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新生

【明慧网2006年6月3日】2001年的冬天,腊月初八那一天是我最难忘的日子。我因被医院判了死刑(胃癌),从医院出来回到娘家养病。许多亲人都来看我,以为这回我可够呛。我在这时又出现两种不同的病状。原本对生活还充满希望的我这下可犯了愁。望着蓝天心想: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如此对待我?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我有幸得了万古不遇的大法。

得法的喜悦难以言表,师父说:“往高层次上传功,大家想一想,是什么问题?那不就是度人吗?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转法轮》)从那天开始我就坚持每天学法炼功,身体一天天的好转。从娘家回到了自己的家,丈夫也非常支持我修炼。我到家第一天时就胆胆突突的把我以前给人看病供的牌位拽下来烧了,心想:从今以后我就一心一意修大法。可当我看书到第七讲“戒烟”那段时我就开始犯愁了,心想:我抽两天再说吧。这时老师就借别人的嘴点化我,但我不悟,还想:老师啊,我再抽几天。老师又点化我。我想:这回可该戒了,可没戒几天又抽上了。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吸烟成了我无法逾越的死关。这时我害怕了,因为我大脑里强烈的反映往出跑坏念头,而且我一会儿想哭,一会儿想笑,我知道那不是我,我就强烈的抑制这坏思想。同时我抓紧学法,当我一拿起书时,我就泪流满面,心想怎么办呢?师父说:“抽烟也是执著,……我们炼功人不是讲净化身体吗?不断的净化身体,不断的向高层次上发展。那你还往身体里头弄,你不和我们正相反吗?”(《转法轮》)这么好的大法,我不能错过这万古机缘,必须坚修下去把烟戒掉,同时敬请师父帮助,这一关就过去了。

在2004年的春天,我开始走上了证实大法的路。师父说:“大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啊,都必须要做好。功得炼,你只要没有圆满那一天,你就得炼,你就得学,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情你们就要去做。这是肯定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每天和丈夫开着农用车到乡下赶集卖菜,车一停,我就拿事先准备好的正法材料去发放,可不长时间就被人发现并举报了,当时过来两个人对我丈夫说:“看她长的太瘦了,不然的话就把她送到公安局去。”这两人过来的时候,我一点怕意也没有,立即发正念,清除他们身后的邪恶,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平安脱险。可是从那以后,我再想发资料就难了,丈夫看的紧。我心想:不让我发正法资料,我就用嘴讲,所以我就利用一切有效时间讲真相,有时丈夫高兴了也跟着我一起讲。这样顺利的过了一年。

2005年5月,我还是象往常一样给别人讲真相、发小册子时,由于生起了显示心,结果被坏人举报就被绑架了。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在心里对师父默默的说:师父啊,我想出去,外面有那么多的众生等我去救呢,我不能在这呆,因为我得法晚、走出来的晚,不知道此时应该怎么做,这时师父就借别人的嘴点我,可我没有悟到。又过了20多天,又一名同修被抓進去,这下有伴儿了,于是她绝食,我也绝食,就在她绝食15天时,她人心出来了,不绝食了,管教一看她不绝食了,就开始做我的工作,就这样我绝食12天也失败了,这时我难过的趴在床上失声痛哭。

当我开始吃饭的第4天,警察就起大早用车把我俩送到哈尔滨戒毒所。这时我才认真的对待周围的一切。于是我俩相互配合发正念,并请求师父:我们一切听从师父安排,就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俩体检不合格,警察只好又把我俩拉回原看守所。回来后我们想:绝食为什么失败?主要是没和同修形成一个整体,就在回来的当天晚上,同修又开始绝食了,可我想:我等两天再说,这样过了三天,我的胃开始难受,一吃饭就想吐,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这样我也开始绝食了。我想:我一定要成功!一切都不配合邪恶。管教让我穿号服我不穿,他们说省里来人检查工作,这次检查非常重要,是一年一度评先進单位,让我俩听话,我想我为什么要听你们的话?不行,我是大法弟子,我只听师父的话,我得对得起师父,不能给师父丢脸。于是我俩商量,不能让他们给灌食。这时管教带人来给我俩灌食,我坚决相抗。管教吓坏了,把我关到了另一监号,并给我带上了手铐和脚镣,使我动弹不得。这时另一管教来劝我,我说:你今天就是说出花来,我也不听你们的,管教看我坚定的样子无奈的走了。不一会儿,警察就把我的手铐和脚镣打开了,又把我送回原来的监号,我又和同修在一起了。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同修和我一直在发正念,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在我第二次绝食的第10天,在师尊的呵护下我被放回家。回到家后邻居、亲戚都来看我,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我们在狱中的经历。有一亲友问我:你这么做值得吗?我说:值得!太值得了!因为我这条命是大法给的,是师父给的,我一定要坚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