走廊都是满满的。

师父非常爱惜参加听课的学员,怕给大家净化身体承受不住,叫大家一定要坚持住。那几天厕所是排不过号来,几乎人人都是腹泻和不同程度的净化身体的反映。我炼完动功,脚底下排出两堆冒着泡沫的脏乎乎的液体。

记得一次课间休息,我有缘坐在师父身边,我兴奋的象个孩子似对师父说:“老师,我现在可看清楚您了,以前您在讲台上讲课,离的远看不清。”师父很亲切的说:“你现在好好看吧。”眼前的师父亲切随和,没有一点架子,而师父的脸色特别红润,皮肤特别细腻光滑,浑身透着一种特别的说不出的气息,真是非常的英俊。我又对师父说:“从长春回来后,我天天想您,天天看见您就在我前上方一米处的地方看着我。”师父说:“其实我天天就在你身边。”

有一天大会工作人员到三楼来对我们说:“师父一会儿上来看望你们。”当时整层楼的学员都兴奋的欢腾起来,就在这时伟大的恩师来了、大家使劲的鼓掌欢呼,兴奋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请师父坐下后,大家挣抢着向师父汇报心得体会和师父合影留念。相机在不断的拍照,拍了一会儿,照像的同修说:“怎么摁不下去了。”师父轻声说:“压着头了。”原来有一位学员无意中把手放到了师父的头上,这个学员急忙把手放下来,照相机又开始正常的拍照。

每次学习班结束时,全国各地的学员都想和师父合影留念,就造成了这样一种情景。这个地区的学员还没有集合齐人,就先把师父请到,又一个地区的学员一看他们的人没到齐,又把师父请到他们那儿去,结果师父要等着没到的学员。当时我想,学员这样做对师父有不敬之意,我感到心中难过。可是,我们伟大的恩师还是微笑着在等学员,师尊象个慈父一样的珍惜呵护他的每一个孩子。此时,我怀着最崇高的敬意走到师父跟前,对师父说:“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师父说:“你说。”我就说:“老师您的办班时间太紧张、太累了,班与班之间只有两天的时间,我想请求师父把时间再稍微延长一点。”当时垦利的班还没结束,别的地区(记不准什么地方了)已经有人来请师父了。这时慈悲的师父马上握着我的手说:“这个你放心,我受得了。”我也双手紧紧的握住师父的双手,一股强大的热流通透全身,幸福无比,常人永远也体会不到这种幸福。十几年来这九个字一直在我的耳边回荡,激励着我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第三次是在94年的6月25日师父在济南皇亭体育馆办班,共有4千多人参加了学习班。当时天气非常的热,在班上很多学员不断扇扇子,师父说:“大家是不是把扇子放下,这是个悟性问题。”大家把扇子放下后只觉得阵阵凉风不断吹来,从脚下吹满全身。但是伟大的恩师在这么热的天气给大家讲法时却连一口水都不喝,还在关心着学员,恩师真是为了他的弟子们吃尽了苦,操碎了心。和慈悲伟大的恩师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是永远难忘的。

还有一件在大法中显神迹的事,说出来和同修分享。99年7.20大魔头失去理智的搞起了这场最邪恶的迫害,出动恶警大量非法抓捕学员,强迫交书。在严酷的迫害下,单位的人、居委会的人不断的到我家里来强迫交书。由于电视、报纸等邪恶的宣传,我老伴害怕了,说什么也要把大法书全部交出来。我不交,他天天逼我(老伴对以前做的对不起大法的事很后悔,现在又回到大法中,也做了一些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这样持续了三天,我很不情愿的交出了书,这时我也出了怕心。但我决心一定要保住一本《转法轮》——这本上天的梯子,我决不会放弃大法。

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我拿了一本《转法轮》放在怀里藏了起来,过后我用新塑料袋一层一层包了八、九层,放到了一间闲屋里的木花堆里,放到最底层。放好后我站在那里突然想,发大水也湿不了,当时很自信的想到这事。不久,还真的应验发大水了,院里的水齐腰深,房间的水80多公分深,木花垛只剩垛顶没淹,其它都泡在水里了。

大水过后,我还是想大法书不会湿,这时我想把大法书拿出来换个地方,我上到垛顶伸手拿书时碰到一硬物,我把上面的木花推到一边发现了我放到里边的《转法轮》书,一点没湿。

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放到下边的,怎么会自己上到顶上来呢,当时悟性不高,只觉得太神奇了!现在才想到是师父在看护我,师父不想落下我这个弟子。当时激动的又哭又笑,心里充满对恩师的无比感激之情,在师父的呵护下,不长时间我又把大法书全部请回来了。

还想说一件事,就是我参加了师父的三次讲法班,一共才花了90元钱,而以前参加别的气功班,一次门票就要120元。可是中共恶党的媒体及流氓头子却造谣说师父“办班敛财”,真是邪恶透顶。

感谢师恩浩荡,感谢慈悲救度众生的宇宙大法,让我这个在世间、在迷中造业无数,随时会遭淘汰的生命,能够返本归真,成为新宇宙的生命。我一定珍惜这万古机缘,跟随恩师圆满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