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法轮大法好” 讲真相闯出拘留所


【明慧网2006年6月14日】我在四月的一天被邪恶绑架,在与恶警对峙的二十四小时里,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并清理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的因素。虽然他们的意图是想要迫害我,但是他们不也是被救度的众生吗?本着这一善念,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讲《九评》,讲退党。

最后邪恶在没有得到任何口供的情况下,将我送往当地拘留所,我拒绝配合邪恶的一切行为,拒不签字。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妄想迫害我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到了拘留所,一下车,我就高呼“法轮大法好”,走到拘留所中还是高呼,谁劝也不停,就是不配合邪恶,在未履行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带入拘留所。

在高呼“法轮大法好”的过程里,我禁不住几次眼泪随着呼声流出来,心中体会到师父救度众生的大慈大悲,“法轮大法好”,发自内心的呼喊,这声音响彻天空,解体不正的因素。邪恶怎能阻止正义的呼声。

進到监室,我的眼泪迷住了双眼,嘴里依然喊着“法轮大法好”,犯人冲过来把我强行按到铺上,用毛巾、绳子试图堵住我的嘴,一次、两次……,每次都没有成功,每次我都用牙齿和舌头将毛巾顶了出来。他们看来没有办法,最后就不管了。

喊了好一阵,监室里的牢头儿烦了,过来用手掌使劲砍了我嗓子两下,立刻我的声音沙哑了,喉咙火辣辣的难受,但是我还是高呼“法轮大法好”,声音虽沙哑但还是很响亮,真是发自内心的呼喊,我将生命的力量赋予这句口号上,任谁也拦不住。

警察進来把我叫出去,原来是别的同修听见我声音沙哑,知道我挨打了,就让警察不要让其他人打我。我还是喊着没有停。警察再次将我送回监室来,跟犯人说不要打我了。他们就没有再打我。感谢同修的帮助。

我睁开了眼睛,犯人看我睁开眼,就过来跟我说话。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喊法轮大法好是抗议迫害。然后就跟大家讲了法轮大法的真相,有的就说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都知道中共不好。他们中大多都是因为打架進来的。跟他们讲法轮大法好都能接受。

休息了一下,我接着又喊。到了晚上,怕影响别人休息,我停止了呼喊。他们也都理解我。我喊法轮大法好,监室里的牢头儿也跟着喊一句“好”。他还说你早说炼法轮功的,省得挨这两下子了。

监室里的牢头儿由于身体原因,正犯头痛,我让他念“法轮大法好”,晚上居然他的头没有痛。他更相信了,并且晚上跟我学会了法轮大法的静功。他学的挺快,一下就学会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偷着炼。

睡觉的时候,躺在床上我找到了邪恶迫害我的原因,对妻子的执著,对情的执著,但是这一漏洞竟成了邪恶迫害我的理由。反省自己每一思每一念,很早就想突破这个执著,可是到头来总是有来自自身的观念和借口,对她讲真相也没有达到很好的效果,一拖再拖,终于导致邪恶的迫害。因为它们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你,放大你的漏洞,并将你置于死地。因为它们就是要让你修不成,它就是要害你。躺在铺上,我在心里背师父的经文和《转法轮》,心里更坚定了正念。

第二天,大家起床了,我又高呼“法轮大法好”,拘留所的警长把我叫出去聊聊。我跟他讲大法真相,劝他退党。他也从他的角度叫我不要喊了,说影响秩序。我说我不是冲着谁,我是抗议迫害。我说我可以选择在白天喊,分时间段的喊,尽量不影响他人的休息。因为我始终本着善的一念,不让他对我这个修炼大法的人产生反感,但同时又要达到我的目地,不让喊不行。我可以尽量符合合理的要求,然后继续喊。值班警察都把我叫出去,说不要喊了,影响不好。借这个机会,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劝退党。

最后拘留所所长也说了些吓唬人的话,我心里丝毫没有动。在这个过程中把对自我的执著又放下一层,任何恐吓也吓唬不了你,真是心不动。

在邪恶将我绑架的第一天我就已经开始绝食绝水,监室里的关心我的一个犯人说,绝食绝水没有用,把身体搞垮了怎么办,你出不去。我说“他们说了不算,听师父安排”。

在被非法关押的过程中,我本着善念,遇到任何人都给他讲真相,讲退党,讲中共集中营。没有怕心,将真相讲到位,没有了在外面考虑这考虑那的顾虑,效果好,不管是警察还是普通人。

我监室的其他人都退出了邪恶的组织。我也想到了如果邪恶進一步迫害我,怎么办?师父在讲法中讲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的法理,我内心的最后一丝彷徨也去了,更加坚定了正念,法理在心中越来越明,不管到哪儿,“法轮大法好”就喊到那里。发自内心的让世人知道,让宇宙众生知道。这就是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起到的作用。

第三天傍晚,监室的门一开,值班警察叫我,“你还喊吗?”我说“喊哪”。“来,我给你找个更好的地方喊去”。我穿上鞋子,跟着他走出监室门。

单位的车正在门口等着我呢。在车里,我的眼泪默默的流着,感谢师父再一次让我回到救度众生的行列中来,继续完成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完成的神圣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