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放下执著


【明慧网2006年8月6日】我是丹东的一名大法弟子,叫正宇。曾身患多种疾病,在走投无路、没有经济来源的情况下,有幸在98年7月得大法。在学法期间,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严格要求自己,多种疾病不治而愈,全家都为我高兴。也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99年7月,中共恶党迫害开始,因为大法使我受益,我就要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从那时起,我一次次受到邪恶的警察欺骗、非法抓捕、迫害,我没有被它们吓倒,因为我的心中装着大法。

一、认清执著,坚持学法

“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洪吟》)恶警的骚扰没有动摇我。可是上学的孩子不让人省心,不让人说,说重了就离家出走。丈夫本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为人忠厚老实,可是我没想到,现在丈夫在外面到处借钱。别人告诉我,我真的不信。直到朋友、亲戚找到我,要钱,我才知道,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

我承受不住,哭的好伤心,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帮我。我是个很要强自立的女人,容不得别人说我个不字,丈夫出现这种事情,变成这个样子,使我在亲戚朋友面前没脸见人。曾想到轻生,在清醒的时候,我就尽量克制自己不正的念头,想起师父说的话:“这还活着干啥,找根绳挂上吧,不活了!一了百了!”“有多少人为了一口气活着,受不了就吊死了。”(《转法轮》)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邪恶干扰,我要打起精神,加强学法。在师父的点悟和同修的帮助下,我树立正念,开始全面深入的学法。

2001年8月10日,我被邪恶抓去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我不听从邪恶的安排,它们放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我就提问题反驳、绝食,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由于我的执著,在情的问题上被邪恶钻了空子。

妹妹从马三家被迫害回来后,领着孩子来看我,告诉我孩子在家被人打的很厉害,当时我听后放声大哭,被情所动写下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我知道这是我在修炼路上一个最大也是最遗憾的永远也洗刷不掉的污点。对不起慈悲伟大的、给我第二次生命的师父。回家后,悔恨自己所做的一切,同时也感谢明慧给了我严正声明的机会。使我又从新走入修炼的路,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努力的做着。

由于我的人心太重,对丈夫、对孩子的情放不下,丈夫的行为时好时坏。我知道这都是由于我对情的执著造成的。这时丈夫又提出离婚,此时我的心很乱,心想随他去吧,离就离吧,我也不想管他了。但是离婚后,又觉的不对,我是大法弟子要慈悲于他,要拉他一把,不能和他一样,他是一个常人,而我是一个修炼的人,这种心态不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师父在《转法轮》书中教导我们说;“我们炼功中要求大家;你炼功,你爱人可能不炼功,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我开始找自己的原因:我为什么一次一次的被抓、被迫害、家里一次次的被抄、丈夫和孩子一次次的被骚扰?原因就在一个情字,人心太重,找到原因后我就在思想中注意克制它(情),同时加强学法、发正念,消灭它。渐渐的丈夫有些好转。

二、信师信法,放下生死

就在丈夫好转的时候,我又放松了自己的修炼,过起了常人的生活,开始不精進了,这时邪恶的魔爪又一次向我伸来。在2004年9月,我又被绑架,抓去迫害,在看守所(灌食、殴打、过电棍)由于人心很重,一次次的绝食,都没能做到放下生死、坦然不动。后被送往马三家教养院。

在马三家我经常被它们骚扰和恐吓,受到了各种各样人的耻笑和辱骂。然而我没有被邪恶吓倒,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有伟大慈悲的师父在看护着我,点悟着我,我要用正念闯出魔窟。在2005年7月21日,恶人开始对我進行迫害,强制给我灌食,由于我把灌我的食物给打翻了,溅了恶警一身,恶警火了,马上把我按倒在地,野蛮灌食,我差一点被窒息而死。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了一声“师父啊”,恶警的手立即都松开了。紧接着他们又继续灌,灌完后,把我抬到一楼大铁门里,关進一个房间,扔到一张死人床上,然后四肢定位,胸部捆绑着,呈大字型,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我害怕极了,不想绝食了,意志动摇了。

但是,此时正念使我想起了师父,想起了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我要坚定正念,放下生死,紧随师父,我哭了,大声的喊着师父、喊“法轮大法好!”由于身体被邪恶迫害的相当虚弱,后来就喊不出声了,他们又开始给我打针、灌食,打上这种针后,全身就开始浮肿起来。就这样我反复的被它们折磨着、迫害着,到后来体重只剩下七、八十斤,造成身体严重的致残。恶人虽然能迫害我的身体,但是却动摇不了我的正念,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正念闯出魔窟。

回家后,在母亲的照料下,我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拖着致残的身体,到处去讲真相,揭露邪恶,把我在监狱里所受到的迫害讲给世人听、讲给各级政府官员听。就在我揭露邪恶的同时,我的身体也在变,大约回家十天左右,我的身体又恢复正常了。又能正常的走动了,能上街买菜了。

后来我又开始不太精進了,时不时的和丈夫吵嘴,我知道这是我的人心,常人的情又返上来了,我要去掉它,消灭它,绝不能让邪恶在钻我执著的漏。我坚持多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我认识到我是大法弟子,应该慈悲于丈夫,不能和他一样,因为他是一个常人,要用正念引导他、感化他,使他认识到大法的好。就这样,在同修和我的正确引导下,丈夫在2006年2月13日喜得大法,开始走上了修炼的路,同修为丈夫的得法流下了眼泪。

因为我做的修的都不够,还是在同修的鼓励下,才把我在修炼中坎坎坷坷走的弯路写出来,以我为鉴,也许能给同修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有所启悟和帮助。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