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束缚 溶于法中


【明慧网2006年6月1日】我今年已50出头了,得法已将近8年。在这8年中,师父给了我很多很多,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尽师父的救度之恩。以下是我8年来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也是我洗刷自己的一个修炼过程。

1998年得法后,我的身体日益健壮,体重由90斤达至120斤。通过我身体的变化,我的家人也走上了修炼之路。为此,我的家庭充满了祥和,不再象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吵、家庭气氛象炸弹一样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我们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心里是无比的快乐与安慰,我们彼此互助互修,我和丈夫、儿子形成一个小集体,每天利用业余时间一起学法、炼功,互谈在法中的认识以及自身在哪些方面的不足,共同提高,我们也经常与本地的同修一起切磋一起炼功。

99年720中共恶党开始迫害大法,许多同修放下一切,踏上了上访之路,为师尊、为大法讨公道,用自身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实证实大法。而我却因怕而没有履行自己应尽的责任、使命,没有去北京证实大法。为此,我非常遗憾,这也是我一次最大的失责。

就这样,我在家一直到2001年4月师父经文《建议》与8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下来,师父用无量的慈悲敲醒了我这个迷途的弟子,使我终于明白了我此时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该怎么做。

正当我如梦初醒时,2001年,我儿子与几位同修用电视讲真相,被恶人抓捕迫害,被非法判刑,我与丈夫身心都受到严重打击。尽管如此,明白的我没有被此事所动摇,毅然踏上了证实大法、讲真相、救众生的正法之路。

我家在农村,我用一小块地种上各种小菜,每逢赶集我就带着菜去,边卖边讲真相,接受的我就当面送一份真相资料或光盘给他(她)们。晚上有时与当地同修一起去贴真相标语散发资料。也许是我干事心、欢喜心起来了的缘故,加上少于发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同年年底的一天晚上,我与当地两位功友一起去贴真相标语散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常人举报,县610恶人与镇上派出所的恶警来了一帮在路上拦劫了我们,并把我们三人关押在县拘留所18天,后又转到县看守所迫害30天。虽然我们没有向邪恶保证什么,但是我们心里明白,那不是我们要走的路,那是邪恶强加的迫害,同时也是我们没有学好法,被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带来了损失。

回家后,我们吸取教训,以法为师,多学法,多切磋,做到有漏即补,使我们环境渐渐变好。我与当地功友一个星期在一起学一次法,并多交流讲真相的经验,在法理上的升华,以及营救被关押的同修。

今年5月份,我儿子终于回到了家,并很快溶進正法洪流中。他的回家鼓励了我们,促使我们更加精進,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信正念的作用。我们共同学“九评”,先从我们自己肃清共产邪灵,认清它的邪恶本质,不受它的迷惑。无论它用多么华丽的外衣包装自己,在我们大法弟子的慧眼下一看就穿,并及时的解体它、销毁它。

我们将“九评”告诉所接触到的有缘人,认清恶党的邪恶本质,现在是天灭中共之际,曾经加入过它的组织(党、团、队)都要退出,以免被恶党牵连遭大劫之难,退党保平安。

许多有缘人听后都陆续的退出了中共邪灵的一切相关组织,我为他们感到非常的欣慰。但也有不听的,并且还要说上几句不好的话。我不为其所阻,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哪怕他们当时没有接受,我也要给他们留下慈悲,使他们在以后的机遇中有得救的可能。

以上是我修炼路上的一点体会、经验以及教训,我知道比起做的好的功友,我差很多。但是,我希望同修们指出不足,让我们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手拉手、心连心,共同精進,直至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