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一出 邪恶自灭

【明慧网2006年7月24日】我是95年得法的,因为忽视学法修心,把讲真相发资料当作显示自己的资本。因为经常有同修赞扬修得好,心里沾沾自喜。其实师父在《修者自在其中》中讲:“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我还养成一种好强与自我意识重的心,听不得别人的意见,一贯正确的观念,讲出的话很刺耳。总是用训人的口气,毫不考虑对方的感受,总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这些都不是修炼人的心态,学法时不向内找。所以被邪恶找到迫害的借口,2005年3月我在发放“九评”资料时,遭到邪恶恶警非法抓捕、迫害,第二次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关押在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

由于平时学法不扎实,基础没打好,加上在非法被关押中长期没有法看。面对邪恶的环境,邪恶的恶警,邪恶的劳教夹控人员,全是用人心去对待,以恶治恶。气恨恶警利用社会败类、人渣来迫害大法弟子;恨恶警伪善、口是心非装着大善人来掩盖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真正罪行;恨恶警心比毒蛇还毒,迫害死大法弟子没有一点自责感,也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还要向受害者家人勒索钱财。正因为我有这些人心的因素,我与恶警成为敌对,只要是警察,不论是谁,我都不理不睬,没有好脸色,没有好语言。完全用人与人的行为在争斗,所以警察特别怕我,也特别恨我。有一次7•1中队的中队长赵帅群恶狠狠的骂我:老不死,要牢底坐穿。我回答她:你说了不算。把我列为最顽固,最不服管教。由于没有摆正正法基点及修炼人心态,完全站在常人的基点上以恶治恶。师父说:“修炼的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不以人为敌,尽量救度一切众生”(《2005年旧金山讲法》)。

我本是今年3月24日迫害期满,恶警发现我看师父的经文《去人心》、《越最后越精進》、《红潮落》,因此加教一个月。恶警7大队大队长郑霞找我签名,我不签,这是你们对我新的迫害,我不承认。郑霞说你看经文是事实,谁迫害你。我说我是大法弟子看师父的法有什么错?郑说劳教所不准看,你看了就要受罚,你签也得签,不签也要罚你,除非你告诉我经文是谁给你的。我回答她,我不会告诉你,免得你再造业。郑说你真的不签?我说不签,反正你们干的一切都是知法犯法,我不会承认,我师父更不会承认,你们所做的一切都要偿还的。郑气急败坏的恐吓到,你滚!

恶警大队长郑霞,中队长赵帅群,完全出自于恶性膨胀,3月28日将我换到7大队严管队,1号攻坚房。三个劳教员,她们的任务是充当恶警的打手,目地是“转化大法弟子。中队长史远清、副中队长贺玉莲授权给她们,只要不打死,你们用什么办法都可以,直到她们写为止。

组长李颖是吸毒加同性恋者,外表不男不女,狠毒无比,整人花样多,手段毒辣。雷晓铃40多岁,离婚,吸毒变态,行为凶狠,行凶时很少用手脚,用拖鞋、小板凳打,骂人狠毒下流。肖町然是买马的,她较善良,不骂人、打人,同情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她专管事务打水、扫地,帮大法学员晒衣服(不准大法弟子出门)有时房里无人时,经常眼泪双流对我说:兰姨,我很理解你们法轮功的人,不偷抢、连粗话都不讲,善良心又好,没犯一点法,遭这么大的罪,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不相信世上还有这么狠毒的女人(指雷晓铃),我实在看不下去,又没办法帮你,今天雷晓玲那拳直打你胸口。我急忙用右手一挡,兰姨你看我的手伤成什么样?兰姨看在我的份上就写几句吧,写得法后身体变化也行。在她的眼泪带动下,我写了学法后的心得体会。未修炼前,胃痛、头痛、腰痛、老年人综合症。95年有幸喜得大法,短短几个月多种疾病消失了,从炼功到现在没看过一次病,吃过一粒药,连医疗保险我都没办,给单位节约药费几万元。心性的提高,大法的神奇,多次救我的命(车祸),还有我亲人的命,家庭和睦。谁知恶警史远清不满意,骂李颖这是洪法。不行要我重写,我不写,她找了几个同修在高压下写的所谓转化材料(可能也是邪恶改的)。东找一句,西找一句改来改去,改的面目全非。我不同意,这是你们的意思想强加给我,我师父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李颖说我们不要你的人心,就要你的表面,不管你同意不同意,只要我们能交差就行。

过后我万分痛苦,象失魂落魄毫无知觉,痴痴呆呆,一天难讲几句话,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本来每晚只准睡3个多小时)头脑经常一片空白,恍恍惚惚。十多天瘦了20多斤。脸青,肿、全身伤痕累累,两腿肿的象铅柱子一样的重,又肿又麻不象人样,那样的日子过的度日如年,生不如死。悔恨平时不重视学法,正念不足,人心人情作怪,一念之差,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师父又说:“人的一念是有长期修炼做基础的。”(《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师父就是在讲我呀,千万年的等待,众生的期盼,师父的慈悲苦度,看在一个常人的眼泪份上就有意无意配合邪恶,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给邪恶的魔钻了空子,痛苦、内疚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期待我的众生。

4月8号-9号叫我回原队,中队长史远清找我谈话,其实就是恐吓,你的教期这个月底,你回到队上不要节外生枝自找麻烦,希望你好之为之。

由于思想负担重,正念不足,背上沉重的包袱。这一大关没有过去,又爬不起来,师父不会管我了,自言自语发出音来。正好同房同修听见,她很有力的回答:兰姐正念起来,师父一定会要我们,师父在等着我们呢。就这两句话给我多大的鼓励,我哭出声来感谢师父慈悲苦度。我知道是师父借同修的口点化我。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得更好吧,快一些重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

经历这次生与死的教训,我才真正认识自己,并找出很多差距。学法不认真走过场,不重视修自己,有很多的人心和执著。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加上怕心,做事粗心错了也不后悔,我行我素。我以前有所觉察但不愿意改,我丈夫(同修)为了去我这些不好的心,经常提醒,我不接受,每次都不欢而散。

我清醒后第一念,就是要揭露邪恶的阴谋。将7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揭露出来曝光。(因为李颖曾讲过,就是把你们打死也无人知道)这么几年了没有一个大法弟子敢讲出来,因为没有人传信息。我选定中午午睡起床时间比较合适,组长值班不在房里,另一个值班的心情还好,但身体不好,还在上铺未下来,其他房间的组长值班员也未起来。我请师父加持,我跑到房门口大声喊:同修们,值班的朋友们,7大队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队,被所谓转化的同修是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做的错事,这是我亲身体验的,我严正声明一切作废,“法轮大法好!”我还没有讲完,从各个房子跑出来十来个组长及值班员,堵上我的嘴,卡住我的喉管,使劲把我拖到床边,按在床上。打的打、骂的骂,想找死,老东西快回去了,还要生出事端来,你不想回去是不是,这一喊你加教活该,我们都要受株连,这个月值班奖泡汤了,恨死你。

第二天房组长找谈话,兰姨你为什么这么冲动,你不怕吗?你怎么不想想后果,你又不是不知道劳教所定的所规所纪,专门针对法轮功的。看经文加教一个月,喊法轮大法好加教一个月,你昨天中午揭露7大队迫害大法学员的真相,当着全中队大喊大叫起码加教2-3个月,还有受皮肉之苦,这又何苦呢?我也会受到连累,夹控不到位。我告诉她,邪不胜正,一正压百邪,邪恶最怕曝光,你不会受到连累,我更不会有事。事后风平浪静,恶警装聋作哑。

邪恶的劳教所是人间地狱,遍地乱法烂鬼、妖魔鬼怪、狐、黄、白柳,真正是邪恶魔窟。当时我什么都没想,一个心愿就是要把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讲出来,告诉同修不要上当受骗,坚定正念,彻底清除共产邪灵和共产恶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

4月24日按期回到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向明慧网严正声明(还有劳教所的同修托办)在劳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一律作废,全盘否定,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坚决走师父安排的正法路,一修到底。师父在讲法中讲:“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做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