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八日】在停止修炼两年后,我在一年多前又回到了修炼的路上。我想谈一谈我回到大法中的过程及随后正法修炼的体会。希望这些体会可以鼓励落下的学员尽快回到大法中,并且也能提醒其他学员保持精進。

我是从1999年秋天开始修炼的,在中断之前,我修炼了四年。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并没有把学法摆在第一位,而且又脱离了爱尔兰集体修炼的环境。从表面上看来,是因为我忙于工作、学习和讲真相而没有平衡好时间,这给了我松懈的借口。可是实际上,就是因为我并没有将大法摆在第一位,没有将学法看作最重要的。渐渐的,我的正念就越来越弱,我的思维也变的局限、不清楚。我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在把我往下压。我有时也会感觉头脑清醒,但是那也只是让我想“一会儿就学法”,或“明天一定学法”。

脱离修炼的过程持续了两年。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的心在“做一个人”和我真正希望的“回到大法中”的选择之间被撕扯着。有时我会感到我被人向两个方向撕扯,但我心中一直还有大法,我也知道即使我掉下来了,师父却一直在关心着我。我知道,我的那些头脑清醒的时刻是师父替我清除了干扰,鼓励我加强正念回到大法中来。

直到那两年的结束,障碍我回归大法的一直就是怕心。我担心人们会说什么,会怎么想我,为什么我会一错再错。

师父在《走出死关》经文中说:“本来就是因为执著与怕心走错了路,走回来又被怕心牵制着、挡着走回来的路。”

这就是当时的情形。每当我想从新修炼时,我却不敢拿起《转法轮》这本书。因为我觉的我已经不配再学法了。这些想法一直挡在前面。但这难道不是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吗?

我的回归加强了我对师父、大法和正念的信念。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了很久,认真考虑从新将我的心坚定的放回到大法中。我当时感到我想回来是出于一种想修炼的自私的动机,所以我又深深的向内找。我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那只是阻碍我回来的一种干扰形式。我冷静下来,再一次肯定了我要修炼的决心。

在那之前,我泡在情中,觉得心痛和迷茫。但是,当我做出再次修炼的决定后,我立即感到了身心的宁静。

回到集体中的第一步就是要和其他学员取得联系。因为我始终担心别人会怎么想我,我感觉并不轻松。我给唯一一个我还知道电话号码的学员发了一个短信。他给我回了电话并与我交谈。他的坦诚以及对我回到修炼中的真诚喜悦感动了我。我们之间的一切都是敞开的,这是我很久都没有感受到的。我记得师父在广州讲法中说过法轮功是一块净土。在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

其他的学员们也都全心全意的欢迎我回来。我长久以来形成的怕心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回来后,我坚定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将学法摆在了第一位。偶尔会有思想业干扰我,企图把我拖下去,但是我成功的摆脱了它们。我也决定要用更多的正念面对怕心。

回想我之前的修炼和两年的沉沦,我看到根本的原因是我的求安逸之心。因此而招来干扰,因为我不能好好学法,所以一直看不到被干扰的原因。我想我过去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没有用足够的正念清除干扰,讲真相也做的不够。

经历了这些,我对修炼的理解改变了。开始时,我认为修炼是一件特殊的事情,而一个修炼人需要走一条渐渐远离人世的路。比如:不参与任何常人社会的事情。但回来之后,我理解了在更深层次上,当人就是为了修炼,而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理解了这些,我的求安逸之心一下子减轻了,把学法摆在第一位也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师父在“走出死关”经文中说:“其实,失去这万古机缘与来世上的真正目地,比没脸见人的执著更可怕。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本来就是因为执著与怕心走错了路,走回来又被怕心牵制着、挡着走回来的路。”

回来后,我的想法彻底改变了。我认识到:我不需要担心别人怎么想,也不必担心。我只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在我做的每件事中提高心性。这样我就永远不会掉下来。

过去的几年中,我也遇到了一些其他学员在修炼的路上摔了跟头,而暂时离开大法。我决定写下我的经历,来鼓励这些学员回到法中。也希望其他学员从我的经历中吸取教训,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

让我们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并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