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更好的圆容整体


【明慧网2006年7月28日】最近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讲了大法弟子“最突出的、最大的,也是一直长期没解决的”“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这个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的问题后,我体会到我们现在的个人修炼也必须重视了,因为师父正法進程到这,个人的修炼状态直接影响到正法的進度,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要严肃的对待自己的修炼,认真的查找自己的不足,使自己真正提高上来,我们才不会让慈悲的师尊一等再等。

下面把自己最近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希望对同修会有帮助。认识粗浅,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争斗心、妒嫉心与修口

修到现在,大部份同修对常人中的名利之类的东西都已看淡,可是在修炼人之间还存在争斗心和妒嫉心。在我身边就有这种现象:同修之间由于对法认识和理解的不同,配合做事时,意见不能达到统一,时间久了产生一定的隔阂。这样一来在我们整体中就形成了一种非常不好的物质。这种不好的物质没有被及时发现并根除,任由它滋长、蔓延,修炼人在正念不足的时候就容易被它带动,随着它想、说、做,它就被不断的加强,反过来再来干扰人的思想,再随着它做不好的事,从而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看到同修有不足要当面指出,说过就算了,不要对同修产生观念,这种不好的观念于自己、于别人、于整体都没有任何好处。看到身边有谈论同修不足的,不要随声附和,这样会助长同修的执著。要抱着圆容整体的态度,把事情解决好,帮助同修消除隔阂。当然如果发现同修确实有问题或给整体带来不好的影响,大家在一起讨论如何解决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注意一下别有什么心,这也是对整体和同修负责。

二、求名的心(或者说显示心)

我发现自己身上还有一种物质,它总觉的自己修的好,不能容忍别人把自己看低,每次心里不平的时候都是它在起作用。举个具体例子,一次我问一个协调人资料点人员是不是够用,如果够用的话,我应该去找一份常人的工作,以圆容好家庭和社会关系,同修竟冷冷的抛给我一句话:“心里不平衡你就别做(资料)了。”当时表面上虽然忍了下来,但心里确实不平衡起来:为了大法,生命都在所不惜,谁不愿意专门做大法的事?这些年这么拼命的做,怎么还得了个心里不平衡的名?心里翻腾的真是受不了。

后来想明白了,不关同修的事,是自己身上有这个物质造成的,是它受不了,否则不会被带动。为什么受不了别人把自己看低呢?为什么要在别人的心目中博得一个好感?这就是求名的心。一个接近圆满的人怎么会在意人对他的看法呢?只管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好了,“做而不求”,一切都在其中。最重要的是大法得到了证实,众生得到了救度,这不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真正目地吗?找到这颗心后,就针对它下功夫,反映出来意念中就销毁它,逐渐的这颗心就去掉了。

三、 情

我发现自己对自己身边的人容易发急,态度把握不好,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情的作用。把身边的人当作是常人中的亲人了,没有做到师父讲的:“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转法轮》)其实能不能在自己身处的环境中做好,在对待父母、配偶、兄弟姐妹、孩子的态度上能不能时时保持一个修炼人的状态,这才是心性的真正尺度。所以我下定决心,对身边的修炼环境一定要高度重视,本着一个修炼人的态度去对待每一个人,包括对待自己。

以前看到母亲(大法弟子)的不足时,总是脱口而出,从不考虑她能否承受得了,有时母亲不接受时,我还跟她发急,非得“逼”着她接受。可是如果换成其他同修我会站在对方能接受的角度善意的指出,对方接不接受我也不会执著。现在我认识到是情在起作用,我就努力的克制它,把母亲当作同修,态度也尽量把握好。

有一天母亲指着院子里的一片葱对我说:“你看这片葱,我们每天看着它,夸它一句‘长的真高’,它就长的又高又壮;而同时种在门口的那片葱,看它的机会很少,也没有夸过它,它长的就又矮又瘦,还不及院内葱的一半。看来我们大法弟子发出的目光都是有能量的啊。”我突然悟到自己忽视了善念的力量,对待同修应该发出良性信息,而一味的指责只能是推了同修一把。我痛下决心,以后决不跟母亲发急。不管我与母亲有什么因缘关系,也可能是她前生欠了我什么,但作为修炼人,我不要这些业力轮报,去跟母亲讨什么债,我要的是修炼人心性的提高。当我不再指责母亲的时候,我发现母亲自己悟到自己的不足了,认识的非常深刻。我惭愧极了,师父教诲我们的真是太对了:“修炼人决不是指责好的,也不是我这个当师父的把谁批评好的,也不是你们互相之间批评指责好的,是大家自己修自己修好的。”(《洛杉矶市讲法》)

四、 对清净心的理解

有时思想中老冒出一些不好的念头,比如别人如何如何误解自己,这件事应该如何如何去做,别人会怎样想我等等,甚至在发正念时都静不下来,这些都是思想业力,有的时候顺着它想了很长时间才突然明白过来,这时候就非常懊恼,也非常沮丧,为什么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呢?当背法背到“清净心”这段后,终于对师父讲的这段法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我是这样理解的,之所以静不下来,存在着主、客观两方面的原因。主观上我已经逐渐在认识,而客观上严重干扰我们的东西也很多。以前对法理解的很浮浅,以为主观上的原因很深,不太容易做到;客观上的原因很浅,只是人类道德败坏,一切文化、文艺、美术等都随之发生变异的问题,只要我们修炼人不随波逐流,不用这些滑下来的标准去衡量,同时归正这些东西就行了。现在我体会到客观上其实也不是那么简单容易做到的,也有其更深的原因。

这些反映到人这的东西都是高层生命弄来的,师父讲:“就包括现在社会上最烂的东西,也都是不同的神弄来的”(《2005年旧金山讲法》)。所以它们对修炼人的干扰就不止是低层次的干扰,而是对应着宇宙中一切被正法牵扯到的高层因素,所以我们“神起来”才这么困难。师父说:“这旧势力就象走向更新、解救众生的最大的一个最难推开、最能迷失方向、真假难分、最不可穿越的障碍,新穹体诞生之际的生死存亡的锁、更新的大关。”(《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安排了它们所要的东西,这些不属于我们承受的东西一定要坚决排除、销毁。

有的时候它们往我思想中反映的极其强烈,清理的时候感到很吃力,有的时候真象是身不由己,为什么会这样呢?当我背完“清净心”的时候,突然想起师父讲的一段法:“你太怕那个坏的能量了。来了你就能溶解了它,化成原始之气为己用。”是啊,如果是来自于自身的业力,消掉它,消掉多少,功就长上去多少,这不是大好事吗?如果来自于旧势力的干扰,就把它转化,又何必担心、沮丧、懊恼呢?来的越多,销毁它的机会就越多,还省得去到处找它销毁了(当然我们不是有意去求它,而是顺其自然)。悟到这层理,我感到特别轻松,这一切干扰变的什么也不是,对付它们简直太容易了, “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

五、 生命在“为他”的机制中得到升华

前几天母亲与我交流,说我在做大法的事时虽然有时态度发急,但是基点是为了法,是以“他”为出发点,而这一点却是最最重要的。(当然态度发急是一定要修掉的,无漏才是最终的圆满)。

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修炼的如何,最根本上就看他对师、对法的坚信程度,能不能时时刻刻想到护法,能不能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能不能为了众生不惜自己的生命,这是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而遇事、想问题、大小事情中需要选择时,总是围绕自己,而不是先想到他人,这是旧宇宙变异生命的特点。因为未来的新宇宙的根本属性是为他的,要想走入更新,旧宇宙这个为私的机制必须解体。

以前对这个问题没有仔细的想过,母亲一说我恍然大悟,是啊,自己在一切为了别人,为了法的同时,不知不觉的在升华着。在我们没有想到自己,一切站在法的角度,站在他人的角度无私的付出的时候,师父给了我们所有我们需要的和未来所需要的一切美好珍贵的东西,用我们生命的永远都无法回报啊!

最近我对这个“为他”的机制感觉越来越明显,当我诚心诚意的帮助同修的时候,我感到全身发热,尤其是腹部,而后感到自己的执著心也随之消掉了。每次站在整体的角度上为了消除整体的隔阂,为了帮助同修提高,没有一丝自我起作用时,都有这种感觉。原来生命在“为他”的机制中才得到了真正的升华!这种“为他”并不局限于特意去帮助别人,而是在自己所处的一切环境中,发出的每一念都是为别人着想,而不是为了自己。即使是找自己的执著,使自身提高,所想到的也应该是为了法,为了整体,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

我和同修们相互约定,在修炼的路上我们一定要时时鼓励对方,只有我们在意识上真正达到彼此信任,彼此圆容,才能真正使整体发挥出强大的能量。

六、让神的一面复活

对于思想中反映出来的人的思维逻辑我们一定要否定,要用神的思维方式去想问题。只有不断的用神的方式想问题,才能逐渐的达到神的状态;而经常用人的思维想问题,那就突破不了人。

最近我突然想起来背师父的经文《道法》,一遍又一遍的背,不停的背。在家里出声的背,大声的背,走在街上默默的背,那些看起来极为顽固的人心和思想业力一下子全部解体,整个身体沐浴在法中,真感到天清体透,正念非常强,我体会到了神的一面主导肉身思想的状态。自己没有刻意的去做什么,但周围的环境不知不觉的被改变,心想事成。这不就是神的一面复活了吗?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的责任是助师正法,圆容师父所要的。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不承认旧势力妄想左右正法所强加進来的一切,抛弃一切人的东西和一切旧宇宙生命的构成因素,只要我们有这个坚定的信念,“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最后一定会达到师父要求的状态。最后提醒同修,在遇到魔难的时候第一念要想到师父,求师父帮助。

以上为个人在修炼中的一些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