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最后越要修正自己


【明慧网2006年8月8日】非常可喜的是我有缘得了宇宙大法,对师尊的慈悲救度无以言表。我原有的心脏病不翼而飞,从而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曾几次出现车险都在师尊的呵护下,无一次受伤,安好无恙。惭愧的是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我没能够做好,无脸面写心得体会与同修交流。从明慧周刊看到同修们的一篇篇心得体会文章,深受启发和感悟,心想等自己三件事做好了再回报师尊,这样一拖再拖,觉得与同修们差距越来越大,我不能再等待。我是一个由于执著太重、做事偏激邪悟而掉队的学员,是慈悲的师尊不嫌弃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把我从旧势力的泥潭中再一次拉上岸,使我从新归正了自己修炼的路,其实我想说想写的很多很多……

师尊的一次次宽容,虽然我做错不少事,还是不想丢下我。有一天师尊点化一位同修在路上遇见我,跟我谈起法轮功是受诬陷的,说我们以前“转化就圆满了”都是偏激的邪悟,“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并且说社会上已出现了“三退”高潮,师尊的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我后悔掉队的这几年没能为大法做点什么,更谈不上救度众生,学法更不用说了(当时转化时觉得自己圆满了还挺高兴,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无地自容)。

那天告别同修后回到家,师尊度人的大法旋律又响彻在我耳边。一边干活一边聆听着大法的旋律,顿时浑身能量倍增,我感到我又溶入了法中,又成了大法的一个粒子,我从新请了《转法轮》,开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

当我做的好时,师尊就鼓励我。其中有一次,我去贴真相标语,我当时心态非常纯正,我就是去救度众生,让众生看到真相后而觉醒。当我贴完回家打坐时,我看到我贴的标语活了,变成了黄色飘带飘落到善人的家中,他们象得了宝贝一样接回家中。那晚在炼功中,我感受到了菩萨扶莲的美妙感觉,手象被东西托着,身体向上拔,一层层不知越过多少空间;当我上到最后一层空间时,我看到有象喷雾器式的东西在喷洒,而且喷出的气状物看的很清楚呈白色雾状,我脑子立即反应出一个念头是师尊有意点化我,让我看到这一层空间,还有许多邪恶烂鬼,需要我去发正念铲除。

虽然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会遇到各种苦和魔难,但是每当我闯过那一关,提高上来后,师尊的法沐浴着我的心田。我多次明明白白感受到师尊加持,我的身体象通了电一般,有时师尊给我灌顶净化身体,从头灌到脚,那种美妙,那种轻松,常人是感受不到的。

记得在2001年农历十月份的一个晚上,头半夜我发正念,当时就是针对大魔头铲除它另外各层空间的元神,打入十八层地狱。我有了强大的一念,“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师尊加持我功能。过了一会就听到从东南上空过来了一怪兽的声音,快到我跟前时就感觉手里有什么东西,我赶紧把手印握紧,并发出强大的一念,把这怪兽化成水。就在同时,我感觉从我双盘的腿上消去了一块大的业力团,顿时身体有起空的感觉,那个怪兽的嚎叫呻吟着向西北方向落去。一会儿又看到江魔头的人身干瘦如柴,没穿衣服,侧身被捆锁在铁椅子上。

我发正念出定后就轻松睡着了。下半夜我们家的吊扇突然自动旋转了起来,我和丈夫从熟睡中被吹醒,我当时就悟到是师尊叫醒我,因为第二天是我们那里大集山会,我从同修那里拿来很多真相材料准备贴、发,我赶紧起床。10月份的夜风比较凉,我跟丈夫说吊扇自动旋转是师尊点化,他似信非信说可能开关坏了。我就起床关好开关,电扇停止了转动,他还是不信;我又用正念让吊扇转动,吊扇又动了起来,这一次我没动手去关开关,用正念让吊扇不转动,结果真的停止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法的威力。

当我那夜走出房间时,我发现天空中流星象下雨般落下,也是向西北方向落去。看到这些,我更肯定了自己铲除魔头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那一次去贴、发真相资料一点都不害怕,正念正行,很轻松的贴、发完了。到了白天,阳光格外明媚,晴空万里,没一丝云彩。

之后我去北京证实法,因自己带着偏激圆满的强烈执著心而去的,被邪恶钻了空子,写的材料被当地看守所扣留了,再后来進了旧势力安排的强制洗脑转化班。回想这些,自己真是惭愧的无地自容。

师尊发表经文《走出死关》,我看后感觉时间的紧迫,我还有那么多的人心没去,还有无量众生还不了解大法真相。曾有缘和我一起学法炼功的同修,由于怕心,至今还有一些没走出来证实法。师尊不想落下一个真修弟子,我应该积极的帮助他们走出来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当师尊在经文中提到只记弟子的成绩而不记弟子的过错时,我更感到了师尊的慈悲和宽容,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