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黑太阳731”的红色恐怖


【明慧网2006年7月3日】令中国人一提起就切齿的“731部队”,是73年前,侵华日军以“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为名专门研究细菌武器的秘密部队。其首恶石井四郎最为得意的一项“成果”便是,将宪兵警察逮捕的中国人士当作实验的“木头”,即活人实验品。而石井四郎最终因为他的反人类行径成了人人唾弃的“魔王”,“黑太阳731”成了罪恶的代名词。

这是一场日寇针对中国百姓的生命无端践踏,是为所有中国人以至全世界人所不齿的罪恶行径。

而如今,万万想不到的是,在中华大地上,仍在上演着一场针对善良、无辜的中国公民最惨无人道的虐杀,最残忍的活体摘取器官后再为他人实施器官移植的暴行。

万万想不到的是,被国人恨之入骨的“活体细菌实验”竟被共产邪灵操控下的“屠夫医生”演变成令全球骇人听闻的“活体器官移植”。相比之下,日寇的“黑太阳”比照中国流氓政府针对中国无辜百姓所制造的“红色恐怖”就显得逊色不及了。

两者虽然产生在迥然不同的年代,也有着太多的相同和不同。但透过这些鲜明的对比后,留给国人的思考是沉重的。

相同的是:两者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都是针对着善良的中国百姓;都同样是在活人身上进行着最野蛮、最血腥的虐杀,满足它们的邪恶欲望后再将遗骸进行焚化以销毁罪证;都同样是打着一种掩人耳目的旗号干着最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在隐蔽的地方进行着秘密的屠杀。

不同的是:

前者是日本侵略军针对生活在殖民统治下的中国百姓。后者是号称在“人权最佳时期”、“以人为本”的中共恶党操控下的监狱、医院针对着手无寸铁、只想做好人的中国公民;

前者是日寇为了在侵略战争中得到更充分的对异国侵略的需要,而后者是为了扼杀善良的中国百姓对“真善忍”的信仰;

前者没有针对第三方的暴利获取,而后者是以救人为借口实则在残害被摘取器官者的生命中牟取暴利;

前者在战败后唯恐暴露其杀人的秘密,731部队将在押人员全部杀害的同时自行炸毁设施。而后者是在“和平时期”的“和平领地”实施的屠杀受到共产恶党的庇护所使用设施无须销毁;

前者731部队具有“单一性”,而后者的秘密屠杀地点具有“多发性”,只要是在中共所操控下的监狱、劳教所、医院就不可避免的发生比“731”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血腥屠杀;

前者在做恶当中并没有向全世界人张扬其“活体实验技术的高明”,而后者却在全球范围内一边夸耀其“丰富的器官供源”和“高超的移植技术”,一边为牟取暴利而大做广告,拉拢客户。而这种虐杀却还往往被中共流氓政府的媒体堂而皇之的称为“最高境界的拯救生命”。

比较到这里,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为生活在这样的国度里感到耻辱,每一个有思维能力的中国人也会真切的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邪恶与疯狂无度,什么是作恶多端与不知廉耻。除了这些,我们还应该看到什么呢?那就是日后将要发生的结果是否相同。

任何事情都遵循着不变的真理,那就是善恶自有因果。

既然,“黑太阳731”早已经成为世人心目中罪恶的代名词,那是因为其对人类所构成的犯罪是有目共睹的。那么当今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摘取”的红色恐怖也必将成为世人心目中最残忍无度的血腥代名词。因为“活体移植”已把共产邪灵的狰狞、凶残、嗜血的本性暴露无遗。自被曝光以来中共所受到的全球性的声讨和停止虐杀的呼声更是人心向背的最好的证明。

既然石井四郎被世人冠以“魔王”的骂名,那么那些披着救人的外衣残害无辜的医生被冠以“恶魔刽子手”也是受之无愧。

既然“731”部队的主要战争罪犯在柏林军事法庭上以及沈阳审判中,不得不低头认罪,供认了731部队的丑恶罪行。那么所有参与针对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摘取”的刽子手们的下场也就不言自明了。历史和真理也不会让他们逃过历史性的正义审判。尽管最后审判的那一时刻尚未到来,但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历来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历史就是这样的相似却又有着令人震惊的相异。正是这些相似、相同或相异的演绎给世人以思考,从中辨别善恶真伪;给人以启迪应该怎么做;给世人以教训不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