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新经文《走出死关》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6年7月25日】今天我能拿起笔写体会,是师尊的法理鼓舞我才写的。《走出死关》新经文下来后,我反复认真读了几遍,对我触动很大,回想起我的修炼过程,真痛恨自己,对不起伟大的师父的慈悲救度,这么珍贵的大法,差一点失去了万古机缘。

我是一个得法较早但不精進的学员(不配称弟子)。我是97年得法。得法前病业太多,尤其是一种头痛病,每月痛几次。也吃了不少的药,不见效,痛起来,我就吃止痛片缓解一下。止痛片药成了我的随身带,有时痛的连班也上不了。得法修炼半年的时间,慈悲的师父给我消去了很多业力,不仅头不痛了,其它病业也随着消失,感到一身轻。

后来由于学法少了,人心重,执著于名、利、情,对法理认识模糊。加上工作的繁重,家里的琐事、怕吃苦等,后来慢慢懈怠。开始时在炼功点上炼功学法,后来改为在家炼,琐事一多,炼功学法减少。到99年7.20红色恐怖铺天盖地而来,我当时认为恶党不让炼了,可能都不会炼了。从那以后我完全放弃了。但我心里一直在想:这么好的功为什么不让炼了?单位议论纷纷,我沉默寡语,万一说到我炼功,我和他们争辩几句。

后来看到江氏集团制造自焚假相,当时认为大法是好的,可能有些学员悟偏了,到天安门做了一件对大法不敬的事。事过几天又听到消息,说很多学员去京上访,说北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他们要去讨公道。后来公安机关抓了不少的人,有的判了刑,有的在监狱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这一听可把我吓坏了,还是躲一躲为好。是好是坏还是不作声,免的找出麻烦事来。我又是一个工作人员,弄不好把饭碗丢了怎么办?所以在大法和大法弟子在迫害最严重的日子里,自己躲藏起来,没有为大法做出证实法的事,这和师父《走出死关》一文中那些犯了严重的错误的大法弟子有什么两样?

那时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完全是为私为我。师父的要求让弟子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我完全和师父背道而驰。这是对大法、对师父最大不信不敬。所以我在这里大胆的向慈悲伟大师尊和弟子们认错,我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

当我又学习到师父在《走出死关》一段话:“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作为大法弟子们来讲,也都是在修炼与无比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的,深知修炼的艰辛,不会不理解走错路的学员,所以我再一次告诉你们:所有在这方面做错了的学员,从现在开始最好公开表示放下这污浊的包袱,走回到大法中来。”我边学,眼泪边流出来,师父多么伟大的胸怀,仍没忘记对师尊不敬、不信的学员。我真悔恨自己得法后,为什么不好好实修,失去了多好的修炼环境,白白空度了几年。同修帮助我,当时我还胡说:人总有一死,死了就不再世上受那么多苦,操那么多心。那时根本没有体悟到,即便在正法时期到来之前,人到百年后还要進行六道轮回,还要遭更大的苦;而正法这次如果错过机缘,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我深知如果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不踏踏实实精進实修,不是修炼中的选择问题,而是生与死的抉择;不是一次提高的机会问题,而是永远失去最后的希望。

我是从2003年,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帮助下,我又步入大法中来。在这几年学法修炼中,我对大法有了深深的认识:我体悟到这个大法不是一般的气功,不只是祛病健身的功法,他是高德大法,他是让人修炼,返本归真,做一个真正的人,更是救度众生的伟大的法。我能得到这个法是非常荣耀的,从此以后,我暗暗下定决心,再苦再累我要坚修到底。

修炼中,在梦中师父不断点化我。有一个梦对我印象最深:有一天晚上,我睡的正香时,突然间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从天上飞下来,她戴着老年帽,穿着紫底黄花的衣服。当时有很多人挤在一块,这位老太太问:“谁是炼法轮功的?”我踮着脚,挤着向前举着手说:“我是!我是!”

刚刚说完,从梦中醒来,不知怎么一回事。后来我找到同修切磋,同修说:“那是梦,这是师父在点化你,得了法还不好好修,多么可惜。”从那以后在精進的同修的帮助下,我写下了修炼计划,每天要干什么,我做到心中有数,以免放松自己。每天坚持学法、炼功,除规定四个整点发正念外,有时间多发正念。每天坚持和同修一块发资料、讲真相。由不敢到敢、不大胆到大胆,遇到有缘人尽量不放过。到偏僻的山区发资料,我们翻山越岭;到城市商场发资料走路再远,也不知道累,而且有一种轻松的感觉。每天再苦再累学法不间断,有事耽误了,我想一切办法补上。

当然在从新开始修炼后,也摔了不少跟头,每次心性上的关,过的都不好。如在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时,没有做到忍。又是遇到矛盾和孩子,丈夫争论不休。同修之间遇到小事不让步。在消业过关中更是没有把握好。有一次,开始中指有点痛,人心一出,这样痛下去不行,万一长成指梅(一种病)怎么办?我去找医生扎了几针,结果越扎越厉害,后来肿的非常大,疼痛难忍,又上医院割了两刀,打了两针,突然明白了:我是一个炼功人,怎么把师父给消业当成病了?后来我又认真学法,师父讲:“在修炼过程当中,人就得这样往上修炼。所以我们有的人一旦他身体哪儿不舒服了,他就认为自己有病了。他老是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遇到这个事,他也自当是病,怎么出那么多麻烦哪?”(《转法轮》)是啊!师父讲这么清楚,我为什么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对待病业过关呢?从那以后,不管身体哪不舒服时,我静心学法,不几天轻松的过去了。

在学法修炼中,我又体悟到:修炼确实是一个非常严肃而又神圣的,每时每刻每一难都是对自己的心性的考验。所以在修炼中,不管是心性过关,身体上的消业我都认真对待,过好每个关。尤其是在这两年中的情关闯过去了。两年中丈夫去世,儿子离婚,如果是一个常人,精神上要受到很大刺激,身体要垮下来,可是我是一个炼功人,这些事的出现,都是因缘关系,不能因为这我放弃修炼,打起精神修到底,不会让情所带动,不会让师尊失望。

师尊的教诲也使我明白了静不下来的原因:人心重,人的各种执著心太多。儿女之情,父子之情,亲情,名利之心。这一切一切的情没有彻底放掉,和常人相比好似看淡了一点,作为一个修炼人,怎么和常人相比呢?当然不只是炼功不静,产生执著心外,还有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没有做到真正的忍。在救度众生方面步子迈的不大。总之以上修炼中不足主要原因是学法不静心,怕心、私心、人心都没有走出人的死关,仍在花花世界徘徊,没有真正走入神。

“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洪吟(二)》),师父这样告诫我们,我一定要抓紧时间,珍惜机缘,抑制以上的不足,不断勇猛精進实修,更加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