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却人心恶自败”的一点体悟

谈一次正念闯关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6月17日】几天前,我刚一出门就被蹲坑的警察拦住,我不慌不忙的一边发正念,一边与之讲真相,到了派出所,我就讲三退。我想这次出事决非偶然,因为我们一直没有向当地派出所讲真相。这次既然来了,就要讲真相,师父讲了,“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没一会儿,他们就把我送到了洗脑班,我感到另外空间的邪恶,想加重迫害(表面上牵扯事挺大)。我想,谁说了也不算,师父说了算。我就听师父的,不管我有没有漏,那是在法中应该归正的,旧势力不配考验我。

我先找自己的问题,这一段时间由于学法不扎实,对时间有点执著,觉得退党人数都一千万了,恶党也维持不了多久了,留钱也没什么用了,省着将来浪费,该花就花吧,“苏共”解体时,一麻袋钱只换一瓶酒。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钱也花完了,工作也没了。没办法,为了挣钱,我到了千里之外的一个城市,虽然钱挣的不少,但离法越来越远。由于上班比较累,回住所也只是象征性的学会儿法,发会儿正念,偶尔也讲一下真相。我想我来在世间的目地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挣钱吗?如果是为了钱,又何至于此呢?(原来的生活条件比较好)既然是为法而来,那就要唯此为大,那是生命的根本,一时一刻也不能离开法。当初我离开本地的时候,多少同修挽留我,我也在彷徨中以生活没着落为由离开了。根本问题就是对法的不坚信,没有把法放在第一位,而把自己的生活放在了第一位,这旧宇宙为私的观念:有条件我就好好的证实法,没条件就慢慢来。在这一刻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我却把自己放在了首位。

我为自己感到羞愧难当,在邪恶越来越少的今天,作为一个老学员,还被邪恶钻空子,真觉得对大法是一种侮辱。由于自己被抓,在一定成度上给大法、同修、亲人带来了负面影响,我真感到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既然明白了,就要把他做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那里一下没有了自我,我不断的背法,发正念;同时给我接触的每一个人不断的讲真相、劝三退,结果三人退了团、队。

当正念之场越来越强的时候(很多同修在外面给我发正念,我也随时能跟同修联系上),法理也越来越明。以前对绝食有个错误认识,觉得身体不行了,自然就放我出去,所以每次都绝食绝的死去活来。虽然回家了,但身体都有不同成度的损伤,邪恶迫害的因素没有完全消除,总是在反迫害中修炼,今天就要把这个邪恶的根断了。我不承认这一切迫害,耶稣当年被钉在十字架上在新宇宙中是不被承认的,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就是神,谁动谁是罪,将来是偿还不清的。我的身体、五脏六腑都听我的调遣,我绝食是为了抵制非法关押,决不是为了把身体弄坏,锁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不许有任何损伤。

绝食通常牵扯到遭野蛮灌食,以前对灌食习以为常,没有太深去想,师父借别人之口点我,灌食不是折磨人吗?我想是啊!那些在“非典”中失去生命的医务人员不就是参与灌食等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吗?真正为她们着想,就不许她们迫害我,否则她们偿还不清的。每一件事都是讲真相的契机,我不放过任何机会。结果她们今天说灌没灌,明天说灌也没灌。

我的思想越来越清晰,环境也越来越好,有一天上午我的脑中不断的出现“了却人心恶自败”,结果没一会儿就告诉我,下午可以走了。

回到家,家人看到我好几天没吃没喝,不仅没事儿,还比以前漂亮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同修也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回来了,我也在法中归正了自己的行为。由此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一点小执著摔个大跟头,教训是深刻的,望同修以此为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