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中别抓着人的东西不放


【明慧网2006年6月7日】最近,在我修炼的路上连过两关,一个是情,一个是钱。因人的执著太多,关过的不太好。其实谁都知道,过关中执著放的越快,关过的越快,越放不下人心,魔难越大,关也越难过。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我们兄妹几个聚在一起吃饭,饭后大家闲聊,说着说着,我弟弟突然说:“你女儿现在搞成这样,你丈夫又……”他欲言又止,我有点莫名其妙,不知他想说什么,我追问他怎么了,他一脸的无奈,很不想说,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他很不情愿的说:“有人看见你丈夫在外边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见者打电话要我马上开摩托车去看看。因不是什么好事,我当时没去。”

我弟媳也说,有一次看见他在麦当劳附近和一女子在一起,当时吃了一惊,也没敢告诉我。听了他们的一番话,再把我往日的猜测和我所知道的一些事连起来一想,明白了,往日只是猜想,现在几个人都看见了,错不了。2002年,我被国安非法抓捕后,国安也和我提到过这方面的事情。这时我心性也守不住了,气也来了,心里也明白,关来了,难来了。但人的各种心也不断的往外翻。

这一晚,我彻夜未眠。一正一邪,人念神念不停的在我脑海里交战。当人的观念出现时,越想越气,嫉妒心、争斗心、报复心都出来了。当神的那一念出现时,气渐渐消了,恨也慢慢融化了,那颗被妒火燃烧的心才得以平静下来。明知做人苦,做神好,可要去那颗人心,却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

正如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所说:“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

平日里,我自以为对丈夫的情已放的很淡,许多执著心也被表面的平静掩盖着。一旦遇到冲击,后天形成的人的东西都暴露无遗。我极力排斥,否定这些观念,并在心里反复说:“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转法轮》)“为情者自寻烦恼”(《做人》)“何为人?情欲满身。何为神?人心无存。”(《人觉之分》)

天亮了,我恢复了理智,正念战胜了邪念。我决定放弃用人的一切手段来对付丈夫。我坦诚、平和、善意的给他写了一封信,并和丈夫進行了一次长谈。没想到,我的这一关还没过去,新的魔难又降临了。

谈话中,丈夫又向我透露了他心中另一个不愿讲的秘密。他因买私彩(实际上就是赌博)已欠下一身债,加上债主频频追债,他又无力偿还,他感到焦头烂额,心灰意冷,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走投无路的他已失去理智,只得更加疯狂的去赌博。

听了他的话,我象又遭了一记闷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是雪上加霜。那几天,我心上象压了两块巨石,喘不过气来。家里经济本不宽裕,收入又低,以我们目前的收入,要还清那笔赌债,我不知要还到哪年哪月。在极度的烦恼中,我也失去理智,竟动手打了他两下。

那几天,虽然我的心很苦、很伤、很烦,但得了法的那一面却很明白,这不正是去执著、去人心的大好机会吗?而要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理和退掉人的表面这层壳,我们就必须在修心性上下苦功。每一次的过关,每一次的魔难,都是在去我们身上的魔性,也是在一点点的退去我们身上的这层壳。

在这两次过关中,我一直在思考,一直在向内找,表面上是丈夫伤害了我,给家庭造成了如此大的魔难,实质上是我的哪一颗心促成的呢?年轻时,我渴望有一个美满的婚姻,可我的婚姻并不如意。婚后我希望日子过的好点,丈夫能对我好点,可越求越没有。步入晚年,有幸得法,返本归真,我又求早日功成圆满,速速脱离这个苦海,求来求去,最后求来了丈夫对自己感情的背叛,到老了还要背着一身债过日子。

我的答案找到了,多年来,正是这颗求美好、求幸福、求圆满的心迟迟不去,被旧势力的烂鬼、黑手抓到把柄,并把这些执著放大,加以迫害,我的魔难就来了。今天,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终于找到了这颗心,这颗早该去的执著心。

虽然干扰很大,但我终于还是把它写出来了。我要把干扰我、迫害我的邪恶烂鬼、黑手曝光,窒息它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