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的观念 走入正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我们那里是97年开始有人修炼的,是我母亲的一个老朋友回家乡河南治病时,遇到一位修大法的医生告诉了她。她严重的心脏病和其它一些疾病在修炼中都康复了。回来后,她就将大法告诉了她所有的亲朋好友,使一些有缘人得法。

人的观念不去 后悔来不及

我的父母在97年7月开始了修炼。刚开始时都还很认真,不过都是抱着治病的心走入大法的。老年人几十年的一些观念是很难改变的,父亲在后来的日子里就时常陷于常人中。99年新年过完不久,父亲出现了腹部肿胀不适的症状。他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来晚了。其实那时他还很精神,都是考验。我和母亲就对他说没事,那是消业过关。如果真是绝症你就是到医院去也治不好,还当了别人的实验品,死的会很痛苦的。因为他弟弟是98年初得肝癌死的,他在身边照看了很长时间,因为他懂一些中医。他弟弟当时单位领导很重视,在西安当地找了各大医院最好的专家给会诊治疗,最后还请了国外留学回来的专家去治疗,最后还是死了,而且死的非常痛苦。常人中有句话:病得真了无药治,药能治假病。也就是一个人真的到了天命,是怎么都治不好的,唯有修炼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修炼决不是用来治病的,而是必须改变常人的观念,修去自己所有的为私的执著心。我们就好好听师父的话,好好炼功学法。最后就没去医院治疗。我们每天去给他念书,读同修的心得。可他正是因为懂一点医,而且看到弟弟的死,内心绝望了。可是一个人他自己不从内心改变自己的观念,不去常人心,谁能救他呢?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我二哥当时也修炼,在父亲最后的一个星期,天天陪着他。父亲在99年4月去世了,当时就死在我们三个修炼人跟前,我当时没有掉一滴眼泪。我很平静的想了一晚上,这是为什么?其实师父一再点化他,是他自己在人中形成对癌症惧怕的恐惧观念不去掉,从而自己绝望放弃了生命。

父亲的死对家庭没有造成任何经济负担,自己也没有太多痛苦,只是很遗憾没有坚持下来。父亲的死当时对母亲、二哥和我并没有影响,相反我们觉得生命更重要了,生命是有限的,一旦失去后悔都来不及了,一定听师父的话精進修炼。

但是父亲的死对其他同修、常人、我大哥还有一些亲朋中却带来了非常大的反面影响。我们那地方很小,单位很集中,谁家有个大小事都会很快家喻户晓的。认识父亲的人又很多,而且父亲给大家平时的印象就是一个非常健康快乐的老顽童的形象。当时的压力是很大的,常常会有人问,我得不停的去解释,去跟同修交流。因为当时我们那一片就我一个年轻的,其他都是老人,而且都是抱着治病的心。一看父亲都这样了,他们也都动心了。再加上99年7.20后铺天盖地的谎言渲染,更多的人象有了依据一样,更加相信邪党的谎言,一直到今天都不醒,任你怎么解释他都不听。世上很多事是很复杂的,万事皆有渊源,人在迷中是很难悟的。

99年7.20后,我们那片没有一个当时对迫害说不的,都是人的观念放不下,违心的写了保证。有的开始还在家偷着炼,最后没有了修炼的环境,慢慢就都视同于常人了,直到现在走回来的也不多。

我母亲由于对父亲情的执著,在2002年初得脑血栓半身不遂,到现在还在魔难中,不能自拔。经过一年多大家的帮助,虽然有点進步,但最终人的观念还是很重,自己放不下几十年形成的观念,障碍了自己,也同时干扰了周围一些人的得度。

其实当一个人内心充满了对师父与大法的坚信,充满了希望与自信,就没有战胜不了的魔难!谁也打不倒你,除非你自己不想站起来。人都是被自己在人中对事务形成的固定的观念所打倒的。修炼人就是要战胜自己的观念!用师父告诉我们的法理,正念正行,才能走出魔难!战胜魔难并不难,最重要的是战胜自己的千百年来人的观念!才能真正走出魔难,走向神!

生死较量

我当时是因为生完小孩后一身的病,在各种治疗与医药都不起大作用的情况下,经父母劝说后,于98年1月5日走入大法的。当时炼功点上只有一本书,我还看不上。但是第一次跟大家炼静功,我就看到了师父给我下的眼睛,因为当时没看过书,还不知道。我的天目在晚上睡觉中炸开了,这不同于梦,我还见到了大概是唐朝时期的师父。过后两天我的天耳也在睡觉中炸开了。我一直都能看到另外空间的光。由于一直不好好炼功,没有能量加持。我知道我们大法弟子是有很多功能的,都是由于自己的心性不高,不敢相信自己的能力。父亲的死、99年7.20、还有自己得病的场景在梦中都出现过,只是当时悟性不好。

2002年9月,我在一场与病魔生死的较量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挣脱死亡之手。在三个月的较量中,虽然当时進了医院,但是如果没有师尊的呵护,也没有今天的我。在危难中我没有怕,没有想到过死,我只想到了我也许欠的太多,我得偿还。当我疼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我没有掉一滴眼泪。在最初的一星期,前三天的抢救中,我有点迷糊,医院曾经下过两次病危的通知,急的家人在门外直哭,我却什么也不知道。第二次心脏跳到每分钟256下,呼吸极其困难,眼看就不行了,结果我在师尊的呵护下闯了过来。那时两个鼻孔都插着管子,一个胃管,一个氧气管子;手上脚上都是输液管,身上到处是监测仪器的管子。在后来的几天慢慢清醒了,当时来看我的亲朋好友都被我的场景吓的流泪了,而我却没有一滴眼泪,我还坚强的劝别人,我没事,我会很快就好的。当时的内心异常的平静,是因为我还坚信大法的一些法理。我看到照顾我几天几夜的爱人、婆婆、好朋友几天来几乎睡不上觉,吃不好,我就想我一定要快点好起来,不能再拖累他们了。我的内心没有任何的杂念,在住院的那些日子里甚至没有想过自己一手带大的女儿和在病中的母亲。女儿当时才6岁刚上学,从没离开过我。我的心中只有一念,我得快点好起来,将来只要我能动,我就要尽力去帮助所有在危难中帮助过我的亲人、朋友,我心中没有了往日的恩恩怨怨,心中只有感恩!

我是在当时的医院里同病中好的最快的,而且在我住院前4天他们本院一个大夫的儿子刚得这个病死了。

出院后最初的日子里,身体极度虚弱,126斤的体重降到了93斤,那时还没完全走出魔难,还在吃着各种药,以前在常人中的各种病都返了出来。我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遭此劫:由于99年7.20后自己违心的写了保证,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失去了集体修炼环境,自己在自责中视同于常人,很久都没炼功,也很少见到新经文;发正念就更是不重视;虽然在平时的工作生活中还能用法来要求自己,同事、朋友也一致对我修炼后的变化给以肯定,凡是一起工作过的有缘人我都是以自己的言行去证实大法,并讲真相,但是离一个真正的修炼人的标准还差的太远!

我本来毫无怨言,认为自己在偿还业债。反省后,我突然觉醒,我必须从新真正的修炼大法,才能走出魔难。我开始不再吃药,而是开始了学法炼功。那一刻我感觉自己顶天立地,只要我认定的事谁也别想阻止我。老公逼我吃药,我坚持不吃,他们也就默认了。

走入正法修炼

从2003年到2004年8月前,我都是一个人独修。我那时多想找到当年修的好的同修,想见师父的新经文。直到8月左右才终于和昔日开过法会的同修联系上,听着同修们一个个的壮举,我当时真想找个地洞钻進去,我甚至听不懂他们有时说的是什么。我开始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我如饥似渴的学着,常常泪流满面,我落下的太多了。我开始走出去发资料,几乎见人就讲,去找昔日掉队的同修。那时的心情真是不顾自己,只想到那么多人还不知道真相,将来是要被淘汰的。在大街上看到来来往往的行人,我都常为他们着急的泪流满面。

当时我并不了解资料的来源情况,我只是感到资料太少,后来知道这些都是从外面带来的,我就想要买电脑学上网。我取出自己所有的积蓄近1万元,瞒着老公独自一人進城去买电脑。其实我当时对电脑一点都不懂,只是觉得去大商场买没问题。还买了数码相机。其实在买的过程中师父为我安排好了一切,非常顺利。

那时做事有一种势不可挡的劲头,也许是神的那面觉醒了,能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一直看护着我。当天就装好了电脑,老公也没有抱怨。在最初学电脑的日子里老公帮了我不少,我有时也把修电脑的人叫来给我教。遇到困难师父都有办法帮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如今也可以去帮助同修了,很多同修都给过我帮助。他们也都很忙,我非常感谢他们,我们这一片终于有了自己的点了。

所有这一切都是师父对我们的厚爱,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和众生对我们的期盼,运用好师父给予大法弟子的神通法力与无穷的智慧!正念正行,救度更多的众生。

感谢所有写交流体会的同修,使我学到很多,如有不对的地方,请给以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