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


【明慧网2006年7月2日】首先请允许我由衷的感谢《明慧周刊》给我们带来了跨时空的交流机会,在修炼艰辛的路上,在看到同修所写的文章中,我得到了无法言表的鼓舞与激励,给了我无限的勇气。于是我想不能只想“得到”而不“付出”。自己终于克服了种种借口和障碍,写出来交流,尽管我认识的不高,“三件事”也做的不好。

在近一年中,在整个不尽人意的漫长摔摔打打过程中,由于自己的不精進,麻烦不断的涌现,常常一波未平一波紧凑着来,而我深知接踵而来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用常人的观念以为的自己人生坎坷和各种遗憾使我将余下的希望(除修炼外)寄托在未出世的孩子身上,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和迫害的借口,致使我临盆的孩子“突然”窒息,而离开时又几乎要了我的命;在沉湎于极其痛苦中曾使我几近放弃修炼(异常繁忙的工作使我时常喘不过气来,几乎无暇顾及到“三件事”)。慈悲的师父苦苦的挽救了我,使我逐渐的恢复修炼状态。

在依赖的人心带动下,以为纵使有天大的麻烦与干扰起码还有夫妻两人共同承担,有丈夫可以依赖和共同促進的环境(这几年一直这样度过),所以都能过得去。结果在我状态逐渐好转之时,丈夫“突然”被关進牢笼。在恐慌未定的思绪下,整个家庭的重担包括双方老人的照顾、亲友带来的各种压力、经济压力等等一切都降到我身上。我拖着瘦弱的身躯承受着超负荷(那时觉的)的精神压力每天奔走于营救爱人的路上,然后马不停蹄的赶着上班,有时真感到身心上都承受不住,身旁也无人可倾诉,但难过的时候我总想到师父,想到师父为我所承受的一切。

我尽量的把自己最好的状态带到单位去,不管多艰难,我都用真诚的微笑面对着每一个人与工作,与同事们相处的很融洽,虽然工作中曾出现一些小过失,但我也努力的改正。可是,有一天很“突然”的莫名其妙的被炒鱿鱼,我相对稳定的生活又被打破了。

我感到“突然”并不偶然,在以为对金钱物质放得下而不在意时却被旧势力抓住各种把柄在经济上一再迫害。此事对我的干扰波动也不小,“一下子饭碗丢了。这是啥心情?”(《转法轮》第九讲)但这回我清醒了,我不能老因为不精進从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旧势力牵着鼻子走。我要多学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什么事情都没有修炼重要,什么事情都不能干扰修炼,“唯此为大”(《洪吟•得法》)。

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讲到:“神只能控制人心,带动人怎么做,人想带动神怎么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这样吗?你不得放下那些执著吗?能够被人带动的心不都得放下吗?”

我一直看到周围的环境以及常人肮脏的令人作呕的各种思想念头常常受不了,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在“粪堆”里“淘宝”,那些垃圾成为我的包袱而且越来越重,师父告诉我赶快扔掉往前走,我却还经常舍不得。我们每位弟子都知道“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第一讲),知道向内找。我常在同修交流文章中看到他们都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我每次在促進之余总有个念头浮现:这不浅而易见吗?怎么才找到哪?而自己对照法时总以为自己没有其中的根本执著,因为我问过自己当初入门时抱着什么目地?回想起当时震撼我整个生命的是令我完全改变了人生观、世界观的真理,那时强烈的纯真的一念是“朝闻道,夕可死”,宇宙中真的有法,有“天理”,那我还有什么怕的呢?然而最近我才吃惊的承认自己的根本执著——对生活“美好”的向往与愿望。因为向内找时,我发现自己不经意与人唠嗑时会对那些所谓幸福美满的人流露出羡慕之意,而之前我总以为自己是为了“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而对常人的附和。

找到了执著就得放下。我深切的体会到其实只要自己真正的放下执著,身边的一切并不起到干扰的作用,由此我更深的体会到“大法看人心”的内涵。我们要学会放弃——放弃各种各样肮脏的心,放下沉重的包袱,放的越多,心的容量就越大,人就越宽容,宽容与善待身边的一切,而周围的环境也随着心境而变化,这恰恰是“无求而自得”。想到以前遭受迫害在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只要我一想到全世界大法弟子是心连心的,我不是孤独的一个而走了过来,那到现在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还有什么理由不放呢?

以上是我近一年来在生活中修炼体会的点滴。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