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何时都坚定相信师父和大法


【明慧网2006年8月31日】我是九六年四月二十号左右,在晨炼时很“偶然”的被一种奇妙的音乐声吸引而走進大法炼功点的。当时我看着一个八个月的小外孙,他一直跟我听师父的讲法,二零零零年我孙女八岁也跟我学大法。

那时因为就我们三个,他俩可听话了,悟性也好,早晨五点钟爬起来一起发正念,晚上学完法还找一找自己今天哪儿做错了,有时业力来了,他知道有师父在管,不用吃药马上就好了。有一次,我外孙女高烧,好几样“病”状都出来了,盖三个被还说冷,我就给她读师父的大法《转法轮》,我问她明天能不能上学?她说“能”,读到十二点她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背着书包就上学去了。

我身体上的病也不知不觉都没了,特别是那个顽固的皮肤病。所以我从学法那天起直到今天,无论什么时候,我一直是相信大法和师父,邪恶多么猖狂,我从来没说怀疑过大法和师父。在一篇文章中我看到一个国外学员说: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中,他看见师父的头发都白了,我的泪水一下子就抑制不住,不停的往下淌,师父啊!伟大而慈悲的师父,为了救度众生,为了亿万众弟子你承担的太多太多了。弟子没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只有做师父让做的“三件事”,精進、再精進,才能对得起慈悲而又伟大的师父。

十年来,我就是相信师父和大法,出门就发正念,有师父看护,山南海北的带着资料去救众生、讲真相,什么事也没有。遇到矛盾、麻烦向内找,信师信法,为了亲朋好友、同学、老师,我一共去了六趟山东,还有青岛、潍坊。在潍坊,为了我一位四十年没见面的老同学,我在干休所给小兵讲真相,他们和政委说了,把我同学吓坏了,我说没事,我做的是好事,我就发正念,走哪发到哪儿,后来政委看见我,和我说了半天的话,他也没提大法的事,晚上和同学讲到半夜,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想只要念正,有师父在,什么事也没有。还有,我给在日本的孩子邮资料,叫邪恶查出来,给她们吓坏了,接了电话我就向日本那边发正念和请师父加持,第二天来电话说没事了,师父呀,如果没有您的呵护,弟子能平平安安的到今天吗?大法太神奇了。

今年是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七年整,在七年前的七月二十号,我们在公安局里看到邪党开始播放陷害大法的电视,心里不知多么的难受,从此家里的外边的压力一拥而上,老头本来脾气不好,一看电视就骂我,有时还真打,连头带脸的,可是我就想:有大法他打不坏,一点也不疼。到现在他还是骂,我就忍着,自己认为是因果关系。可是有一天我从明慧网上看同修写的文章,我才恍然大悟,是邪恶烂鬼利用他那张嘴在干扰我,我修的是宇宙中最正的法,我只要做的正,师父一切都会给善解的,我修的是神,他有什么资格来管我。我明白了,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烂鬼,情况就有所改变了。邪恶烂鬼真的是无孔不入啊,我们一定要多学法,多发正念,不让其钻空子。

另外使我最痛心的是:虽然家人也知道大法好,大法给我的一切他们也都亲眼见证,但是就是怕抓,所以在二零零四年,外孙,孙女两个孩子就放弃了,不学了,真是太可惜了,可怎么办?全是这个邪恶的党干的坏事,常人真是永远也不会理解炼功人,明知道大法好,就是不让孩子学。

师父呀,弟子用语言是没法表达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我是闭着修的,什么感觉也没有,什么也看不见,我就是凭借着对师父的正信,对法的正信,一直要和师父走下去,今后我要多学法,跟上整体的形式,多发正念解体所有的黑手、烂鬼、恶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