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正法路


【明慧网2006年8月25日】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把自己修炼的真实情况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走上修炼路

1996年66岁的母亲旧病复发,骨瘦如柴,精神崩溃。她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肠胃病,所有药物对她都无能为力。正在我们为她准备后事时,一位同事建议让母亲炼法轮功。抱着试试的想法,母亲开始看师父讲法录像带,到第三天时母亲非常认真的对我们说:“我什么药也不吃了,就一心一意修大法了!”

从那天起,母亲象换了个人似的精神起来,她告诉我,每天清晨醒来准备打坐时,都会看见师父在眼前。我母亲一学大法就非常精進,修炼一个多月后,不但病好了,还能读《转法轮》了(母亲没上过学)。怎么这么神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不会相信这是事实。带着几分疑惑,我翻开了《转法轮》,但觉得有些玄。后来家属院有了炼功点,通过集体学法炼功我懂得了一些表面的法理。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修炼路。

我身体的健康状况一直不好。从我记事起,每年我都会患一场大病――痢疾。从我记事起到得法前三十多年的时间,没有一年能躲过。每次一病都是十天以上,不管怎样及时用药,都得折腾到脱水后,才慢慢好转。得法后三次消业。第一次是半天,第二次是一天,两次都是快坚持不住时就好了。第三次是六天六宿(那时自己的心性能把握住了)。消业时,只要一下班,每隔十几分钟就得去厕所,整整六个夜间都是这样。别看这样折腾,人也不怎么瘦,精神一点也不差,照样上班。上班时,一天也会有几次肚子疼,好象马上就得去厕所,但根本不用去。从那以后这个困扰我三十多年的老病再也没犯过。

炼功点良好的修炼环境,身体无病一身轻的巨大变化使我真正走進了大法的修炼中。

正念正行证实法

99年7.20后,由于恶党铺天盖地的疯狂迫害,身边的很多同修因坚定的走出来维护大法而被关押,受尽非人的折磨和迫害,有的流离失所,有的家破人亡。看到这些我害怕了,怕走出来被抓,怕丢了工作,怕有病的丈夫没人照顾,怕读书的孩子受到牵连。于是在大法受到攻击、诬蔑,师父都被谣言诽谤的最关键时刻,自己忘记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忘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不敢走出来为大法说公道话,而是被怕心带动着,被常人的情牵动着向邪恶低了头,没有跟上正法進程,走了一段弯路。

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静下心学法,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师父早就讲了“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得淋漓尽致了吗?”(《法轮佛法-精進要旨》)自己这颗被情牵动的自私自利的常人之心不正是修炼中要去的执著吗?师父把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在地狱里除了名,同时为我们承担了历史上的一切,就剩下常人中这点难还过不去,怎么配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呢?“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师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数是被此心带动而毁掉的。”(法轮佛法―精進要旨(二))我不能掉下去,要肩负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完成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明白法理后,坚决否定旧势力及它们给我安排的路,紧跟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开始时是在夜间散发真相资料,后来每次外出办事也带上一些,办完事就去散发。可是,有些常人对真相资料根本都不看一眼就扔了,觉得面对面讲真相效果会更好。于是先跟周围熟人讲,外出时跟陌生人讲。在讲真相时首先清除他们另外空间反对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共产邪灵。然后根据对方的具体情况灵活去讲,只要正念强,没怕心,绝大多数人都能接受。讲完后送给他们一个护身符或真相资料,祝他们幸福平安。他们会很感激,效果比较好。

我曾经两次被恶人告发。第一次由当地610、公安局、纪检委、派出所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在全市范围内调查,当他们没有查到任何证据时,又生一邪招,让我直接谈对师父、对大法的看法。在去谈话的路上,我一路发正念: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请师父加持,我要智慧闯过这一魔难!

到了谈话地点,我看着那些恶人发正念,面对邪恶组织成员,我没有一点怕心,没有一丝杂念,只有正念正行。刚刚落座,我没有给他们任何时间便占了讲话的主动权,一番慷慨激昂的话,彻底打乱了邪恶预先设计好的一问一答的谈话方式。正如师父所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智慧的闯过了这一难。

第二次是在向陌生人讲真相时被恶人告发而被抓。几年的面对面讲真相中,自己的状态一直很好,讲的效果也很好,可这次为什么被邪恶钻了空子呢?事后反思,教训如下:第一:被抓的前一天,我的微机里有一封给同行讲真相的信,单位的一名员工看见了惊讶的问:“这是什么?”我没加任何思考的命令他:“你别看!”过后一想,这哪是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所为啊,我们的使命就是救人,为什么不借此机会向他讲真相救度他呢?他明白的那一面说不定是来得法的呢,自己由于怕心错过了救人的一次机会。

第二:那天晚上准备把信给同行送家去,可连楼房都没進去,心态不好,信也没送成。第二天早晨给陌生人讲真相时在递给他护身符时恰好另一个陌生人也走到跟前,自己顿时生了怕心,急忙说:“快收起来,别让别人看见。”使另一位陌生人失去了一次被救度的机会。

第三:自己平时看《明慧周刊》态度不认真,走马观花,总觉得看与不看与自己修炼关系不大,所以面对邪恶来抓时,缺少智慧,正念不足,主动的配合了邪恶使自己不由自主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再次提醒同修认真阅读《明慧周刊》。

第四:自己的安全意识不强,手机上留有一些信息让邪恶抓到了证据。

那次被抓,在公安局、看守所、洗脑班的一个月里,我的正念从来没有停止过,只要遇到人,都在跟他们讲真相,揭露邪恶。在看守所,每天早晨检查时,铁门都要打开,这时正是面对面讲真相的好机会。我以一个大法弟子的慈悲微笑着走过去跟见到的人讲真相。绝大多数看守都承认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我发正念、炼功他们都不管。但也有一少部份看守敌视大法、诬蔑大法弟子。

一天一个看守命令我:“把衣服穿上(指犯人穿的衣服)。”我说:“我没有罪,我不是犯人,为什么要穿?我不穿!”“凡是進来的都要穿。”他气急败坏的说。“大法弟子例外!……”我毫不退让。他一听,口气软了说:“一会所长要检查工作,你配合一下好吗?”我说:“所长来时我会如实的把情况说清楚,是我执意不穿,不会连累你的。”他一看没办法,走了。

有一个看守凶气十足,但我从来不怕他。一天他刚站到门口,我便向他走过去,他马上后退了两步,慌忙的打着手势说:“你别过来,别过来!”

在看守所的那段黑暗的日子里,背《洪吟》、发正念、讲真相揭露邪恶,学唱大法歌曲。《普度》就是我在狱中学的,唱着唱着泪水夺眶而出,做诗一首,深深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放歌
学过多少歌,无非烟云过。
今日歌“普度”,潸然泪下落。

在度日如年的铁窗里很少能看到蓝天,更不用说飞鸟了。有一天偶尔看到两只飞燕从窗前瞬间飞过,感慨万千,作“凌云志”一首,用以激励自己助师正法的坚定正念。

凌云志
铁窗望飞燕,蓝天自翱翔。
凌云志不减,不负众生望。

我的正念正行,在单位及社会轰动很大。邪恶说我“死不悔改”,它们作出决定:开除工职,劳教二年。但它们说的不算,就在它们宣布的当天,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家人的营救下,正念正行,闯出了魔窟。“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回归正法路

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连续不断的,在看守所被迫害15天后,又被送進了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我仍不停的讲真相,揭露邪恶。610为了达到迫害我的目地,轮番对我進行恶党邪灵的理论灌输,强迫我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及恶党用来欺骗民众的宣传材料,并利用我女儿的前途威胁、恐吓、强行洗脑、强制转化。面对几乎就病倒的丈夫和面临辍学的女儿,心里的承受能力一度处于崩溃。师父啊!修炼的路怎么这么难?我在毫无正念的呐喊中被迫写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有违大法的事,在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一个污点。

由于在洗脑班强制洗脑,自己的正念没能坚持到最后,在被迫害中甚至对大法、对师父产生了怀疑,致使被邪恶没完没了的钻空子,家庭环境变得恶劣起来。从洗脑班回家后,丈夫根本不允许我再修炼下去。先是来软的,劝说、哭诉邪恶强盗式的抄家、求人营救我,带给他的侮辱、伤害,甚至跪地磕头逼我放弃修炼。我没有答应,他一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先是骂,边骂边指责我给家庭带来的灾难,影响了孩子的前途。丈夫平时不骂人,比较尊重我,可这回骂尽了侮辱我人格的所有脏话。他骂时,我就发正念清除他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他见骂也不行,丈夫开始对我大打出手,并拿来菜刀威胁我,我没有动心。

可发正念、炼功总是偷偷的,更不敢在家里学法,怕丈夫看见骂我、打我。这样的环境如何修炼?这决不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之路,我决不能承认这一切。“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 法轮佛法―精進要旨(二)》

我悟到,是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在利用丈夫迫害大法弟子,环境是自己正过来的,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决心在家庭中反迫害,救度丈夫,让邪恶曝光。

有一次,丈夫在外面喝酒回来,他知道我在发正念,進屋不由分说就踢我,我用手一迎,“喀嚓”他一脚踢在我的手腕上,手腕一下就骨折了,他的皮鞋被撞進一个大坑。面对失去理智的丈夫,我用正念正视他义正词严的对他说:“我修炼真善忍没有罪,是共产邪党迫害我,是共产邪党给家庭带来的灾难,你不指责共产邪党,反而仇视法轮大法,你不成了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的恶党的打手了吗?告诉你,为了修大法常人的官我都不要,难道你的打骂就能让我放弃信仰吗?任何魔难都不能动摇我坚修大法的正念,永远不能!”在我强大的正念面前,他不那么凶了。我继续发正念,揭露邪恶,他渐渐的平静下来。看见我的手腕耷拉着,他知道是骨折了,又逼我上医院。我说:“我不去医院,也不用吃药,你不是不相信大法吗?今天我就让你看看大法的神奇!”那几天,我忍着疼痛学法、发正念、炼功、做家务。十天左右,我的伤基本好了,丈夫虽然嘴上不说,但他心里也佩服大法。

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家庭矛盾,我都用正念清除了邪恶。家庭的环境有所好转,可丈夫被恶党的迫害吓坏了,总是担心家里的大法书籍被邪恶突然闯進家发现,作为再次迫害我的证据(在这期间邪恶曾三次到我家骚扰)。一天,他把大法书藏了起来。我怎么说,他都不肯给我。我开始绝食。绝食的第二天女儿回来了,她相信大法好,我就把丈夫打我、骂我的事都曝了光,并对她说:“你要同妈妈一起站在大法的一边,反对家庭的迫害,救度你爸爸。”女儿答应了。她把父亲的行为上升到法律的高度说:“爸,你这是家庭暴力,你已经犯法了,我妈妈的信仰是正确的,你必须把书还给她!……”丈夫软硬兼施,女儿寸步不让。最后丈夫说:“把书还给你妈可以,但条件是封起来,不能看。”“不行!,要书就是为了学法,我要有信仰的自由!”我用正念正视着丈夫,又是一番正邪较量。在我和女儿的配合下,操控丈夫的邪恶因素被清除了,丈夫终于败下阵来说:“我也管不了你,这场战争你胜利了。”

虽然家庭环境好了些,但我深知这一魔难不是无缘无故的。其根本原因是自己平时做的不好。“有一些人对家里的人讲真相总是做不好,是因为你做的不对头。一个是你不知道他误在哪里,是因为什么你不清楚。再一个呢就是大家跟家里人讲真相的时候,总是把自己家里人当作自己的亲人对待而不是当作要救度的众生。”(洛杉矶市讲法2006年2月25日)师父帮我找到了原因。

这一段时间,时时刻刻发正念清理家庭环境,适时讲真相,揭露共产邪党的邪恶本质。在家庭中用一个大法弟子的慈悲、善念去关心、照顾丈夫,诚心诚意的告诉丈夫,我哪做的不好请指出来。在家族中不再把以前别人对自己的误解、怨恨、放在心上,对于伤害过自己的家族成员,当他们有困难时,主动的去帮助。我悟到师父给我们安排了不脱离世俗的修炼之路,其中家族环境是我们的一种修炼形式,平衡好家族、家庭关系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留给后人的路,我会在实修中走好。

丈夫和家族成员认可了我的修炼,我终于又有了一个良好的修炼环境,我知道是师父给的,我会倍加珍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