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后的路上互相帮助


【明慧网2006年8月20日】

师父好!同修们好!

修炼的七年中,我很幸运的参加了国内外的各种大法活动,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有过飞跃,也有过跌落,然而很幸运,有慈悲的师父的帮助,我总能再次爬起来并继续前行。

下面我将谈谈其中的几次。希望这次交流能够使其他的同修受益。其中之一是2004年圣诞节我和来自世界各国的同修一起,在纽约曼哈顿讲真相

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来没有在圣诞节这个特殊的时刻离开过爱尔兰。当时我求安逸的执著很强,总是想和我的家人待在一起;而且我从来没有坐飞机旅行到那样远的地方,心里有点不安。

我一个人坐飞机去纽约,但当抵达时我将和一些英国和爱尔兰的同修汇合。离开之前,我一直以为爱尔兰很冷,但当我抵达纽约时,发现那根本没法和这儿比。我费了好大劲儿找我们将要一起住的房子,最后终于坐地铁到达了那个地区,当我找到房子时,却发现屋子里没有人,因为身上有行李,我不得不待在屋外等人来。

我打了其他学员的手机号码,但是我的手机却不正常工作,我一个人也没有找到。终于等他们回来了我才得以進屋。他们欢迎我并告诉我哪层楼的地方是我的,因为只有三个房间可以住,可是总有15到20个大法弟子同时待在那里。我遇到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学员,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这感觉很棒。我们在那所房子里一起学法很多次,营造了一个很好的环境。

在离开爱尔兰之前,我时不时的牙疼已有一段时间;到了纽约后,牙疼又犯了,因为牙神经接触冷风会变的很疼。但我发现解决这问题的好办法就是把这痛当作修炼的一部份,而且这对消业也有好处,如果不是这样的情况,那就是旧势力做的事,试图让我停止在街上洪法。我就发正念,加上师父的引导,问题就解决了。

因为有这一念和对师父的坚信,疼痛每次来时都很快就消失了。我在纽约待的一周内牙痛反反复复。我意识到只要我把牙疼当作修炼的一部份,它就会停止,如果我以为是牙疼时,就会多疼一会儿。

当我们在街上时,雪下的很大,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炼功和向路人发资料。

我曾经在都柏林的街上洪法,觉的那儿的人很容易接近。我一开始就发现很难接近纽约人,他们总是很匆忙的走来过去。在正念和微笑的作用下,情况开始有些转变,当我递传单时,我就想这个人是被引导过来叫我给他们传单和了解真相的,所以我尽更大的努力和他们对视交流,因为最初的接触是非常重要的。

我对安逸的执著越来越淡,我开始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了上街洪法活动,不再想寒冷的天气和身体的不适。帮助我更多的是我经常拿自己遭的罪和在中国被关被迫害、遭受巨大魔难的同修比。他们一定会很高兴在各种天气下讲真相。我一直很欣喜这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同修,讲着不同的语言,有着不同的社会背景和文化,却能在一起把街上的活动做的很好,每个人都明确的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第二个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很荣幸的参与了爱尔兰大纪元时报的工作。爱尔兰大纪元时报已办了一周年了,在爱尔兰和其它国家同修的不懈努力和帮助下,每周的印刷出版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在这一年中我们有时很缺人手,我们克服了懈怠并继续开展工作,当时我们很吃力的在做,但一切都很容易的话,我们就不会修炼到我们现有的层次了。办报纸的经历让我体悟了很多,在此我谢谢同修们的付出和坚定,没有他们,这条路将会艰辛很多倍。

在我结束我的心得交流之前,我想和大家说:时间越来越少,我们必须记住要无私的对待他人,为他人着想,正念正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相信我们都会到达最终的归宿,给人类留下美丽和光明的未来。

谢谢慈悲的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2006年爱尔兰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