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们的转生看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5月7日】我是一名11岁的小弟子,近期师父又给我打开了久远的记忆,告诉了我们转生得法的一些情况,也知道了受迫害的一些缘由。

(一)我们曾是不同世界的神,为了得法来到三界

我们来自不同的天国世界,为了得法,到达一个离三界最近的层次中等待转生。当时我和今世的妈妈在一起喝饮料,忽然听到一个响亮雄壮的声音:到了,到了。妈妈看了一下象表一样的东西说:转生的时间要到了,别迟到了。妈妈拉着我就往一个大广场飞。广场中央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台子,台子是用玉做的,橙黄色,上面镶嵌着钻石,台上有一圈玉制栏杆,每个栏杆上都有佛道神的雕像,台子的正面、侧面都刻有法轮图形。师父在台子上方,站在莲花上。广场上站着许许多多的神,都是些孩童模样的神。他们一批批来到台上,拜别师父。还有许多神界的众生来送行。拜别师父后,众神象流星一样快速的飞走了。

(二)转生的过程中遭到旧势力重重阻挡,有的神被逼签约

当时我们七个神在一起,互相介绍了各自的来历。这时天空由淡黄变为橙色,又由橙色变为红色。随之来了一伙旧势力的神,还有红色的小龙,其中有一个神是女的,是头儿。我们知道它们是坏神,是来阻挡我们转生得法的,就和它们论理,后来打起来了。最后为了不耽误转生得法,我们不再和它们纠缠,快速飞跑。我跑到二楼楼梯,这些坏神早已堵在那里,不让走,非得逼我签约才能转生,为了得法,我只好被迫签约,内容是:不好好学法炼功;不好好学习功课。爸爸也被它们堵住了,也被迫签了约,内容是迷恋于色。妈妈,还有徐爷爷是坏神们有意放走的。

现在我和爸爸严正声明:我们曾经被迫和旧势力签的约一律作废,完全否定、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紧跟师父,一修到底,不动摇。后来我转生在甘肃以南一个山村里,妈妈转生在我出生地的北边。我们相距不远,只隔几座山。

(三)修炼中受到的迫害

现在看来,旧势力的干扰无孔不入。别说被迫签约的,就是没有签约的他们也想方设法下死手迫害,千方百计把你拉下来。这几年我和爸爸遭到了旧势力的严重干扰与残酷迫害。

1998年,妈妈开始学法炼功,我也跟着学,主要是学法。2003年师父就把我的天目打开了。我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还有宿命通功能。我能看到很多,知道很多。师父还接我到天上去玩、除魔。那时我的状态非常好,几乎每次发正念都能定下来,到另外空间除魔。师父时时刻刻看护着我,给予我们的真是太多太多了!

可是2005年以后,我的状态就变得不好了:既不想学法炼功,也不想发正念;甚至不愿和妈妈出去做真相。记得2000年我就开始和妈妈出去做真相,那时我不到6岁,还没有上学,个子也不高。有时为了做真相要進十几个楼道很累,我也坚持下来了。我现在的状态自己着急,妈妈也着急,可就是不见好转,学习也不好,学校老师总找妈妈。我想这就是旧势力利用签约对我進行的迫害。它们是想把我拉下来,把我毁了,把我世界的众生也毁了。旧势力太恶毒了!

我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师父一定很着急,于是就把我的记忆打开,让我知道了我和爸爸与旧势力签约的事。现在我明白了,我决不能放弃修炼,不能听任旧势力的迫害。我要和旧势力一刀两断,以前的签约一律作废,不算数。现在是我自己说了算,是师父说了算,我一定跟师父一修到底不动摇。

旧势力不但对我干扰迫害,对爸爸的干扰迫害更是做了精心周密的安排。爸爸是1999年初开始修炼的,“4.25”以后就不敢炼了。不但放弃了修炼,而且还沉迷在色欲中不能自拔,挥霍了大量的钱财,我们家也差点毁掉了。爸爸被它们害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丧失了做人的基本道德,没有了良心,没有了廉耻,爸爸整个被它们拖到了地狱以下!

去年我看到在爸爸身上巴掌大的地方就有100多个洞,流脓淌水,有的洞里有虫子,有的洞里满是虫屎。身上还有许多被狐狸咬的伤口,在洇洇流血。那真是千疮百孔,遍体鳞伤啊!自爸爸从天上下来就有一个大狐狸精跟上了。这个大狐狸精是由许多小狐狸精组成的,在另外空间看有一条尾巴的,也有九条尾巴的,它们对应到人类这个空间就是今天的妓女。它们在祸乱人间,它们在害人,实质上它们害的都是天上的神。

现在我明白了,我和爸爸受到了旧势力的干扰迫害,同时妈妈也受到了干扰迫害,给她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在师父的点化下,我们识破了旧势力的迫害阴谋;打破了它们的邪恶安排;使爸爸又回到了修炼的路上来,在法中不断归正自己,弥补以前的过失。通过学法,妈妈提高了心性,修炼更精進了,我们终于闯过了这一大关。旧势力想把我们拉下来毁掉的邪恶安排彻底破产了。

感谢师父挽救了爸爸、妈妈,也挽救了我们全家。我们都要加倍努力修炼,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也不辜负众生的殷切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