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大法弟子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6年8月15日】我98年得法,曾身患多种疾病,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各种疾病都好了。全家人包括亲戚都说法轮大法真好。

19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恶警和乡镇政府多次到我家骚扰。2001年十一前几天,乡镇政府丁某和郑州须水派出所金保成及村委治保主任到我家,让我跟他们去郑州晚晴山庄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他们说:“这一次不需要你们家出钱,那里吃的好,环境很好,一个月就可以回家了。”我说:“我不会去的,那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母亲80多岁了,行走不方便,还需要我照顾。”不管怎么说都不行。他们已经把看管我的包夹人员都找好了。包夹人员和他的父亲一起来到我家,我跟他们讲真相:“我遭到过多次迫害,拘留所我已经进三次了,每一次都是几个月,你们为什么这么不讲理,大白天还要来家抓人。”他们说:“上级指示,你不去我们不好交差。”我边讲真相边不停的发正念。就这样我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走脱了。

为了避免再被迫害,我和女儿到几十里以外的集贸市场办了个洗衣店,维持生活。2002年9月18日中午,郑州须水派出所和乡政府孙海龙等四、五个人开着车,车横挡在我的店门口,他们几个人进门就说:“叫你到晚晴山庄去学习”,我说:“我坚决不去。”孙海龙说:“已经找了你好多天了。”我说:“你可真邪恶呀!哪一次抓我、灌食、到我家骚扰没有你?今天无论你说啥都不会跟你们去。”我女儿说:“我妈有病,躺在床上没有人管,她炼法轮功以后病好了,你们三天两头来抓她,家里的钱都被你们罚光了。要是不讲理,从现在开始我也炼法轮功!你们抓吧!今天我不会让我妈跟你们去的!”他们几个人一齐上去拉着我就往外拽。我一只手抓着洗衣机,他们就是拉不动我,没有办法,只好出店门打电话要援兵。就在这时外边挤满了人,大概有好几百人吧,我在店里对外大喊:“因为我炼法轮功多次遭迫害,今天他们大白天来抓人,天理何在?我今天告诉你们,我炼法轮功一炼到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停的喊,大概有一个多小时,放学的学生也很多,平时讲真相还真没有这个环境呢!太好了,给邪恶大曝光,几个邪恶之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静静的听着。

又过了一会儿有四个全副武装的武警他们想进屋抓我,推拉门就是拉不开,他们看着觉的奇怪。这时我女儿不知道邪恶之徒推不开门。她为了我的安全,进屋来保护我,她一下就把门推开了。邪恶之徒趁机进了屋。几个人把我女儿按在地上。另几个人推着我往外边拽,我站在汽车台阶上向周围的群众继续讲真相,“我炼法轮功没有错,国外几十个国家都炼法轮功。只有在中国遭到迫害,我们在中国炼法轮功的人没有安全,他们想抓就抓,这样的迫害天理不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看到善良的人们交头接耳,愤怒的目光投向了邪恶之徒。

他们把我送到晚晴山庄洗脑班,那里已经关押了很多大法弟子,不允许学法、炼功,一旦发现就会遭到毒打。大法弟子被逼迫定时看对大法的诬陷录像。有一次我立掌发正念被邪恶之徒王志发现,他上来就打,我就背洪吟《秋风凉》。邪恶之徒气呼呼的把我拖到卫生间,地上泼上水让我赤脚站着。他又把恶警韩红涛叫来,把卫生间的门打开,韩说:“听说你喊口号了?”我说:“没有啊,我是大法弟子。”韩说:“你再给我说一句!”我说:“我就是大法弟子!”韩上去就打,这时王志冲上前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另一只手拧着我的胳膊,把我的头仰面朝天背靠墙,韩在我的脸上来回打耳光,然后又掐住我的喉咙,捏住我的鼻子,呼吸困难,就要窒息了,我赶紧求师父帮帮弟子,这时韩才罢手。我被关进卫生间10天。半夜里又听到邪恶之徒吼叫起来,大概又是在打大法弟子了。

我开始绝食抗议,韩说:“你不吃饭,我有的是办法,天天给你灌食,我在这方面的经验多了,也不需要去医院。”我被几个人按住,韩用打针用的针管灌食,灌的是米汤水和浓盐水,灌了之后就拉肚子。

大法弟子陈真萍因炼功都遭到过毒打,被掐喉,捏鼻子使人窒息,并且关进卫生间多天。大法弟子董畅兰快70多岁了,绝食一个多月,仍不放人。

大法弟子在2002年底,大部份都被放出来。但又有新来的大法弟子被关进去。后来只剩下六位大法弟子,我们每个人都写了抗议书,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释放,给我们自由。

我女儿结婚时恶人都没有放我,我被非法关押了八个多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