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傅可姝遇害看本地区整体配合的差距


【明慧网2006年8月20日】傅可姝、徐根礼在江西井冈山惨遭迫害一事,现在已在明慧网登出,并在《明慧网周刊》刊出。傅、徐二同修在去年11月8日失踪,当时对傅失踪一事,听其他同修谈起,时已失踪20多天了,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认为傅修的很坚定,正念很足,在当地开阳县同修谈起她来都非常敬佩。当地的邪恶经过多次的较量,在她强大的正念下,最终见到她就躲。这一次的失踪,认为她一定能在大法的护卫下正念闯出。为了清除旧势力对她的迫害干扰,也找了一些同修协商上网揭露迫害失踪一事,只是感到没有很清楚的了解事实经过,怕有不符合事实的报道,不够严肃。问了一些同修,大家都不够了解,产生等一等的心态,也没有呼吁本地区的同修为此事集体发正念,没有更進一步的去找她的家人了解详情,错误估计了邪恶迫害的成度,错过了最佳的营救时间。

从傅可姝、徐根礼被迫害一事反映出本地区整体配合上很大的不足和自己麻木的状态。当听到傅失踪时,没有去立即找其家人联系,了解具体情况,掌握事实,立即上网,呼吁本地区同修齐发正念,破除迫害,解体邪恶;也没有呼吁井冈山当地同修了解情况,收集当地邪恶的电话,曝光他们的犯罪事实。如果当时能及时的去做,邪恶就不敢这样为所欲为的迫害他们。当有同修说,傅可姝的家人不愿把这事上网,怕影响他们一家,受邪恶迫害。此时,没有站在法上去看问题,而是用人的一面去理解,这一念之差,为营救傅的事就只局限在她的家人范围了,致使傅和徐在邪恶迫害中,遭受了不可想象的惨烈,最终也没有得到本地区同修的帮助。

我们没有真正按师父的法去做,把她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在和同修交流傅失踪一事,大家也只是作为了解而了解,而没有形成一个整体,立即破除旧势力的迫害。往往同修被迫害时,也都只是找同修有漏在那里,为什么让迫害得逞,而没有向内去找。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应该如何去做。傅和徐被迫害的事,最大的漏就在于我们本地区在此事上缺乏整体配合,没有做反迫害解体邪恶的事,在于自己的麻木,和同修之间一种情的观念。一些同修听到和自己不熟悉的同修被迫害,并没有站在法上、站在整体上去看问题,忘记了我们在大法中修炼,反迫害解体邪恶,我们是一个整体。麻木不关心,而对自己周围和熟悉的同修被迫害时才显得积极配合。

傅在井冈山失踪的事在2006年4月12日明慧网报道后,4月下旬便收到了当地公安认领死者的通知。如果不是上网报道了傅、徐二人的具体失踪地点,很可能他们二人被迫害致死后就被立即毁尸灭迹了。这说明邪恶是怕曝光的。从傅、徐尸体腐烂的成度上来看,在4月12日曝光时,他二人已惨遭毒害。慑于明慧网的曝光,失踪的事是确定在井冈山。当地的邪恶为了欺骗摆脱嫌疑,推脱罪责,才故意做了一个漏洞百出的假现场,将已迫害死的二人移尸到荒坡野岭,制造自杀假案。

现在傅可姝、徐根礼受迫害的事已经曝光于天下,我们已经错过了营救他们的时间和机会,那么为了解体邪恶,救度世人,破除迫害,吸取教训,我们不要错过时间,一定要使邪恶的迫害者受到应有的报应,曝光井冈山地区参与此事的610、公安、派出所,当地政府的电话,曝光其当地公、检、法、610等负责人的姓名,请当地同修将了解到的迫害事实上明慧网报道。因为在移尸制造假现场这件事情上,可能参与的人会很多,旁观和目击者也会不少。可以深入了解,将井冈山地区的邪恶势力曝光天下。同时本地同修配合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其家人。从很多方面来看贵州省610、公安,和开阳县610、公安局是知道傅在井冈山被绑架的,他们也是迫害的帮凶,也要曝光他们电话、姓名。

附录:《傅可姝生前写的申诉材料》(534KB)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